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1年12月04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新“济宁模式”不再依赖“金饭碗”

  • 发布时间:2014-08-06 04:35:08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 本报记者 张誉耀 吕光社

  见习记者 王浩奇

  本报通讯员 罗文洁 唐 岩

  8月2日和3日,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济宁市人民政府、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联合承办的“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与可持续发展”高层研讨会召开。

  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科技部等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国内知名专家学者和资源型城市代表齐聚济宁,总结了济宁等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取得的成绩,研究在转型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与问题,研讨资源型城市经济转型与可持续发展的路径,并对济宁市的转型发展建言献策。

  抛开“煤炭情结”

  运河两岸平原下的优质煤层,是济宁的宝藏。作为国家重点规划建设的14个煤炭能源基地之一,该区域煤炭保有储量120亿吨、经济可采储量24亿吨,在全省乃至全国能源格局中占有一席之地。

  由于煤电行业实现的利税、利润高,导致济宁的产业结构过度倚重煤炭资源,并带来能耗高、经济抗风险能力差等诸多问题,同时也面临着资源日渐衰竭、土地塌陷、农民失地、生态破坏严重等一系列问题。最直观的例子就在眼前:济宁市现在沉陷区已经达到了63万亩,积水面积达到10多万亩。

  与会专家指出,国内外的经验表明,一旦财政和就业依赖的产业萎缩,经济势必大幅下行。“今年一季度,资源大省黑龙江,地区生产总值名列全国最后一位,黑龙江省14个地区中,有5个地区的生产总值出现负增长,这5个城市,全部是资源型城市。”国家发改委东北振兴司副司长彭会军强调了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的紧迫性和必要性,“现在全国60多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的日子都非常不好过。”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副巡视员彭绍宗认为,如果在资源型城市发展的成熟阶段主动转型则可以比较平稳、以较小的代价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早谋划、早转型,可以争取更大的主动权和发展空间,比如说还处于成长期的鄂尔多斯市,根据资源型城市所处的阶段,分类选择接续替代产业,确立了产业链的延伸模式。

  “由于资源的有限性和不可再生性,资源型城市都会经历建设繁荣衰退转型振兴和消亡的过程。”全国人大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刘新成表示,作为资源成熟型城市,济宁未雨绸缪,不再一味捧着“金饭碗”,不等资源枯竭后“被动转型、生存转型”,而是在资源鼎盛期的“主动转型、发展转型”,在新能源新材料等方面成功地培育了新的支柱产业。

  彭绍宗认为,虽然国家和省级层面对资源枯竭型城市出台了扶持力度较大的优惠政策,但对众多资源成熟型地市的研究和政策支持还很不够,还需要积极的探索,济宁有必要在高效开发利用资源,延长产业链,培育资源深加工龙头企业和产业集群的同时,培育壮大若干支柱型的接续替代产业,构建多元化的产业体系。

  转型升级要靠科技创新

  “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发展,从根本上来说要靠科学技术,采用现代最先进的技术,从我国资源的实际出发,自主创新,这才是出路。”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认为,德国鲁尔区应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原来开采煤炭,污染很严重,后来培育以电子和生物工程为主的两大新兴产业。为了使原来的矿工在新兴产业就业,政府出钱进行职工的技能培训,并建立实验室,让新技术来孵化,产业化、工程化。通过几十年的努力,把一个传统的煤铁城市转变成以高新技术为主的产业。

  济宁在科技创新促转型方面已经尝到了甜头,如意集团便是鲜活的例子。济宁市委副书记、市长梅永红介绍,作为典型的传统行业企业,如意集团在全国纺织行业满目凋敝的形势下一枝独秀,营业收入以每年百亿元的速度增长,主要得益于自主创新。该集团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原创技术“高效短流程嵌入式复合纺纱技术”,获得了200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是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纺纱技术领域获得的最高奖项。这项技术解决了世界纺织业100多年来在长度、细度、原料来源上存在的3大难题,并分别打破了毛纺纱支数和棉纺纱支数的世界纪录,成为阿玛尼、杰尼亚等世界顶级奢侈品牌面料供应商。

  去年7月,投资20亿美元的惠普人力资源及产业基地项目正式落户济宁,今年7月29日,济宁高新区再与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美国甲骨文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确定在济宁建设甲骨文(山东)OAEC人才产业基地项目。在惠普项目的辐射带动下,济宁又与阿里巴巴、大唐电信、腾讯等20多家IT企业也已初步达成合作意向。今年6月25日,中兴(山东)智慧城市产业园项目正式落户济宁,5年内将为济宁市孵化100家新兴企业。

  近5年,在煤炭产量没有增加的情况下,济宁市经济总量翻了一番,格局出现“三个重大变化”:先进制造业超过煤电产业占据主导地位、占工业的比重达到58%,煤炭占比下调到31%;高新技术产业超过工业增速、占工业的比重达到24%;服务业超过GDP增速、占GDP的比重达到37%,上升为支柱产业。

