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财经 > 理财 > 白领小资 > 正文

字号:  

文论家谈民国女作家:婚姻观、爱情观都非常前卫

  • 发布时间:2014-10-11 09:35:27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魏雯  责任编辑:刘波

汤唯、冯绍峰主演的电影《黄金时代》剧照

  电影《黄金时代》的话题从长假前炒到长假后,虽然从票房上看这部片子叫好不叫座,但还是把萧红这位民国时期的传奇女作家再一次推到大众面前。在那个风云诡谲的时代,涌现出中国近现代史上许多大师,也留下不少女作家的传奇身影。萧红、丁玲、冰心、张爱玲、林徽因、苏青、梅娘等等,她们的际遇和她们的文采一样,留给今人无限想象。

  不仅一个张爱玲

  说起民国女作家,许多人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是张爱玲。的确,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也许还没有哪位女作家如她一般,蛛丝马迹都被媒体关注,连垃圾都遭记者扒拉。

  1943年3月,张爱玲携《沉香屑》横空出世,《心经》、《倾城之恋》等作品也陆续发表,她一鸣惊人,很快成为上海最炙手可热的作家。那时的媒体报刊访谈和评论文章,都以张爱玲为主角,她走在路上,会有读者高呼她的名字,文学界、包括左翼文化阵营领导人夏衍等,也非常注意她。傅雷曾以笔名迅雨在《万象》发表长文,《论张爱玲的小说》,将《金锁记》列为“我们文坛最美的收获之一,”视张爱玲为“有多面的修养而能充分运用的作家(绘画、音乐、历史的运用,使她的文体特别富丽动人)。”

  其实,要从头盘点民国女性作家,还得从冰心算起。她“以‘问题小说’登上文坛,作品的一个个‘问题’便是她要启蒙的一个个道理。这道理出自二十来岁的闺阁千金,不要指望道理多么深刻,但作者的启蒙精神毫不含糊。”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陈学勇这样评价冰心。到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文坛上涌现出更多的女性作家,丁玲塑造了莎菲女士的形象,表达着五四精神的最后一声呐喊,罗淑、萧红的创作视线由女性自身的哀怨转向了她人的苦难现实,在上海的杨绛,连续编写了喜剧《称心如意》、《弄真成假》、《游戏人间》,在剧坛绽放出一束奇葩……

  不过,在传记作家林贤治看来,要论这些女作家们对现在的影响,除了张爱玲之外,其他作家都不大,萧红也不例外。“民国和今天是不同的文学世界,文艺体系不一样,作家的生存方式也不一样。”他说。

  个性解放的一代人

  在31年的生命中,萧红先后经历过逃婚、私奔、被迫与不爱的人同居,两度怀着前一个男人的孩子,与另一个男人相好……这经历即使放在当下,也前卫得令人咋舌,但它显然是电影青睐的素材,萧红和萧军、端木蕻良、骆宾基等人之间的情感关系,都是电影浓墨重彩描写的部分。

  不过,民国女作家中,情感丰富的人不止萧红一个。比如丁玲,她身上也曾发生过一段有名的“三角恋”,两位男主角一个是胡也频,另一个是冯雪峰。丁玲本和胡也频谈恋爱,但发现自己还爱上了冯雪峰,性格开朗的丁玲提出要和两个男人共同生活,据说他们真的在西湖边共同相处了一些日子。

  林徽因身上的故事流传更广,她与梁思成、金岳霖三人间的相处,也称为一段佳话。“林先生的家里总有三个人,二男一女的结构,子女不算在内。但大家都很有分寸和默契,属于绅士型的结构。”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王一珂主编过林徽因的传记,他直言林徽因的婚姻观念很自由,处理夫妻关系非常前卫,生活方式超越当代。但林徽因很幸运,有一个包容的爱人,和梁思成始终维持婚姻关系。

  据说,当年林徽因在家中办过很西化的文化沙龙,聚拢众多男性文人,常客有沈从文、萧乾、金岳霖、李健吾等人,这未免引起一些同辈女作家的嫉恨,有人称冰心的小说《太太的客厅》就是影射沙龙女主人林徽因的。而林徽因的反击也很有个性,某年她从山西考察回来,把一坛醋捎给了冰心。

  在文化评论家解玺璋看来,民国女作家的婚姻观、爱情观都非常前卫,“五四新文化运动提倡婚姻自由、个性解放,打破父权、夫权。那时,女性流行背叛大家庭的束缚,婚姻也没有今天这样的约束力,才出现这样一代女作家。”

  私生活比作品受关注

  细数这些民国女作家,与她们的作品相比,人们显然更喜欢八卦她们的私生活。以林徽因为例,图书市场上,她的作品很少,但写她的传记则有很多,“这些传记的八卦成分特别多,可信度很低,有很多平空想象、捕风捉影的东西,一点也不严谨。”解玺璋说。而最近随着电影的上映,市场上关于萧红的作品也多了起来。最近,《萧红经典作品集:呼兰河传》出版,书中收录了萧红的《呼兰河传》、《小城三月》、《生死场》、《回忆鲁迅先生》等名篇。她的作品,充满灵性、诗意细腻,同时力透纸背。在她笔下,美丽而闭塞的乡村,善良而愚昧的人们,沉滞而窒息的生活,无不蕴含着深刻的生命体验和巨大的文化隐喻。

  从作品角度说,最为市场认可的女作家,还要数张爱玲,拿她的《小团圆》为例,从2009年问世起至今,销量已经超过100万册,这个数字还不算非常严重的盗版书数量。而丁玲、冰心等人的作品虽然一直在出版,但几乎无法登上图书热销榜,“她们的作品还在出,也有研讨会,但看的人少。”文学评论家止庵说,丁玲等人已变成文学纪念馆和课堂上的作家,走不进大众的视野,“这是时代使然。”至于名声还不如丁玲、冰心的作家苏青、梅娘、庐隐等人,她们的作品已很少出版,这些女作家的名字会镌刻在文学史上,却已不再适应这个市场。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