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01月22日 星期五

财经 > 能源 > 石油天然气 > 正文

字号:  

中日韩能源安全极为脆弱 需抱团应对

  • 发布时间:2015-07-03 09:08: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吴起龙

  国际油价从超过100美元每桶一路跌至四五十美元,跌宕的走势交织着频起的地缘政治危机,让中国、日本、韩国等主要石油进口国在享受低油价的同时,不得不对能源安全问题更加警惕。 

  7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试行)》等多项环保相关新政。

  无独有偶。本周,一场与生态环境有莫大关联的活动也在“落地”举行。在这场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举办的首届北京能源与环境周活动上,中外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共同探讨、研究中国能源与环境现状,以及所面临的一系列机遇和挑战,包括能源安全、城市可持续发展、技术变革和国内外投资环境等。期间,国际能源署前署长田中伸男、哥伦比亚大学教授Manuel Pinho等分享了各自精彩观点。

  过去的一年,对于全国产油国来说是艰难的。国际油价从超过100美元每桶一路跌至四五十美元,跌宕的走势交织着频起的地缘政治危机,让中国、日本、韩国等主要石油进口国在享受低油价的同时,不得不对能源安全问题更加警惕。

  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在2040年达到80%,而与此同时,曾经的能源进口大国美国却将在未来十余年间完全实现能源自给。

  面对如今纷杂的能源版图,中国以及东亚应该何去何从?在本周举行的北京能源与环境周活动上,国际能源署前署长田中伸男接受了记者(以下简称NBD)的独家专访。在这位能源界的顶尖专家眼中,目前较低的油价将会提高地缘政治危机的风险,中日韩三国能源安全已经极为脆弱,各国政府应摒弃政治偏见,务实地将能源问题摆在更为重要的位置。

  关键词1:页岩油

  未来会取代欧佩克的作用

  目前石油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页岩油的出现,欧佩克去年决定维持产量,就是在挑战或者试探美国页岩油的承受能力。但这个答案是什么,我们只能等待

  NBD:和2014年夏季相比,如今的油价下降了60%,这会对产油国带来哪些深远的影响?

  田中伸男:我们没有必要抱怨,因为未来还会有很多困难。国际能源系统在去年承受了很多压力,比如中东地区出现的地缘政治风险、乌克兰危机等。

  同时,来自环境保护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即将召开的巴黎能源峰会将是一个重要的契机,这个会议会决定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式。

  目前的油价已经低于一些国家的石油生产成本,即使是对成本相对较低的阿拉伯国家来说,要保证财政平衡,油价也需要维持在80~90美元/桶。

  他们的成本并不高,但问题是,如果国际油价保持在50美元到60美元,这一地区的很多国家没有办法平衡预算,长远来看这些国家将会因为利润下降而备受煎熬,因为他们没有钱花在国防、社会稳定等问题上,导致地缘政治危机的风险更大,最终导致油价的不稳定因素更多,这在伊朗体现得尤其明显。

  NBD:您曾说过由于美国页岩油革命,欧佩克已经失去了对油价的控制力,那页岩油的出现将会如何影响油价走势?

  田中伸男:应该这样说,目前石油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页岩油的出现,欧佩克去年决定维持产量,就是在挑战或者试探美国页岩油的承受能力。但这个答案是什么,我们只能等待,没有人知道结果。

  由于美国页岩油的崛起,欧佩克目前已经基本没有了价格控制权。页岩油的成本大约是18美元到40美元,而在世界的其他地区,很多地区高于这个数字。

  目前来看,页岩油生产对价格非常敏感,当价格上涨,页岩油产量就会在短时间内大幅上涨,可是一旦价格下降,就会有大量产能关停。当欧佩克失去了定价权,页岩油就会取代欧佩克的作用,通过调节产量来维持油价稳定。不过油价的稳定总是非常困难,我认为未来的价格会因为地缘政治因素而长期波动。

  关键词2:能源安全

  东亚应在一起“抱团取暖”

  中国目前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是60%,天然气是20%。根据IEA的预测,到2035年,这两个数字将会达到80%和40%。所以能源安全对于中国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NBD:决定油价长期走势的还是供需关系,那么从需求侧来分析,未来的全球需求增长能够支撑油价稳定吗?

