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3日 星期五

财经 > 消费 > 消费体验 > 正文

字号:  

市民坐"专车"意愿弱 出租车司机暂无转行打算

  • 发布时间:2015-01-20 07:41:00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崔洁 何俊  责任编辑:时习

  

  对于的宝安来说,“打车难”一直受到部分地区市民的诟病,专车软件的上线,是否能缓解的“打车难”。

  自去年年中开始,一股“滴滴一下,专车接驾”的热潮迅速席卷市场,并引发诸多争议。在“专车”服务日益红火的同时,这一业务在全国多个城市遭遇政策瓶颈,被作为非法营运予以打击。1月份以来,包括北京、上海、济南、青岛等在内的十个城市叫停了滴滴专车、易到用车和快的打车等专车服务,并一刀切地称之为“黑车”。

  就在舆论一边倒对禁止专车服务表示反对时,交通部及时释放了积极的信号。1月8日,交通运输部公开表示,“专车”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同时,交通部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专车”经营,以确保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出行更加安全放心。而在深圳,对于专车服务如何界定,行业如何监管,尚未给出明确态度,滴滴专车、一号专车等经营活动仍照常开展。

  对于深圳西部的宝安来说,“打车难”一直受到部分地区市民的诟病,专车软件的上线,是否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宝安的“打车难”,宝安市民对专车又抱有怎样的态度?近期,记者展开了一系列调查。

  现状:十人中仅有一人坐过“专车”

  与原特区外的“红的”不同,宝安的出租车以“绿的”为主,长期以来,“打车难”一直是宝安市民挂在嘴上的一句抱怨。

  在宝安人民医院附近上班的刘小姐上下班经常打车。刘小姐住在南头关附近,因为地理位置较好,她从家里打车去公司不是问题,可每次从公司回去,打车却着实不容易,“如果等车的话,20分钟都不容易等到一辆。”而住在福永的黄先生则告诉记者,在整个福永片区,打车都是一件麻烦的事。

  近几年,随着打车软件的兴起,宝安“打车难”的问题得到了一些缓解,一些年轻时尚的市民也逐渐习惯用打车软件叫车出行。刘小姐就表示,如果下班在公司门口不好打车的话,她就会用滴滴打车事先约车,较以前确实方便了很多。

  但是,近半年火热起来的专车似乎没有像大家想像中一样在宝安火热。记者询问了近十人,大部分人都表示听说过“滴滴专车”、“一号专车”等专车软件,但没有坐过,仅有一人上周去南山办事时,出于好奇叫了一辆专车来体验。

  “我觉得宝安坐专车的人少是正常的,”一名受访的市民认为,用打车软件约出租车的大多是年轻人,但宝安的年轻人以劳务工为主,经济上不如原特区内的白领宽裕,专车价格比普通出租车至少贵一半,很少有年轻人愿意花这个价格去坐专车;而对于年纪稍长的人来说,他们要么已有私家车,要么不熟悉手机APP这些“时尚先进”的玩意。

  记者调查还发现,宝安市民对乘坐专车的意愿也不是很强烈。从事餐饮行业的吴先生表示,他在新年倒数、看球这些打不到车的时候才会考虑专车,平时还是愿意等等正规的出租车。

  不过,宝安市民中也不乏对专车表现出浓厚兴趣的人。王小姐是记者询问的十人中唯一体验了专车的,她对专车服务的评价是“还不错”。一个星期前,她去南山办事,出于好奇心,就利用滴滴专车约了一辆专车:“服务特别好,上下车帮忙开门,也挺耐心,我和司机聊了会天,司机很热情。”王小姐说,因为那天下雨,专车司机还给她打伞。至于价格上,她觉得专车不会比出租车贵太多:“现在滴滴专车几乎每天都送券,一张券就是15元,如果用上这些券的话,坐专车比打出租车贵不了几块钱。以后有机会,我还是会叫专车的。”