  选好替代产业很重要

  “济宁要考虑转型后选择哪一个非煤产业作为主导产业,突出重点,而不是齐头并进。”郑新立建议,济宁转型后可结合现有基础条件,走出自己新的“济宁模式”,着重发展煤炭、先进制造业、文化、旅游四大产业。

  “煤炭产业当然得采用先进技术,济宁目前拥有的煤炭经济可采储量还剩24亿吨,应避免将剩下的煤炭直接烧掉,否则太可惜了。”郑新立说,可以考虑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最近国内已经有了这种技术,他介绍,曹妃甸刚上了1千万吨的生产线,在适当温度下将大分子煤炭分解成石油和天然气小分子,1亿吨电煤中能提取1000多万吨的石油,本来300多块钱每吨的煤炭,可以分解出600块钱的石油和300块钱的天然气,分解剩下的再送去发电,才算提质增效。

  “在先进制造业方面,可以挑一两家企业重点扶持,单纯追求多而全,并不是优势。”

  科技部发展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王元认为,转型后,选对重点,集中精力才更容易做大、做强,“现如今以企业为主的大众创新时代已经来临”。

  “孔孟之乡、运河之都”,像济宁这样拥有如此文化优势和文化底蕴的城市在全国并不多见,有文化,却没有发展成强大的文化产业,不免可惜。郑新立建议,可以把老祖宗的传统文化放在现代传播工具和传播媒介中,让老人小孩都喜闻乐见。在打好文化牌的同时,济宁还应该进一步提高城市化率。“将850万人口中的70%吸引到市区和县城居住就好了。”郑新立说,济宁目前还急需推进城乡一体化工作,提高济宁的知名度和对全市经济的辐射能力。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对此赞同,他说要把济宁在文化方面的名片高举起来,济宁要以“一市五区”作为都市区,靠文化和新兴产业立市。

  “济宁是中国旅游城市,文化旅游独具特色,东有三孔,西有水泊梁山,北有佛都汶上,南有微山湖,中有运河之都。”郑新立说,找个懂旅游的高人来策划,很有必要。

  不单如此,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也是资源型城市经济成功转型的关键点之一。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顾问、国务院振兴东北办原副主任宋晓梧认为,政府应主动出面解决资源开采的历史欠账,不是推给企业。而在具体的项目上,政府不必过问太多,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

  ■他山之石

  枣庄:旅游带动城市转型

  枣庄是一座因煤而建,因煤而兴,也见证了煤炭枯竭的城市。2009年,枣庄被国家确定为国家资源枯竭型城市试点城市。近年来,枣庄以台儿庄古城等为切入点,在旅游等服务业方面做足了文章。

  枣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邵军介绍,枣庄市近年来着力推进服务业发展的战略,解决了人往哪里去的问题。台儿庄古城建成了国家首个国家煤矿遗产公园,首个国家非物质遗产公园,被评为5A级景区。如今台儿庄古城净资产超过150亿元,古城促进了服务业的提档升级,枣庄也创建了省级乡村旅游的示范市,旅游综合收入110亿元。

  与此同时,枣庄依托产业交通的优势,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专业市场特色服务业,形成了全国全省影响力较大的市场。全市物流企业378家,交易额过亿的35家。单产固定资产额,投资平均总数超过了30%,居全省第一位。

  此外,枣庄以煤炭精细加工为突破口进行工业转型,以城市转型、产业转型为基础,以发展替代产业作为方向,实施产业招商、定点招商,通过创新价格联动的机制,先后引进了新奥,韩国SK,联想三个投资过百亿元的项目,使煤化工,精细化工的产品,从一枝独秀变成百花齐放。

  鹤壁:统筹新老区发展

  鹤壁市位于河南省的北部,1957年因煤建市,煤田总面积150平方公里。经过几十年的大规模开采,鹤壁面临着经济发展、社会稳定结构调整等一系列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鹤壁市坚持统筹新老区协调发展,走出了一条推进资源型城市改造升级的路子。为破解鹤山区、山城区两个资源型老城区在经济发展中存在的诸多矛盾和困难,2009年,鹤壁市委市政府实施了统筹老区发展战略,成立了老城区统筹发展领导小组,先后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快老城区改造建设的意见。

  据鹤壁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于燕介绍,近年来,鹤壁市积极筹措资金,为基础设施改造、道路建设、棚户区改造注入资金约65亿元。新建改建道路近40条,棚户区改造惠及5.8万户、23万人。老城区人均居住面积由不足10平方米,增加到26平方米,新增绿地,林地面积100多万平方米,大部分区域实现集中供水、供电、供暖等。

  鹤壁市还吸引房地产、工业、商业等一大批企业致力于老城区改造。经过6年的改造提升,老城区城市面貌环境明显改善,城市生活水平持续提高,经济发展质量稳步提升,社会和谐稳定不断增强。

  (□王浩奇 张誉耀 整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