  田中伸男:我认为不能,在未来能源需求不会出现大幅上涨。经合组织成员国的能源需求将会维持基本稳定,不会有大幅增长。

  中国经济增长的步伐正在放慢,到2030年中国能源需求将会达到顶峰,能源需求增长正在放慢。

  当然这也并不是世界末日,因为在未来25年里,印度、中东、东南亚、非洲等世界其他地区的能源需求将会以更快的速度增长,也正因为此保证能源安全还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NBD:亚洲一直是支撑全球能源需求的一个重要部分,大量的需求也意味着安全的隐忧,您怎么判断未来东亚能源安全形势?

  田中伸男:可以说东亚国家的能源安全是非常脆弱的。中国目前的石油对外依存度是60%,天然气是20%。根据IEA的预测,到2035年,这两个数字将会达到80%和40%。所以能源安全对于中国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日本和韩国现在就已经是100%的依赖进口石油和天然气了,这个情况已经不能更糟。

  目前中日韩可以从东南亚地区进口油气,但是未来东南亚国家的出口量将下降,因为他们生产的油气将被更多地用在本土。

  预计到2025年,中东所生产的石油中90%都将运往亚洲,而美国却完全不再需要从中东进口石油。这就意味着美国可以对中东、俄罗斯等出口国实行更为强硬的政策,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制裁,而这个情况对于东亚国家来说非常不利。

  NBD:您对中国以及其他东亚国家的建议是什么?

  田中伸男:我一直在推动中国和印度加入IEA。IEA本身就是一个进口国的组织,它的宗旨就是协调成员的能源政策,发展石油供应方面的自给能力,共同采取节约石油需求的措施,加强长期合作以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这些对中国都是非常重要的。

  事实上,对于东亚国家来说,我们都在为保障能源安全而作努力,为什么不能一起(合作)呢?

  在日本国内对于和中国合作有一些顾虑,但我认为日本的能源安全已经非常脆弱,政治家们应该把保障能源安全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日本应该更加积极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NBD:中国政府在去年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倡议,并且我们正在修建更多通往沿线国家的油气管道,您怎么评价中国的这些努力?

  田中伸男:我认为“一带一路”的倡议对于保障能源安全来说很重要,“一带一路”将会把中国和中东产油国连接起来,会有更多油气管线建成。

  但是我想提醒的是,油气进口仍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海运,所以南海安全对于中国来说也非常重要。

  关键词3:能源配置

  中国应扩大核电的占比

  中国的能源消费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碳排放量的最高点也将出现。随着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经济结构调整,相信中国可在2030年之前作出更大贡献

  NBD:在最近举行的中美战略对话中,这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碳排放国,在减排问题上一直都是一边合作,一边谈判。此外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访问法国,也公布了中国的承诺。您对中美两国的期待是什么?

  田中伸男:中美两国的碳排放量占到了全球的40%,如果中美两国不配合,其他国家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我们看到两个国家在去年的APEC会议上达成了温室气体减排协议,这是非常好的信号。

  美国非常幸运,因为他们找到了页岩油,可再生能源和煤转气得到了发展,能源使用效率也在提高,所以在保证经济增长的情况下,美国在2006年到2011年期间,碳排放量下降了7%,可以说是实现了经济、环境、能源安全的三赢,但这只会在美国发生。

  中国的能源消费将在2030年达到顶峰,碳排放量的最高点也将随之出现。随着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经济结构调整,我相信中国甚至可以在2030年之前作出更大的贡献。

  NBD:李克强正在法国进行正式访问,法国是民用核大国,中国也在积极推进“华龙一号”的出口,两个国家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很明显。您认为两国在民用核方面应该如何合作?

