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9日 星期天

财经 > 债券 > 债券资讯 > 正文

字号:  

美国国债为何能够成功“摊大饼”

  • 发布时间:2015-07-14 09:39:05  来源:中国财经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波

  在主权债务之路上渐行渐远的美国政府又一次创造了历史,据麦肯锡最新研究数据,美国公共债务总额已达到18.152万亿美元,若以17.5万亿美元的最新GDP为参照,美国的债务之比达到了103%。

  美政府在发新债还旧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一国政府的公共支出主要来源于该国的财政收入,但资料显示,过去20年时间里,美国联邦政府依靠税收每年从纳税人那里进账2万多亿美元,但在预算开支完毕后,仅从1998年到2001年的4年时间里财政略有盈余,其余年份都入不敷出。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2014年美国联邦政府赤字为4920亿美元。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只能靠对外不断借入债务才能维系正常的支出需要,并最终在发新债还旧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从常规来看,联邦政府发债所得主要用于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是社会保障与医疗保险支出。2014年财年,联邦财政用于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支出大约是7500亿美元和4800亿美元,两项合计超过总支出的49%。其二是公共部门雇员的薪酬和福利支出。以目前190万联邦公务员人均7.9万美元的平均薪酬计算,联邦政府仅此一项的财政支出就高达1.5万亿美元,薪酬总量和人均年薪酬都高出私营部门雇员的0.7倍。其三是军费开支。以最近三年而论,美国每年的国防与军事投入都在6000亿美元之上,与10年前相比,美国军费增加的绝对数额至少在1.5万多亿美元之上。

  金融危机风暴的降临推动了美国国债规模的加速扩大。最近5年中,美国财政部超发了近12万亿的国债,与此相呼应,美联储接连推出了三轮量化宽松,其中QE1与QE2分别购买国债3000亿美元和6000亿美元,而按照没有设限的QE3,美联储通过扭转操作每月购买450亿美元国债,两年中购债量至少达到9900亿美元。受此影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也从危机爆发时的0.9万亿美元扩张至目前的4万亿美元。

  应当说美国联邦政府发债并不是没有“克星”,那就是财政部的发债请求与规模都必须得到国会的批准。特别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理念与政策分歧日益明显,加上金融危机爆发后财政赤字的暴增,导致债务上限问题突出化,对于债务上限的争斗也日益成为共和党与民主党锱铢必较的话题。可惜的是,每一轮债务谈判都变成了两党讨价还价的筹码,而过程也总是争斗后达成妥协,妥协后又准备下一轮争斗,一年又一年的债务上限于是被屡屡打破。资料显示,自1960年至今,美国债务上限共上调81次,平均每8个月上调一次,其中最近10年就上调了13次。正是如此,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出具的研究报告预测,2024年,美国国债占GDP的比重将达到135%。

  美元被赋予了全球“信用本位”的职责

  当然,美国政府之所以能够大把发债而不担心没有买家,除了美联储能够充当最大的债权人角色外,美元作为全球化信用货币功不可没。“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人们都熟悉美国前财政部长康纳利的这句霸道式名言,也从中可以强烈感知美国置于全球所有国家之上的强大金融霸权——铸币权。资料显示,从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40年时间中,美元储备占世界所有国家外汇储备仍达60%以上,而即便是欧元启动后,美元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比重仍维持在50%以上。显然,美元作为不与黄金挂钩的世界货币已建立一种霸权地位。美元成为本位货币,其发行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主权债务”的发行,美国发行美元,其实就是向世界发行债务。而在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中,全世界的中央银行被迫以其手中结余的美元购买大量美国国债和其他金融产品,为美国国际收支赤字和国内预算赤字融资,从而维持了美国债务经济的运行。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各国中央银行持有美国国债共计6.179万亿美元,其中中国持有1.261万亿美元,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海外债主;紧随其后的是日本,持债规模为1.2269万亿美元。

  发达的金融市场为美国对外融资提供了宽阔的平台

  背靠着美元货币这一强大经济支撑的同时,发达的金融市场也为美国的对外融资提供了宽阔的平台。低储蓄率和高消费是美国最具特色的经济增长方式,而这种增长方式与美国金融市场的繁荣直接相关。一方面,依托于完善的资本市场,美国居民大量投资于以股票为主的金融市场,而股市繁荣使居民持有的净资产和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于是可以把当期收入中的更多份额用于消费支出;另一方面,美国发达的金融市场还能为居民提供低成本和极其便利的信贷来源。这样,为了不断刺激和支持借贷消费,美国必须有庞大的借贷资金,为此美国政府必然通过发行国债将流出的美元置换回来。

  长期的高消费和低储蓄使美国积累了大量经常项目逆差,为此需要通过资本项目顺差来平衡,而资本项目顺差的主要来源之一是存在贸易顺差的国家对美国的资本输出。从目前来看,东亚国家、石油出口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是美国的主要贸易顺差国。这些国家为了大额外汇储备的安全而不得不选择将美元储备继续投入到美国,购买收益相对稳定的美元资产,由此在对美国产生资本流入的同时,自身也演变成美国国债的主要外部持有者。必须看到,资本的流入一方面为美国经常账户逆差提供了大量融资,使得美国经常账户逆差和净资本流入达到相对平衡,另一方面通过压低美国的利率水平,从而降低了美国的负债成本。正是外部经济体具有对美国国债的强劲购买力,才使得美国能够通过发行国债源源不断地获取外部资本。

  (作者系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