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8日 星期六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战斗机重组”梦碎 成飞集成部分融资客被爆仓

  • 发布时间:2014-12-22 02:30:54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陈娟娟

  在成飞集成发布重组预案半年多后,4.9万户憧憬着“战斗机重组”的成飞集成股民,等到了一个坏消息。12月13日,成飞集成公告称,由于主管部门国防科工局出具“终止”意见,其与沈飞集团、成飞集团的重组告终。

  “炒股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于牛市停牌,复牌后跌停。”一位股民感叹。上周,重组失败的成飞集成,复牌后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部分冲着重组预期高位买入的股民,受损严重。此前高达13亿元的融资盘,一度危若累卵。据新京报记者了解,一些融资买入的融资客,已经出现了爆仓后被券商强制平仓的情况,沦为“负资产”。

  这些向券商借钱投资成飞集成的股民不承认自己是“赌徒”,而是认为公司在信息披露方面存在欺骗投资者之嫌。

  股民“放声大哭”

  得知重组终止,山东临沂的一位股民说,“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以致车撞到路边石头上。

  12月17日,股民“铁胆”(网名)倒在了成飞集成的办公楼内。最近几日,这家位于成都市的上市公司,接连被多位外地而来的股民堵门。

  据“铁胆”的说法,他在与保安的推搡中倒地。部分在电脑前关注事态发展的股民,更愿意把其倒地解读为“是被气晕的”。

  “几个股民的情绪确实很激动。”一位在现场的人士说,对着成飞集成总经理黄绍浒,有的股民甚至放声大哭了起来。

  股民廖东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向公司管理层提出了“临时停牌、说出真相”等诉求。这些诉求没有获得满足的情况下,股民在成飞集成的大门口打出横幅抗议。

  他们没法不对自己的钱感到担忧。截至12月17日,成飞集成的股票已经连续三个一字跌停,股价从复牌前的54.29元跌到了39.57元。

  股价的巨跌,由12月13日的公告造成。当日晚间,成飞集成发布公告称,已决定终止筹划7个月之久的重大资产重组。

  今年5月19日,成飞集成发布预案称,拟采取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式,向中航工业、华融公司和洪都科技定向发行股份,购买沈飞集团、成飞集团和洪都科技三家公司100%的股权。

  中航工业全称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属国有特大型企业。它是成飞集成的控股股东,直接和间接持有后者52.28%的股权。

  成飞集成的公告显示,此次重组,系由主管部门国防科工局叫停。公告称,中航工业于11月17日收到国防科工局复函国务院国资委的抄送件。

  公开资料显示,国防科工局主要负责组织管理国防科技工业政策、计划的制定和执行等,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管理。

  “抄送件认为,该重组方案实行后,将消除特定领域竞争,形成行业垄断,建议终止此次资产重组。”公告称。

  据此,中航工业称,预计重组方案无法在12月26日成飞集成临时股东大会之前获得主管部门批准,遂建议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很多股民清晰地记得看到重组终止公告后的感受。“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北京的股民赵林回忆。

  另一位山东临沂的股民杜明则称,他得知重组终止的消息时,正在开车,“顿时大脑一片空白”,以致车撞到路边石头上。

  “铁胆”说,他当时感觉,就像自己被谋杀了一样。

  “妖股”中的战斗机

  此次重组给市场的想象力十足。成飞集成的融资余额一路高涨,一度突破20亿元,股价随之暴涨。

  失望有多大,之前的希望和憧憬就有多大。

  重组预案显示,沈飞集团、成飞集团和洪都科技,三家公司的资产预估值高达158.5亿元。彼时,成飞集成的市值仅52亿元。这桩重组也被外界称作“蛇吞象”。

  以三家标的公司的主业来看,此次重组给市场的想象力十足。公开资料显示,成飞集团与沈飞集团是中国两大主要战斗机制造商,沈飞集团先后研发生产过歼6、歼8、歼11、歼15,以及不久前在珠海航展亮相的隐形战机“鹘鹰”(被军迷命名为歼31)等飞机,被誉为“中国歼击机的摇篮”;成飞集团则研发生产过歼7、歼10、枭龙等战斗机。

  洪都科技是为本次重组专门设立的子公司,成立于今年4月,主营业务是空面导弹研制。

  “这次重组太有震撼力了。”赵林回忆,他当时判断,一旦重组成功,“成飞集成的股价,不可限量。”