  田中伸男:竞争是肯定的,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合作对于两国来说更重要。

  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很多国家都放弃了发展核电的计划。事实上,不论是中国企业还是法国企业,核电出口都变得更加困难。

  发展核电需要民众的支持,现在的日本已经失去了这种支持,重建需要很多年的努力。

  可以说中法两国现在是在一条船上,需要一起向世界宣传核电,推广核电,扩大核电在整个能源配置中的占比,这对于两国来说是双赢的。

  NBD:我们看到很多国家都在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这会对国际能源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田中伸男:可再生能源将会有很大发展,但这并不够。预计到2040年,能源需求的75%仍将由化石能源提供。不过预计天然气的占比会由现在的21%提高到24%。

  这就意味着,在这段时间里,对优质能源供给的竞争仍将存在,尤其是对天然气的争夺会更加激烈。

  《《《

  田中伸男精彩语录

  ·中日韩三国能源安全已经极为脆弱,对于东亚国家来说,我们都在为保障能源安全而作努力,为什么不能一起(合作)呢?

  ·未来能源需求不会出现大幅上涨。油价过低的背后,导致地缘政治危机的风险更大,最终导致油价的不稳定因素更多。

  ·油价的稳定总是非常困难,我认为未来的价格会因为地缘政治因素而长期波动。

  《《《

  权威声音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Manuel Pinho:中国煤炭需求最快5年达顶峰

  2015年,中国原油进口首超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

  然而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随着环境压力逐渐增大,为中国经济腾飞作出巨大贡献的煤炭告别了黄金十年,“减煤压煤”成为各级政府的重要任务之一。

  支撑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来自哪里?据国际能源署预测,到2030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从现在的60%提高到80%,能源安全问题亟待解决。

  在本周召开的首届北京能源与环境周上,前葡萄牙经济和创新部长、世界著名能源专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ManuelPinho接受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他认为,中国对于当今全球能源格局的变化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中国煤炭需求将在2020年到2025年达到顶峰,这一变化需要引起能源市场的注意。

  中国工业能耗超4成

  NBD:中国的原油进口量已经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中国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是怎样的?

  Pinho:中国的“最”可不止这些。我们看到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是伴随着巨大的能源消耗的,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耗国,如果按购买力平价法,中国也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如果和上世纪90年代对比,那时非经合组织国家在世界能源需求中的占比仅为二分之一,现在由于中国能源消费的迅速增长,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三分之二。

  不仅如此,在未来的能源需求增长中,非经合组织国家占90%以上,其中仅中国和印度就占了35%。

  事实上,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能源消耗的提高,令很多能源出口国受益匪浅。2000年以后,卡塔尔、土库曼斯坦等自然资源生产国和中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所以我们当然可以说,中国对于全球能源格局的变化起着重要作用。

  不过我需要提醒的是,中国现在也已经是全球碳排放量最大的国家。

  NBD:和其他国家相比,中国能源消费有何特殊之处?

  Pinho:中国是非常特殊的国家,在中国的经济奇迹中,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投资起了极大的作用。

  我们从未见过一个人口巨大的国家高速发展30余年,而在这个过程中,投资对GDP的贡献率超过了50%,这不仅比现在的发达国家高,而且比当年处在同等发展水平的日本和韩国要高。

  而且中国是一个能源资源相对匮乏的国家,高度依靠煤炭,工业所消耗的能源也超过45%,这些特点在其他大型经济体身上很少看到。

  中国页岩气开采动力强

  NBD:您刚才提到,煤炭是中国最主要的能源,但是近几年来,随着煤炭价格走低,中国的煤炭产业也受到重创。您怎么看煤炭在中国的未来?

  Pinho:我认为中国的煤炭需求将在2020年到2025年达到顶峰。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自己也深受环境污染之害,中国政府正在向可再生能源提供高额的补贴,同时调节产业结构,淘汰高排放产业。

  需要提醒的是,中国煤炭需求的下降将给澳大利亚等煤炭出口国带来不小的挑战,这些国家应该尽早将眼光投向印度、非洲以及东南亚。

  NBD:我们知道页岩油和页岩气的出现,使得美国可以在保证经济增长的同时,实现碳排放的下降,这样的故事有没有可能在中国重演?

  Pinho:并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在技术角度上最有可能开采页岩油的国家中,中国排名第三,最有可能开采页岩气的国家中,中国排名第一。

  而且中国非常需要保证自身能源安全,有很强的动力研究开采页岩油和页岩气。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