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财经 > 产经 > 房产 > 正文

字号:  

纠结的自住房:一边是日光盘 一边则首日弃选超八成

  • 发布时间:2015-08-05 16:51:00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李春晖

  一张“房票” 两手准备

  截至今日,位于朝阳区的东洲家园自住房和石景山区的京汉东方名苑自住房项目选房结束。

  销售均价都在2万每平方米以上,属于自住房中的“豪宅”,这一西一北的两个项目,却收获冰火两重天般的对待——一边是被热捧的“日光盘”,一边则首日弃选超八成。

  与此同时,京城仍有十余处自住房正等待摇号、选房,这项旨在平抑京城房价、解决刚性住房需求的政策,正经受着自住房申请者的挑挑拣拣。

  “持票观望

  盘算的就是差价”

  8月2日,上午9点刚过,杨健开车驶入东洲家园售楼处停车场。黑色车身上的一道道污迹,写着一路上的泥泞。

  “没想到这儿这么偏。”环顾四周,杨健只能见到一片在建的高楼——东洲家园——这个拥有2386套房屋的自住房项目,预计在2017年底交房。

  售楼处门前的空场上,等待的自住房申请者并不算多。人们大多集中在一堵墙前,这里贴着上一天的选房结果——销控表上被涂黑的位置不到十分之一,这也就意味着,“杨健们”还有许多选择。

  售楼处入口,工作人员时不时喊着,“3500号以前的还有没有?”杨健看看手中的编号,距离他选房,还有300多个号码。

  此时,34岁的张强早已“过号”,摇号顺序被排在1300余号的他,本应在前一天选房,不过此时他仍不愿进入现场,“反正房子多,我还想再看看情况。”

  同为自住房申请者,杨健与张强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并非刚需,自住房在他们眼中,投资性质大于居住属性。

  “交房后有可能会来住,但肯定要考虑房价的问题,之所以会参加这里的摇号,也是觉得这里属于朝阳区,又是北五环附近,今后升值空间比较有保证。”让张强犹豫的,则是周边配套设施的极度缺失——东洲家园所处地段虽被开发商称为“泛望京”板块,又与新北苑的庞大社区群相邻,但周边几无被开发的迹象,仍有大片荒地及建制村:“去年资格审核的时候,我来过一次,一年过去了,没怎么变样。”

  在杨健看来,自住房的投资价值则体现在与周边商品房的差价,会在5年上市时逐渐抹平。而北京不断涌出的建设概念,也可以让房价在一定时期内,仍保证稳中向上的局面,按照他从网上学来的话说,就是“东有京津冀,北有冬奥会,南有新机场” 。

  “当然话是这么说,还要精中选精,房票就这么一张,不能轻易给用了。”杨健表示,2014年以来,京城不断有自住房入市,但位置、价格千差万别,因此拥有自住房申购资格的人,大多有“持票观望”的心态,多次参加摇号又多次弃选的申请者不在少数,“东四环那个抢疯了都,但大多数楼盘却没人要,为什么?因为大家还在等好的。”

  “自住房好不好,要看位置、户型,也要看价格。比如有的项目定价时一万出头,后来出了各种概念,周边房价涨了,但自住房的定价不会随着调整,也就是说它的差价就大了,如果买中,升值空间就大。”杨健认为,之所以诸多自住房被弃选,其主要原因就是“差价不大”。

  “选房,

  就得看哪里在修地铁”

  也许均价22000元的东洲家园,在许多自住房申请者眼中,正是“差价不大”的代名词。上午10点30分已过,工作人员喊到4000号,走出售楼处的申请者,却大多表示“放弃了”。

  事实上,到场的申请者人数,已经可以说明问题——在售楼处工作人员的登记表上,签到进入选房现场的申请者,不到摇中者的二成。

  “第一天网上有个选房直播,弃选的快90%了。第二天就没再提这个数了,可能怕影响销售吧。”看到高企的弃房率,原本已决定出手的张强,仍在选房现场外不断徘徊,“不买,怕下次摇不到这么靠前;买,又怕这里发展不起来。要是这片还有其他小区也在盖,那就好多了。”

  就在张强犹豫徘徊的同时,京城的另一端,位于石景山体育馆南侧的京汉东方名苑选房现场,却是一片火热。

  “9点开始选房,10点就出去一百套了,别看房子贵,这地界好啊。”京汉东方名苑的建设位置,曾是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第二水泥管厂,距长安街仅有500米距离。销售均价超过27000元每平方米,让东方名苑成为不折不扣的“自住豪宅”,然而仍有26707户自住房申购者选择一搏运气,相当于38个人,抢一套房。

  “房子贵也有个好处,抢的人就少了,前面只要有些弃选的,就能轮到我。” 崔瑞玲就是“38人”之一,8月2日是东方名苑的选房首日,崔瑞玲排在2400多号,而房子只有744套,让她的位置很尴尬。

  “交通方便,离地铁这么近,这种自住房今后可遇不可求。”这已不是崔瑞玲第一次申请自住房,在此之前,崔瑞玲已参加过恒大名都、中海长安雅苑两处自住房的摇号,只可惜排名都在万位以外,“连现场都没去,肯定没戏”。

  有趣的是,崔瑞玲参与摇号的,都是备受追捧的“日光盘”。

  “日光盘房子一般都不多,只有几百套可以选。再加上位置好,当然得抢。”崔瑞玲表示,与地铁线的临近,是最吸引她的要素,一来交通便利意味着生活、工作的方便,二来也有利于今后房子出租或出售,更为重要的是,在崔瑞玲眼中,交通线意味着某种“发展信号”:“原来说要想富先修路,现在一说要发展什么,都说要先修轨道交通。所以你选房,就得看哪里在修地铁。没地铁,多便宜也不能要。”

  “自住房解禁上市,

  谁户型好谁卖得出去”

  与家里人通过几个电话,眼瞅着上午选房即将结束,张强终于下定决心、出手购房。

  “虽然户型差一点,周边也还没什么人气。但这里毕竟是北京的东北方向,是未来必然发展的区域,反正房子还得五六年后才能上市。”张强看中的,是一套88平方米的南向两居室,总价约为190万:“现在股市不行,理财收益也不行,所以还是得靠房子让资产保值。”

  与此同时,杨健已在多番踌躇后,选择放弃,“接下来还有机会,我还是想买个总价低一些的。”

  同样放弃的,还有白领徐燕,过高的弃选率,让她对于东洲家园的发展前景,产生了几许疑虑,“现在买房,要比几年前考虑的多。”

  “自住房的差别越来越大,有些盘一天就抢光,有些盘空出一大半。这说明刚需没有那么多人,今后房子也不是处处都会涨。”一年前,徐燕曾摇中旭辉·满庭春MOMA的购买资格,不过位于东南六环外的位置,让徐燕望而却步:“要不在轨道线上,要不选东北方向,这是我的一个大原则。在这个基础上,还要考虑户型,五年后,自住房解禁上市,每个小区都是几百套待售,谁户型好谁卖得出去。”

  纵然大多数自住房申请者,都在考虑未来的投资前景,但有一个事实不能忽视,自住房的功能,本应是满足刚需的住房需求。

  “总价还是太贵了,既然是自住房,干吗不多盖点一居室呢?”拿着购房手册,陈先生带着妻子和女儿,悻悻地走出选房现场,东洲家园2386套住房中,仅有20套一居室,早被抢购一空,这让只能拿出40万首付的陈先生颇感失望,“要是多几百套一居室,弃选率肯定不会这么高。” (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