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19日 星期四

财经 > 产经 > 产经要闻 > 正文

字号:  

呵护下的尴尬:家电回收正规军不敌“电三轮”

  • 发布时间:2015-07-18 08:37:00  来源:济南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田燕

  连日来的高温,催热了各大家电卖场空调等制冷家电的销售,也让旧家电回收,一夜进入火热的旺季。——这,也让旧家电回收,一年一度地,成为潜流舆论热议的话题。

  就在这个节点,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商务部、科技部四部委日前就联合下发《关于开展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责任延伸试点工作通知》,着眼于为家电回收拆解再添一把火。

  这,显然是要给符合环保趋势、利国利民的正规旧家电回收、拆解加温;可让人不得不承认的是,以“电三轮”为链条初端代表的“地下”产业链,凭借见者有利、链条完整的特质,硬生生让享受着国家政策补贴、民众环保期许的拆解正规部队,一再展示出让公众不忍直视的尴尬。

  空调老窗机的夏季轮回

  7月14日,济南入暑后第二天,气温直逼40℃;但“破烂王”老李,却比以往更为忙碌。

  废品价格一路走低,纸壳一斤三四毛,废铁一斤四毛,铁皮只能卖到两毛。老李和同行开始专做废旧家电。而他们只是这个链条上最基础的一环,二手市场和作坊拆解占据了这条“生物链”的上游。

  就在老李和同行们穿梭于市区时,大杨旧货市场里的业户们,正忙着把收来的旧家电兜售给前来淘货的农民工、租房客、房东等人群。整齐码放的旧空调,大部分都是国美、苏宁等家电卖场已多年不见踪影的窗机,一些牌子甚至连厂家都早已作古。

  几番挑选后,两位工地上的农民工选中了一台格力牌的老窗机——450元一台。旧货市场老板给的“政策”也很亲民:如果短期用,还能再卖回来,相当于租用。不仅如此,老板还特意写了张条子,“不管是否能用,3个月后回收价200元”。

  通过这些旧家电回收的老板,济南日报记者了解到,这些几乎可以进博物馆、高能耗的老窗机,非但没有按期淘汰,每个夏天还都要经过这样一番折腾倒手。

  据了解,家用电器的使用年限是8到10年。现实情况是,本该报废的那些高龄家电只要还能用,经过老李们和旧货市场商户的手,就继续发挥“余热”了。

  不过,这显然还不是它们宿命的全部。

  拆解厂“兜底”最多赔10块钱

  在大杨旧货市场南边的马家庄,还隐藏着两处旧家电处置交易的市场,专门对卖不出去的旧家电进行拆解。用这里业户的说法,家电到了这里就算判“死刑”了。

  这里也是老李他们那些“破烂王”常出没的地方。不过,很多时候是老李找到货源后,打电话给这里业户,由后者开车去拉回来。正在拆一台半自动洗衣机的张全(化名)说,他是安徽阜阳人,全国各地干这行的基本都是他们那里的,济南这边主要分散在马家庄、小金庄、建邦黄河大桥附近,原来都在八里桥那里,后来拆桥就都分散开了。

  比起专业的拆解厂,这些拆解作坊的工具,只能用简单来形容——一把锤子加上剪刀、螺丝刀,基本就能搞定大部分家电。张全说,现在这行利润也比不了前些年了,像手里的这台洗衣机,老李他们收的时候估计也就40多块钱吧,他60块钱再买回来,拆完算算挣不了10块钱。

  正说着话,张全拆开了后盖,一看电机里是铝线的,立马就把盖子又装上了。“拆了就赔大了,卖给那些拆解厂的人,也就给50块钱。”

  这里拆解出来的废料分门别类,有专门的人来收,像塑料就被周边一些厂子收去造塑料颗粒了,金属集中运往临沂、聊城等地加工处理,而电子线路板则运到南方去加工提炼。

  张全透露,其实干这行更大的利润不是卖废品,是拆下来的旧配件再去倒手,比如有人就专门拆空调压缩机,卖给那些小的家电维修店。

  以旧换新刺激下红极一时

  别看老李现在生意挺好,在2009年到2011年底,国家实施家电以旧换新政策时,对彩电、冰箱等大家电给予10%最高不超过400元的补贴时,就很难收到。

  “破烂王”头疼的时候,正是正规的家电拆解企业红火的时期。山东在青岛、临沂、烟台仅有的3家正规家电拆解企业,都获得“以旧换新”家电拆解牌照,得到家电卖场源源不断送来的货源。

  青岛新天地生态循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先生说,当时拿到“以旧换新”家电拆解牌照的企业,不但废旧家电回收价格低,货源有保证,塑料、铝铜等价格又高出现在很多,所以企业还是盈利的。以废钢为例,当时市场价一吨一千多元,而现在只有六七百元,同时市场竞争也不那么激烈,所以效益还是很可观。

  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刚结束不久,位于临沂的拆解企业中绿资源再生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当时由于成本大增,基本是“拆一台亏损一台”,包括山东中绿在内的省内多家企业家电拆解线已经处于停工状态。

  情况好转是在2012年下半年,《废旧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实施以后,入围的企业可以享受补贴,其中电视机85元/台、电冰箱80元/台、洗衣机35元/台、房间空调器35元/台、微型计算机85元/台。资金来源是国家向家电生产企业收取的处理基金。

  不过就算有了国家补贴,日子也并不是很好过。李先生说,现在废电器价格高,而拆解后的废料价格又一路走低,两头夹着,尽管有补贴也只能保证微利。况且国家补贴基金到位不及时,资金压力比较大,他们上个月底才拿到2014年的补贴,拖了一年半。

  “吃得饱”还要靠逆向物流

  目前,我国成为第一大电器电子生产和废弃大国,每年主要电器电子报废量高达2亿台。此次开展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责任延伸试点,就是要从源头解决回收问题。

  货源问题关乎正规家电拆解企业生存。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电器循环技术研究所主任田晖认为,生产者进入回收渠道,通过逆向物流直接跟处理企业对接,能减少中间环节。

  对此,老李并不担心货源被抢走。就像2012年11月时,济南市指定三联商社家电卖场为“废旧家电绿色回收指定商场”。现实情况是,没有了利润刺激,每年三联商社仅收到几百台。

  在青岛新天地生态循环科技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看来,仅仅强调生产者责任,他们参与的热情不会很高。现在要解决的,一是有关部门对作坊拆解要进行严格监管,这样废旧家电自然就全流向了正规拆解企业;二是补贴资金要及时发放,让企业不再背负太大的资金压力。

  让老李可以安心的是,就算拆解作坊不在了,多少年自发形成的家电回收网络也是正规拆解企业所需要的。收编其实早已开始,很多废品回收站已经成为代理收购点。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