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2月11日 星期三

财经 > 产经 > 人物 > 正文

字号:  

吕立新:艺术品投资回报率比不动产等都高

  • 发布时间:2014-10-28 15:05:41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作者:孙冰  责任编辑:孔彬彬

p83

  专访著名书画鉴定家、文化学者、艺术品投资专家

  吕立新是业界著名的书画鉴定家、文化学者和艺术品投资专家,主讲央视百家讲坛《水墨齐白石》和《写实徐悲鸿》。吕立新不只专注于学术研究,他对于艺术市场的分析和判断也相当的独到和敏锐,曾经多次准确判断了艺术市场整体走势和艺术品的价格涨跌,受到艺术品收藏者和投资者的欢迎。

  在“吕氏预言”屡屡成真之后,吕立新对于现在的艺术品市场有着怎样的分析和判断?他为什么会在艺术市场并不景气的当下,极力建议普通藏家和投资者入场?他为什么说现在是普通投资者藏画的最佳时机,而且很有可能是最后的机会?

  慧眼何来

  “主讲百家讲坛后,找我讨论艺术品投资与收藏的朋友越来越多。”这也是吕立新最近几年出版了多本关于艺术市场和艺术品投资方面书籍的原因。

  慕名向吕立新讨教“秘籍”的人不仅因为其学术资历,也因为其堪称传奇的收藏经历。早年留学日本期间,吕立新开始接触到了中国书画的鉴赏与研究,并一头扎入其中。从1996年开始,他用5.5万元作为“启动资金”买了20 张画,并用“以藏养藏”的方式不断扩大自己的收藏规模,仅仅用了几年时间就收藏了多幅大师精品。如今,他的收藏已经颇具规模,其中不乏今天已经堪称天价的珍品,而当时“并不算贵”。

  吕立新把自己所谓的“成功秘诀”总结为:了解市场规律,了解美术史,比别人先走一步。在吕立新看来,艺术品是财富的终极出口。财富阶层从“比表比包”,到“比车比房”,最后一定是“比墙比柜”。无论是欧美日韩,还是香港台湾,大抵如此。

  从全球角度来看,艺术品与不动产、有价证券并称为三大投资品类,而且艺术品的投资回报率是其中最高的。“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有钱人会越来越多,购买艺术品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而好的艺术品资源又非常有限,最基本的经济规律告诉我们:这一定是一个投资的好机会。”他说。

  但投资和收藏艺术品又是一个门槛极高和专业性极强的工作,如何找到值得投资的艺术品并非易事。“我是按美术史来收藏艺术品的受益者,我刚开始搞收藏时,收藏界对美术史还不太重视,我是在收藏过程中自己悟出了这个道理。我主要收藏中国近现代大师的作品,偶尔也收藏一些当代艺术作品。”他说。

  投资和收藏艺术品需要收藏家“先走一步”。中国艺术品市场在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经历了几次大的波动。在跌跌涨涨当中,能够选对门类并坚决地长期持有的真正赢家并不是多数。

  百家讲坛《水墨齐白石》的播出掀起了一轮齐白石热,但彼时,齐白石和徐悲鸿等近现代大师却并非艺术市场上的“红人”,甚至卖不过年轻的当代艺术家。但是吕立新认为,随着艺术市场的不断成熟,藏家群体的专业化、理性化,市场会愈加真实地反映艺术家们的艺术价值。这从后来的拍卖成交数量、市场占有率和价格来看已经得到验证。这几年,齐白石已经逐渐成为可以与毕加索媲美的全球最贵的艺术家之一。

p84(1)齐白石《喜上梅梢》

齐白石《喜上梅梢》

p84(2)丰子恺《种瓜得瓜》供图I 吕立新

丰子恺《种瓜得瓜》供图I 吕立新

  最后机会

  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和全球经济的疲软,都导致了最近几年艺术市场的低迷。就在大多数藏家和投资者开始观望和徘徊的时候,吕立新却开始不断地劝说他身边的朋友们,如果有闲钱,可以多准备些钱去买画了。因为现在“已经到了普通投资者买画的最佳时机”。

  “艺术品市场一直呈现波浪发展的态势,无论是经济走势影响,还是持续过热导致的下滑,总之当市场处于调整阶段,其实就是到了买画的大好时机,逢低买入是永远的准则。”吕立新说,“更为重要的是现在不仅是藏画最佳时机,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现在可能也是最后的时机。”

