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财经 > 银行 > 银行要闻 > 正文

字号:  

存款丢失案涉利益输送 工行建行内鬼佣金达百万

  • 发布时间:2015-04-14 07:40:00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姚玉洁 沈翀  责任编辑:胡爱善

(图片来源:资料图)

  银行存款“失踪”案近期频频爆发,上市公司酒鬼酒泸州老窖先后公告称数亿元银行存款“失踪”,杭州联合银行42名储户被盗9500余万元,武汉一连环案在7年内盗用银行存款超5亿元。《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系列银行存款被盗案背后,都有银行“内鬼”的身影,他们与犯罪分子里应外合,通过伪造金融票证、私刻存款单位银行预留印鉴等非法手段轻松盗走存款。这充分暴露出银行风险防控方面存在的制度漏洞和执行不严等问题。

  内外勾结 多地频现存款被盗

  银行存款一直是公众心目中“最安全”的代表,近期密集出现的存款“失踪”引发各界对银行信用的担忧。记者调查发现,离奇的存款“失踪”背后,“内鬼”作案的痕迹明显,银行工作人员与犯罪分子内外勾结,突破了银行风控防线。

  今年1月初,杭州联合银行42名储户被盗9505万元盗窃案犯罪嫌疑人落网。据警方披露,犯罪嫌疑人邱某为化解资金危机,以高额提成请多名资金掮客引诱储户进行所谓“贴息”存款,杭州联合银行古荡支行文二分理处主任祝某利用职务便利将储户的钱转入邱某账户。监控显示,每次都是由资金掮客将事先准备好的转账凭证交给在柜台守候的祝某,由祝某进入转账界面让储户输入密码。随后,祝某将事先打印好的对账单以及存折还给储户,待储户离开后祝某敲击回车键转账将钱转入邱某的账户。

  近期在湖北武汉开庭二审的系列存款被盗案中,主犯李志勇以给中间拉款人及存款单位财务负责人高额好处费为诱饵,将存款单位资金“引存”到指定银行,随后对银行工作人员进行拉拢腐蚀贿赂,内外勾结,将存款单位存入银行的资金转入自己控制的账户,总额超过5亿元。在这过程中,银行“内鬼”扮演了重要角色,既有协助造假、盗划的客户经理和柜台工作人员,又有为违法犯罪活动“开绿灯”“打掩护”的管理层人员,还有大量跟班跑腿的外围人员。记者翻阅武汉市中院的一审判决书,发现仅穿针引线、跑腿跟班的“蠹虫”就多达十数人。

  在挪用武建富强公司银行存款1000万元、挪用凌鑫房地产公司银行存款1990万元的案件中,工商银行武汉香港路分理处主持全面工作的副主任晏晓的表现耐人寻味。他不仅提供了存款单位的开户资料和印鉴卡,还在李志勇冒领存款单位密码器时陪在旁边,当伪造的印鉴没有通过电子验印扫描时,晏晓要求柜台人工验印。“他作为银行行长,应该明白印鉴给我意味着什么。”李志勇后来在供述中说:“这一点他应该比我更明白,但是我们双方都没有把中间那层纸捅破,把话说明。也就是说他也知道(我)要把这些单位的钱从银行搞出来自己用,但他仍然帮我的忙。”

   默许纵容 银行风控形同虚设

  系列存款失踪案暴露出,我国银行业在经营模式、风险防控、管理机制等方面长期存在深层次矛盾。

  第一,“揽储至上”的经营模式为存款诈骗埋下了风险之根,很多企业存款自被“引存”之日就踏上了被诈骗之途。

  在酒鬼酒1亿元存款盗失案中,酒鬼酒之所以愿意将资金存入并非其主打市场的杭州,一个重要原因是南京金亚尊酒业从中牵线为银行揽储。一位银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这暴露出银行业高息揽存的潜规则,在部分地区,利息之外给予大额存款的费用高达2%至4%。还有一些银行有贷款规模但没存款,就要求贷款企业自己承担成本去拉“协议存款”,业内称为“买存款”。但武汉李志勇系列诈骗案件表明,有些定向“引存”从一开始就落入了犯罪分子的骗局。

  第二,银行相关制度执行不严,风险防控意识不强,给了犯罪分子上下其手的空间。

  一位银行监管部门人士对记者表示,银行普遍将单位定期存款定性为低风险类业务,在业务办理时通常存在放宽审核、违章操作、对账不严等行为,为犯罪分子留下操作空间。例如在企业开户环节违背了“当面办、交本人、不转手”的原则,导致开户资料如印鉴卡、支付密码等被掉包或泄露。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银行业内人士说:“从防范风险的角度,银行的很多岗位必须相互分离以防止道德风险,如果企业开户、发起对账等前后台业务都可以由一个人完成,很容易上下其手违规操作,银行内控防火墙也就形同虚设。”

  杭州联合银行9500万元存款被盗案就暴露出银行在授权监督环节的问题,祝某利用同事间的信任,在交叉授权时柜员只对操作界面与单据进行简单核对,但未对储户办理的业务内容进行进一步询问,导致祝某“一手遮天”。

  第三,李志勇系列案件等暴露出,部分银行存在一种“捂盖子”的亚文化,一些人对违法违规行为“心照不宣”,认为只要不出事,或者不用我负责,就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2010年初,东风公司发现其在建行的100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后立即报警。建行支行领导蒋某获悉后,采取了一系列“捂盖子”行为——要求李志勇还清存款并协调企业取消报警;要求责任人把已被挪用9000万元的保利公司账户迁走,但既未报警也未向上级行报告。正是这种默许和纵容,使得李志勇得以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辗转腾挪,盗用5亿多元资金而未被发现。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