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3日 星期六

财经 > 产经 > 医药 > 正文

字号:  

深药集团股权遭司法冻结 旗下两药企上市梦或破灭

  • 发布时间:2015-06-13 08:24:14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山雨欲来。

  正与香港德勤、中信证券等机构密切接触及签订辅导上市协议的深圳深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药集团”)因相关股权近期接连遭司法冻结,其“上市梦”或因此终结。

  被冻结的股权包括深药集团实际控制人聂存良的90%股权及深药集团在子公司深圳市现代中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代中药”)的58.3%股权。

  另外,深药集团旗下另一家拟上市企业深圳市国盛源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盛源药业”)唯一股东香港海奇集团持有的100%股权已质押给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平安银行等金融机构亦就资产保全事项正与深药集团协商。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因深药集团原P2P平台银通贷案发,2000余人近4亿元投资款难以偿付,部分投资人不同意“债转股”方案,诉至法院要求承诺人深药集团清偿。深圳前海法院、南京市建邺区法院分别受理了深药集团相关债权人的诉讼请求。

  据了解,现代中药、国盛源药业为深药集团主体企业,而深药集团的主打产品包括千千灵排铅口服液、盖世灵口服液、金银花饮品等保健品及药品、食品,在业界较有知名度。

  对此,深药集团董事长聂存良不愿就涉诉事项发表意见,只是称正在设法盘活资产清偿债务。

  股权冻结

  始于去年12月的“银通贷”案(亿网银通案,详见本报上期相关报道)持续发酵。在经历半年的“协商”未见效果后,部分投资人将深药集团及相关方诉至法院,期望通过司法途径追偿债权。

  投资人朱先生在6月8日告诉本报记者,关于他筹集2000万元准备收购现代中药的股权的说法“是谣言”。实际情况是,他已在深圳前海法院起诉,要求深药集团偿还他100万元投资款及相应利息。

  据称,有其他投资人也在各地起诉,要求深药集团偿债。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警示显示,深圳前海法院、南京市建邺区法院先后冻结了深药集团持有的现代中药58.3%股权。前海法院同时还冻结了深药集团董事长聂存良持有的深圳集团90%股权。

  工商信息显示,深药集团注册资本5000万元,聂存良出资4500万元,持股比例为90%。现代中药注册资本为3600万元,深药集团出资2100万元,持股比例为58.3%。

  除上述股权被司法冻结外,深药集团控制的香港海奇集团有限公司已将其持有国盛源药业的100%股权质押给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目前深药集团正在与平安银行协商偿债事宜。

  有了解内情的投资人称,深药集团银行债务超过1亿元,而银通贷平台债务则接近4亿元。据称,按之前的“244协议”,聂存良作出由深药集团承担银通贷平台债务并由其本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承诺。

  银通贷的公告资料表明,深药集团同意全盘承接银通贷所有债权债务,并成立了债权债务小组,启动资产重组及债务偿付工作。

  初步确定的偿债方案是:转让银通贷30%~48%的股份给投资人和管理团队;转让拟上市的中药企业(国盛源药业)30%股份给投资人偿还部分债务;转让拟新三板挂牌的中药企业(现代中药)20%~30%股份给投资人偿还部分债务。

  此外,深药集团还计划转让在建大厦资产(国盛源大厦)及抵押或出让深药集团公司整层物业(位于深南大道的阳光高尔夫大厦23层)偿还投资人部分债务。

  上述公告称,集团公司(深药集团)的固定资产和非实物资产可完全覆盖平台债务,但在短期内变现偿还债务存在困难。

  债务旋涡

  银通贷相关负责人称,深药集团正全力以赴采取各种切实可行的方式和方法,在保证集团正常运营的前提下,找资金清偿债务。

  据称,深药集团正在与各方资本接触,期望能出让国盛源药业、现代中药部分股份,以换取相应数额的偿债资金。包括聂存良本人在内,深药集团有关高管人员均在四处寻找接盘者。

  银通贷之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深药集团涉及的生产、贸易上下游客户一千多家,年营业额超10亿元。其中国盛源药业、现代中药等年营业额数亿元、年利润超8000万元。