  其实这样的逻辑已经上演了几次。1997年,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发展仅仅5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受到了明显冲击,高度恐慌之中,甚至有拍卖行将春拍推迟到夏天才举办,但进入秋季之后,中国艺术品市场迎来了一个全面的“井喷”。

  另一次低潮出现在2008年,当时受美国次贷危机、国际金融危机以及国内股市、房市下滑的影响,天价疯狂的当代艺术品褪去了泡沫,瓷器、玉器、佛像、古典家具等也都风光不再,艺术市场一派颓势。但是,具有真实价值和较强抗跌性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中的大师精品的价格开始逆市上扬,吸引了大量的避险资金,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也被中国书画带进了“亿元时代”。

  “中国艺术品市场毕竟只有短短的22年历史,而西方艺术品市场公认是240年,可我们的发展速度却惊人地快,这就意味着肯定是泥沙俱下。加之我们的制度建设明显滞后于市场的发展,诚信观念又长期缺乏,市场还处在混乱、缺乏秩序和不成熟的阶段。但这正是机会所在。因为真正特别有钱的人可能不敢进入。如果有一天,艺术品不许售假,由国家或者权威机构保证销售的艺术品都是真品,你想想那个时候齐白石会是什么样的价钱?那时候拼的就是财力,而不是眼力。所以我常说,行业发展的初级阶段才会留给人们最好的机会和空间。”吕立新说。

  吕立新认为,这个混乱的时期应该不会长。“我们已经看到新一届政府打造法治社会的治国理念。机构恶意巨额售假,艺术家自己漫天定价还大量逃税等艺术市场的顽疾一定会逐渐得到解决。”吕立新说。

  对话吕立新:如何以投资的态度做收藏?

  《中国经济周刊》:艺术品收藏可以是一种嗜好,也可以是种投资,您觉得,如何才能选择到具有投资价值的艺术品?

  吕立新:我一直建议大家投资中国近现代书画,因为这是含金量最高的一块儿。一是资源稀缺,李可染一共存世的作品有2000多张,民间流传的也就几百张;潘天寿存世作品有800张,民间流传的也就一两百张;徐悲鸿在民间流传也就几百张……这样的存世量面对全球华人来说,就像大海捞针一样。

  二是就目前市场态势而言,这些艺术家作品的性价比非常高。黄胄卖不过他的学生,李苦禅还比不过许多当代画家,这是严重不合理的。许多近现代艺术家作品的价格与他们在美术史上的地位相比还是相差很远,他们的艺术价值被发现需要时间,这无形中也正好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时间差,作为一个有能力的收藏投资家就是要赶在别人觉悟之前提前捕捉,浪里淘金去发掘那些真正有价值的好东西。

  《中国经济周刊》:您对当代艺术有些微词,这个板块可以投资收藏吗?

  吕立新:当代画家炒作的成分太高,比前辈画家还贵。别看现在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但美术史就是一个大筛子,最后筛来筛去,留在上面的没有几个人。近代一百年,有多少画家?但是留到今天的也就100多人还能卖画。现在的画家最后留下来的也是这个比例。

  但是,我认为当代艺术未来还是不可限量的,因为它是一个国家文明传播的最好的手段,它应该是表现时代,表现生活和被人们所喜爱的。但是我们目前的当代艺术实在是太苍白了,好作品寥寥无几,既缺乏深度,功底也不扎实,这都是急功近利造成的。过去一位大师画到晚年才成名,现在30岁就着急卖钱了。齐白石年龄很大了,每天还要在纸上点点,点两个小时,现在的艺术家很少有这种心境和毅力了。

  《中国经济周刊》:很多人在投资收藏艺术品的过程中,都交了昂贵的学费,如何才能避免前车之鉴?

  吕立新:我见过最极端的例子,投资艺术品损失超过8亿,几千万的就比比皆是了。避免交如此昂贵的学费,最重要的是提高眼力,多看、多读、多买,买到赝品是最大的风险。今年艺术品市场的情况是假画异乎寻常地多,过去是真画里挑假画,现在是假画里挑真画。所以我主持修撰大型美术史卷:《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已出版庞薰琹、李苦禅、李青萍、陈少梅、齐白石等十几卷,也是想凭借自己的能力,留给后人一些真东西。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