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2月03日 星期四

财经 > 理财 > 财富生活 > 正文

字号:  

哈尔滨富二代调查:年花60万算低水平

  • 发布时间:2015-07-06 08:30:55  来源:生活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明江

  他们是财富的孩子,银行卡里的数额令大多数人一生难以企及;

  他们挥金如土,住豪宅、穿大牌、品名酒,买辆50万以内的车根本不用跟父母打招呼;

  他们被人群簇拥着,却也在人群中孤单着。他们被叫做富二代,也是家族企业的继承者,既头顶光环又饱受争议。

  日前,记者走进这个略显神秘的群体,带您了解这些冰城“继承者们”,浮华生活背后鲜为人知的幸福与迷茫……

  关键词:接班

  想过“单飞”但注定得当“继承者”

  命运给了颜颜一个“甜枣”,她却偏偏想要“桃”。

  今年28岁的颜颜是哈市某公司的副总经理,目前手里管着几百号员工。三年前,她从国外学完市场营销回来,就一直在家族企业上班。每天除了处理公司日常事务,经常要国内外飞来飞去,跟随家人参加各种商贸洽谈,学做生意。

  颜颜月薪过万,闲暇时间可以打飞的追看陈奕迅的演唱会,去北京听《人鬼情未了》的歌剧,她不太喜欢人们热衷的旅游目的地,最近想去伊朗、巴基斯坦转转,理由是“那边游客比较少,听着挺神秘”。

  在外人看来,颜颜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这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但其实她一直不太想接班。“很多人都在羡慕我的生活,可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是我自己选择的。”

  跟不少富二代一样,颜颜试图离开父母“单飞”,却一直未遂。如果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颜颜很可能会成为一名律师,或者咖啡店老板娘。然而,她的律师梦早在大学时就破灭了,父母劝她学了市场营销专业。大学毕业后,她本来想去南方开家咖啡店,当时已经跟代理商谈好了,可惜家人没同意。颜颜记得,最初她提出开咖啡店的想法时,母亲十分不悦,“开咖啡店一年能赚多少钱?你还是留在哈尔滨,跟我学做生意吧!”

  尽管母亲是颜颜心中的“女强人”,也是她的骄傲,但她很早就下定决心,一定不要过母亲的那种生活。“我妈妈的生活太枯燥了,感觉她唯一的乐趣就是上班,有时候我真的挺心疼她。”在颜颜的记忆中,母亲一旦忙起工作来便好几天不回家,甚至会住在办公室里,“她的办公室非常宽敞,除了能睡觉,还能洗澡,各种设施一应俱全。我妈是个工作狂,但我一点儿也不想成为她那样的人。”

  关键词:培养

  学做生意尝苦头办公室里住一年

  从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努力,都很难超越父母”。

  父辈们往往白手起家,每个人都有段艰难的奋斗史,字典里似乎没有“不能”两个字。而这些年轻的“继承者们”从小生活条件优渥,一直生活在大人的庇佑之下。他们很自然地分成了两派,一种人靠“挥金如土、玩出花样”来刷存在感,这在网上屡见不鲜,而另一种人则希望通过努力来得到长辈们的认可,但这绝非易事。

  “其实,不是每个富二代都活得像‘公主’‘少爷’,毕竟,生活不是偶像剧。”虽然是董事长的女儿,颜颜刚进公司时,也曾有过一段痛苦的“磨合期”。她上班后的第一项工作是给母亲做助理,因为经常加班,后来干脆住进了母亲的办公室里。每天早上六点,母亲会准时给她打电话指派任务。“我妈做事雷厉风行,而且语速特别快,经常一连说好几件事,我记到小本上一件件去办,她又嫌我效率太低。成功人士往往脾气都挺大,你懂的!”让颜颜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母亲最常说的话是,“我两个小时能办完的事,你得做一天!你怎么这么笨?!”

  在母亲身边的第一年,颜颜几乎没听到过任何夸奖,被打击得信心全无。她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对别人总是笑脸相迎,唯独对她这么严苛,有一回,被逼急了,颜颜当着母亲的面号啕大哭,“我又不是你,我根本没法像你那样能干,恨不得一天做20件事!”那次“发飙”之后,她发现母亲的态度缓和了不少,偶尔会表扬她几句。

  不过,颜颜也承认,在母亲手底下历练,她确实成长了不少,“我妈教得特别细,她连如何与人握手都教我,比如一定要五指并拢,这样才显得真诚。在生意场上,要把握好‘出六进四’的原则,能拿60%利益的时候,只拿40%就好,要让别人也能多受益……”

  颜颜前后在公司住了将近一年,吃了不少苦,其间赶上公司装修,她经常头晕、恶心,去医院检查后得知自己甲醛中毒,这才从公司搬了出去……

  关键词:花费

  聘时尚买手海淘年消费60万算“低水平”

  富二代在网络上炫富,经常招来众人的“板砖”。珠儿觉得炫富这事儿挺幼稚,但这并不代表她的生活不奢华。

  珠儿今年30岁,未婚,因为觉得跟父母住在一起“不自由”,很早就从家里搬了出来。她带着保姆和一只心爱的巨型贵宾犬,住在一个价值500多万的房子里。

  珠儿每天早上起床后,会到楼下的健身房锻炼一会儿,回来后保姆会把准备好的早饭端到她面前,通常是一根海参、一个鸡蛋,和一份果蔬泥,而她家的冰箱里塞满了600多元一斤的牛肉。

  在珠儿家里,记者参观了她的衣柜和鞋柜,值得注意的是,里面的奢侈品被随意摆在柜子里,并未受到特殊“优待”。珠儿告诉记者,她一般每个季度会买四到五双鞋,每双鞋价格一万多。她会请专业的时尚买手帮她去香港和澳门代购,品牌大都是LV、华伦天奴、迪奥等,而这些奢侈品平均每年会花掉60多万元。为了把自己打扮得更加时尚得体,她还曾花数万元找了个时尚造型顾问,听从对方的建议“穿冷色调衣服,染偏紫色头发,穿样式简单的大牌衣服”。

  珠儿坦言,在冰城富二代圈子里,每年60万的消费水平算低的,“我算是富二代里的‘穷鬼’,一般都不太好意思往外说。”珠儿见过一些比较夸张的朋友,名牌鞋和名牌包多到各占一个房间,“我有个闺蜜,家里有200多个爱马仕包,就算每天换一个,还能背大半年呢!她每次出去吃饭起价3000元”。有一回,她请这位闺蜜吃了顿人均消费千元的海鲜大餐,结果对方当场就吐了,“这什么破地方啊,海参是假的,龙虾也不新鲜!”

  和珠儿一样,她的朋友陈默出手也十分大方,“买50万以内的车一般不会跟父母商量,想买直接就开走了。”每当心情不爽时,陈默就会突然消失几天,买张商务舱的机票跑到北京或者上海,关掉手机,找家五星级酒店躲起来,吃饭、睡觉,两三天不出门。最近,陈默正盘算着把给明星拍照的大牌摄影师和化妆师请到哈尔滨来,给自己拍一套写真,“想把自己最年轻、最美丽的样子留下来。”而拍摄这套写真的预算在8——10万元之间。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