  今年10月前后,赵林以每股50多元的价格买进成飞集成。“动用了几百万元的资金。”赵林称,其中既有他积攒的大部分积蓄,也有从券商处的融资。

  除了金钱,赵林还对这笔投资付诸了感情。赵说,今年珠海航展,产自沈飞集团的战斗机表演时,他看得“热血沸腾”,一连看了三遍仍不过瘾。后来,他又召集家人集体观看,并向家人宣布,“这就是我投资的公司。”

  “158亿是什么概念?”一位天津的投资者说,暂且不论重组资产是战斗机,“哪怕是装入158亿的咸菜厂,那开盘也必须是涨停板。”今年9月,这位投资者以每股50多元的价格购入1.2万股,其中部分资金系其父母的积蓄。

  “铁胆”则是在今年6月入市。他拿出自有资金20万元,并从券商处融资,累计买入成飞集成1.8万股。

  据报道,一位山东的大户投资者,动用自有资金1300万元、融资资金2200万元,以每股55元的价格,买入成飞集成63万股。

  数据显示,自今年5月重组方案复牌后,成飞集成的融资余额一路高涨。仅用17个交易日,融资余额就从1.1亿飙至10亿元;9月4日,融资余额突破20亿元。

  截至11月17日停牌前,成飞集成的融资余额仍高达13亿元。这一数字是去年制造了“两融第一惨案”的昌九生化的4倍。

  融资资金的助推下,成飞集成的股价出现暴涨。今年5月底复牌时,其股价只有16.67元;今年7月,成飞集成创出71.78元的新高。两个月内暴涨4倍。

  虽然后期股价有所回调,成飞集成入选“年度妖股”之列,毫无悬念。

  部分融资客被爆仓

  跌停板打开后,杜明的账户迅即被券商强制平仓,原来成本为96万元的股票,卖得58万元。

  11月17日,成飞集成突然宣布停牌,理由为“公司于11月17日获悉,国防科工主管部门将于近期对本次重组事项出具批复意见。”

  停牌令股民有些猝不及防。此前一天,成飞集成还连发20多篇公告,涵盖董事会通过重组方案的决议、中介机构的认可意见等。

  赵林原本认为,20余篇公告的发布,意味着“好事将近”。停牌期间,许多投资者到互动易平台上敦促公司公布批复意见的同时,还呼吁尽快复牌,“不要错过了牛市”。

  答案最终在12月13日揭晓。重组终止复牌后,成飞集成的股价连吃三个跌停板。

  “炒股生涯中,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牛市停牌,复牌跌停。”赵林告诉新京报记者,连日来,他晚上无法入睡,“20多年来的积蓄,毁于一旦”。

  上述来自天津的投资者说,股价下跌,他的头发掉得厉害;时至今日,仍不敢把此事告诉家人。

  当股价走到第三个跌停板时,杜明收到了来自券商的通知。券商警告他,须尽快采取措施,维持担保比例大于130%;如果两个交易日内无法补至150%,券商将采取强制平仓措施。

  杜明没有补仓,“实在是没钱了”。12月18日跌停板打开后,杜明的账户迅即被券商强制平仓。据其介绍,他原来成本为96万元的股票,卖得58万元,刚好还上券商的融资。

  12月18日,是“铁胆”倒地后的第二天,他的账户也被强制平仓。“铁胆”账户内的股票被卖出后,倒欠了券商7000块钱。

  在此期间,特别是股民前往成飞集成公司维权后,市场上不乏嘲讽之声。比如,有人批评,成飞集成的股民是一群“赌徒”;亦有声音称,为何股价暴涨四倍时,不见赚了钱的股民“维权”,何况“没有规定说上市公司重组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几位受访的股民,均不认可“赌徒”的说法。一位股民称,他买入成飞集成,意在博取长期的稳定性收益,“否则早就做短线抛掉了”。

  另一位股民的说法是,他的投资风格向来属于稳健性,买入股票前,他分析了大量关于成飞集成的公告和资料;买入股票后,他几乎天天都在关注公司的动向。

  否定自己在操作上存在失误后,这位股民将此次投资失败的原因,归咎为“中了局”。

  大股东也“很失望”

  在成飞集成重组终止两天后,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在《人民日报》刊发了题为《相信市场的力量》的文章。

  无论是在维权现场,还是在股吧和维权QQ群中,部分成飞集成的股民指责,公司在信息披露上存在欺骗投资者之嫌。

  一份由股民写的《举报信》称,按照公司重组终止公告中的说法,中航工业于11月17日就收到了国防科工局建议终止重组的抄送件;而此前11月17日的停牌公告里却写道,国防科工主管部门“将于近期对重组事宜出具批复意见”。

  “这两个时间点是明显冲突的。”赵林称,既然大股东11月17日就收到终止重组的抄送件,那为何没有及时公告?