  此外,深药集团名下的优质资产还包括中联通达(深圳市中联通达医药有限公司)、百康源连锁(深圳市百康源连锁有限公司)及相关金融资产等。注册资料显示,中联通达注册资本3000万元,深药集团持股33.33%;百康源连锁资册资本500万元,深药集团持股90%。

  不过,有投资人对深药集团提到的前述方案提出疑虑。上海的投资人朱先生称,深药集团已将部分资产进行了转移,其资产数据很难令人信服,目前只能通过司法机关来保全部分资产。

  这名投资人表示,目前他和其他投资人也不知道深药集团到底有多少资产,但在长达半年时间协商无果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通过司法途径清偿,“最少能拿到法院的判决书”。

  深药集团对此则表示,由于前期部分投资者“采用较为激进的方法”(指报警及起诉到法院等),至公司陷入偿债困境。“我们不愿看到的结果是,当企业现金流因此次债务被强行抽取而导致断裂”。

  实际上,由于部分股权冻结,资产难以盘活,深药集团已陷入偿债困境。面对记者的采访,聂存良不愿谈及债务问题,只是称目前还在想办法清偿债务。

  据了解,由银通贷之前主营“供应链贷款”,其贷款对象涉及深药集团上、下游诸多关联客户,逾期贷款额亦接近一亿元。深药集团由此组成数十人的追债团队,但收效甚微。

  “几个月来仅收回几十万元。”一位知情投资人说,收回的贷款还不够追债团队的开支。这位投资人说,深药集团的年净利润可能都不足5000万元。

  产业困局

  目前在深药集团负责投资人“债转股”事项的老牛(网名)对记者表示,聂存良等深药集团的高管还在与银行及相关的投资方接触,希望能扭转困局。

  据称,现代中药为高新技术企业,刚推出的新品为高端保健品“深药吗咖”,之前有灵芝、铁皮石斛等中药材,有一定发展潜力。目前有部分债权人比较看好现代中药公司股权,因为这家企业计划在新三板上市。

  深药集团的官网显示,深药集团旗下包括现代中药、国盛源区业等多家参、控股公司,在山东、广西、云南等地有种植基地。目前拥有中草药萃取、口服液、片剂等30条生产线,拥有药品50多个,药食同源保健食品及饮品21个。该公司年产值20亿元,去年被评先为深圳市百强企业。

  记者了解到的信息显示,深药集团在今年2月9日与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就现代中药公司“新三板”辅导上市事项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相关机构目前正对现代中药进行股改及展开规范治理工作等。

  深药集团希望能通过资本市场直接融资获得资金,以解决旗下中小企业发展融资难题。以同样的思维,深药集团还在4月初与香港德勤基金、德勤事务所及杰青国际控股等管理团队就国盛源药业等企业对接资本市场问题进行密切磋商。

  不过业界人士认为,现代中药按深药集团计划在2015年上市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而国盛源药业三年内上市的希望也变得越来越渺茫。

  有投资人表示,因深药集团负债率较高,他们要求法院对深药集团进行资产清算,以保护投资人的利益。这对深药集团恐怕不是一个好消息。深药集团相关高管没有就此发表评论。而之前银贷通的公告则称,“如集团进入申请破产清算程序,届时投资人权益或将遭受损失”。

  值得关注的是,聂存良似乎没有债务问题的影响,仍频繁到山西稷山县、浙江衢州市等地考察,并与当地政府洽谈中药材种植、金银花植物饮品加工等投资事项。

  聂存良对本报记者说,深药集团旗下及他名下的其他平台仍在正常运转,有意向的投资机构可以实地考察。另有高管人员则表示,清算对深药集团及投资者而言都不是好结果。

  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因背负巨额债务,深药集团已身陷产业发展困局。比如,上游企业要求“现款现货”,下游代理商则延迟进货或减少回款额。

  身处投资人与深药集团中间位置的老牛则希望,如果深药集团能“起死回生”,安全度过债务危机的“好处”是,企业能顺利运转,投资者的利益能得到保障。而对有些投资人坚持走司法途径的做法,他则没有置评,只是说“各有各的想法,利益很难协调”。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