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财经 > 美股 > 海外财经 > 正文

字号:  

就业市场硬伤羁绊美联储加息步伐

  • 发布时间:2015-01-16 00:31:11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恒

    美联储2015年启动加息将驱动美元长期走强是当前压倒性的市场判断,经济复苏带来失业率大幅下滑是其核心论据之一。2014年底,美国失业率下滑至5.6%,相比2009年10月10%的峰值水平可谓天渊之别。但笔者认为,亮丽的失业率数据至少存在4个瑕疵,可能掣肘美联储的加息决策。

  一是劳动参与率较低。2014年底,美国劳动年龄人口约2.4903亿,劳动参与率为62.7%,即实际的“经济活动人口”(就业者+失业者)仅为1.5613亿;2007年底,美国劳动力人口约为2.319亿,虽然比2014年底少约1716万,但当时66%的劳动参与率使经济活动人口高达1.531亿,仅比2014年底少约301万。很明显,目前劳动力市场的活跃度与次贷危机全面爆发之前相比仍有较大距离。

  二是非自愿兼职人员较多。2014年底,经季节调整,在美国就业大军中,非自愿兼职(希望获得全职工作但却只能从事兼职)人数约为679万人,该数字虽然比2011年9月927万的历史峰值明显降低,但仍比2007年底462万的数值高约47%。根据美国的统计方法,只要被调查者在调查周内从事了1-34个小时的有薪工作,就算是兼职从业者,因此兼职者的实际收入水平可能非常微薄。大量非自愿兼职者一定程度上美化了失业数据,也说明美国经济创造全职就业岗位的能力仍显不足,如果从就业人口中扣掉非自愿兼职人员,那么2014年底美国的失业率将上升至9.9%。

  三是就业增长极不均衡。如果单纯比较就业人数,美国目前已经超越了危机爆发之前,但这主要功归于劳动力薪酬较低的中低端服务业,同时中低端服务业也是兼职岗位的主要提供者。2014年底,美国非农就业人数较2007年底增长了1.4%,但商品生产领域(如采矿、建筑、制造)的就业人数萎缩了12%,服务业就业人数则扩张了4.0%。除了未受危机影响的教育和保健服务业,服务业中就业岗位增长最快的是休闲和酒店服务业,扩张了9.6%,同时这也是美国服务业中薪资水平最低的行业,而薪资水平最高的信息业和金融业的就业人数则分别萎缩了11.1%和2.5%。

  四是薪资上涨乏力。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2008和2009年美国连续两年陷入负增长,自2010年开始重回增长轨道。在经济的起伏波动中,2007-2010年,美国商品生产类行业的平均时薪上升约11.2%,私人服务业平均时薪上升约10.9%。而2011至2014年,虽然美国经济稳步扩张,但上述两大行业的平均时薪上升幅度则分别降至7.9%和8.2%,经济数据的复苏并未带来薪资水平的同步上涨。此外,若用同期的CPI数据进行修正,2010-2014年上述两大行业的实际平均时薪涨幅分别仅为0.19%和0.46%。

  上述四大问题是美国低失业率水面下的暗流,并导致美国贫富差距进一步增大。2007-2013年,美国5%的最富有家庭收入占比从21.2%上升至22.2%,同期占家庭总数80%的中低收入家庭收入占比从50.3%下滑至49.0%,美国全部家庭的收入基尼系数由0.46上升至0.48。

  有效需求不足是经济危机爆发的重要原因,在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的作用下,提高中低收入人群在社会总收入中的占比是化解有效需求不足,进而促进经济长期稳健发展的必然要求,而美国就业市场却提供了反面证据。从美国经济的长远考虑,刺激投资、增加全职岗位和提高劳动者报酬在社会收入中的比重仍是美国政策制定者的艰巨任务,急于加息未必是上策。特别是,如果美国通胀因原油价格低迷而维持在较低水平,美联储加息的必要性将进一步降低。(作者单位:中国建设银行总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