  11月17日至12月12日停牌期间,多位投资者曾问及主管部门的批复进展,成飞集成均回复,“尚未收到有关部门的批复,无法判断批复意见”,“正积极和主管部门保持沟通,尽力推进重组进展”等。

  12月17日,成飞集成发布了《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该记录显示,前往公司维权的股民,向董事长张剑龙、总经理黄绍浒等人,提出了“为何没有及时公告批复”的问题。

  就此,成飞集成回复,公司不存在知情不报或不及时披露的情况。成飞集成解释称,11月17日大股东中航工业拿到国防科工局的抄送件,“由于文件涉密,经向科工局请示,科工局明确答复,此件待国资委批复后再进行披露”。

  “在此期间,中航工业积极与主管部门沟通汇报,希望能够继续推进重组。虽然进行了多方努力,也无法在股东大会前获得主管部门的同意,重组项目不得不终止。”成飞集成称。

  有投资者提问,公司是否在5月份重组预案披露之前,与主管部门进行过沟通?成飞集成称,此次重组,公司与大股东“依法依规与有关部门进行了沟通”,“通过了国务院国资委预审核后,公司才披露了重组预案”。

  “法规并未规定公司披露重组预案前需要书面征求国防科工局的意见。”成飞集成称。

  同时,《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显示,对国防科工局给出的终止理由——“重组方案实行后,将消除特定领域竞争,形成行业垄断”,成飞集成的大股东中航工业,并不认可。

  中航工业认为,成飞集团和沈飞集团,一直处于同一个控股股东管理之下,“此次重组符合国家相关法规和当前的改革精神,重组后也不会改变这两家公司的管理格局,仍会是两家独立法人实体,且保持适度竞争,不存在行业垄断之说。”

  12月15日,在成飞集成重组终止两天后,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在《人民日报》刊发了题为《相信市场的力量》的文章。

  林左鸣在文中说,作为一家军工企业,在过去较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习惯于听政府的指令,看政府的行政指挥棒”,“随着企业逐渐融入国际市场,市场给予我们的信号正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如果频繁地采取行政手段,不许企业做这个、不许企业搞那个,或者人为规定企业只能往某一方向努力,创新创造的精神就会被压制。”林左鸣称。

  (文中的股民赵林、杜明为化名)

  - 成飞集成重组大事记

  ●2013年12月

  成飞集成公告称,中航工业决定以成飞集成为主体进行重大事项筹划,公司股票自2013年12月24日起停牌。

  ●2014年5月19日

  成飞集成公告称,拟以每股16.60元发行股份购买沈飞集团、成飞集团和洪都科技全部股权。

  ●2014年5月-9月

  复牌后,成飞集成的融资余额一路高涨。

  ●2014年11月17日

  成飞集成董事会发布通知,拟12月26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成飞集成临时停牌,拟披露重大事项。

  ●2014年12月13日

  成飞集成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2014年12月19日

  在经历三个跌停后,当日成飞集成股价收于36.98元。

  - 背景知识

  融资“放大”风险

  融资交易是投资者以资金或证券作为质押,向券商借入资金用于证券买卖,并在约定的期限内偿还借款本金和利息。由于融资交易提供了一定比例的交易杠杆,亏损及收益将进一步放大。

  融资融券交易中,证券公司为保护自身债权,对投资者信用账户的资产负债情况实时监控,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对投资者担保资产执行强制平仓。

  例如,如果证券价格波动导致“维持担保比例”低于“最低维持担保比例”,证券公司将向投资者发送追加担保物通知。投资者如果不能在约定时间内足额追加担保物,证券公司有权对投资者信用账户内资产执行强制平仓。

  □新京报记者 尹聪 北京报道

成飞集成(002190) 详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