  出租车:打车软件业务量仅两三成

  专车软件出现后,在铺天盖地的对“专车”报道和讨论中,一个备受关注的焦点就是专车对现有出租车的影响。甚至有报道称,由于专车定价高,不用上缴月租,APP有奖励,行业监管也暂时缺乏,一个专车司机月收入可达上万元,以致不少出租车司机都想转行去开专车。

  不过,记者调查了解到,“转行去开专车”的想法目前还未在宝安出租车司机中盛行,大部分出租车司机认为,专车业务目前在政策上还未明朗,软件公司也好、汽车租赁公司也好,它们对司机都还未有成熟的保障制度,因此宝安大部分出租车司机还是愿意留守现在的岗位。

  “宝安出租车司机的这些想法大概与宝安叫车方式有关系。”宝安某出租车队负责人文女士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出租车队业务来源还是以市交委的电召平台为主,打车软件的业务量还不是很大,大概只占到全部业务的两到三成左右。“其实与‘红的’相比,‘绿的’的业务来源还是以传统的电召为主,因为‘绿的’的司机大多是从农村或者工厂里转行来的,整体素质不算高,还有些司机开出租车十几年了,早就习惯了传统的方式。打车软件业务要求会操作手机和软件,能抢到单,但很多绿的司机连下APP软件都不会。”

  出租车司机谭师傅表示,出租车公司虽然要上缴“月租”,但是出租车公司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福利保障制度,所以他并不打算去涉足那个“看上去很美”的专车行业。以他所在的车队为例,他开的车是车队的,车况也不错,虽然每月要交8000多元的份子钱,不过公司给他买好了五险一金,每个月还有固定的底薪,逢年过节还会组织活动,他对现状比较满意,“开专车虽然听起来收入会多些,但保障就少了很多,所以我暂时不会去的。”

  不过,文女士坦言,如果专车软件持续发展下去的话,势必会对宝安的出租车市场、尤其是出租车长途客运业务造成影响,“现在生意不好做是众所周知的,如果再出来一个专车软件抢生意,压力可想而知。”

  市民:希望规范“专车”运营和管理

  正如谭师傅和宝安大多数出租车司机所言,专车服务的行业规范和安全保障仍是其最受关注的部分。对于“专车是不是黑车”等争议,“滴滴专车”和“一号专车”两家打车APP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声,表示公司一直坚持与正规的租车公司合作,提供公开、透明、合规的出行服务,和没有服务规范、没有定价标准的黑车截然不同。

  但是市民的反应似乎与打车APP公司的回应并不同步。一个街头随机调查结果显示,女性敢单独乘坐专车的比例不到10%,大部分市民虽然对专车服务比较认可,但对专车的规范性和安全性仍存怀疑态度,呼吁政府早日出台行业规范。

  宝安某公司业务员董先生明确表示,他不会乘坐专车,担心出了事情理赔很难,“虽然软件公司说买了保险,出了事情会赔,但感觉会很困难”。从事餐饮行业的何小姐也表示,她绝对不会单独打专车出行,“如果实在叫不到出租车的话,也会跟男生结伴乘坐专车。”

  宝安某车队负责人文小姐告诉记者,她所在的车队,每一辆出租车都安装有GPS、监控摄像头、行车记录仪等设施,公司也会对司机的行为进行监管,以保障乘客的权益和安全,但专车在这方面仍旧是空白。

  与此相对应的,则是社会各界对行业规范的急切盼望。在1月8日交通部肯定专车服务模式并做出一些要求后,“快的打车”就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给出更清晰的行业规范,以帮助企业快速发展,更好地为用户服务。滴滴方面也表示,会与各地交委和汽车租赁公司保持密切联系,构建更加完善的监管体系,在专车运营的时候能够提供更加安全可靠的模式。

  不少市民也认为,对于专车软件这种新鲜事物,不能简单地“一禁了之”,有关部门应尽快完善对新行业的监管制度,既有效防止“黑车”洗白,又保障乘客权益。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