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5日 星期三

财经 > 证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号:  

A股的“校园蛋糕”:十余家公司主业与学校有关

  • 发布时间:2014-08-11 03:31:50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陈娟娟

  一些A股上市公司,正在享受着一轮“校园蛋糕”带来的“盛宴”。

  教材、教育软件、校讯通,甚至是学生宿舍,都成为部分公司的主营业务。而这些业务,不啻于一棵“摇钱树”。

  遑论教材垄断发行产生的高利润,一款英语教学软件和一个简单的短信发送客户端,动辄就制造出超过40%的毛利率。

  享受“蛋糕”是有门槛的。国有传媒公司,有政策庇护,拿到了教材的发行权;而民营企业,则通过与学校和老师的“互动”,甚至是返现,打开了学校的大门。

  十余家公司主业与学校有关

  如新华文轩一样,“抱着教材啃食”的上市公司,在A股市场已是屡见不鲜。

  据同花顺统计,目前,主营业务包括教辅教材的上市公司,有凤凰传媒中南传媒长江传媒大地传媒出版传媒皖新传媒中文传媒时代出版等近10家公司。

  在排队的拟IPO企业中,读者传媒最大的主营业务也是代理教辅教材的发行。这颠覆了常人对读者传媒的印象——很多人原本以为,读者传媒仰仗的是《读者》杂志。

  读者传媒招股书显示,读者传媒是甘肃省最大的教材发行代理单位,稳居甘肃省市场首位。

  过去的2013年,读者传媒凭借教辅教材的销售,获得了2.59亿元的收入。而《读者》杂志领衔的期刊,同期销售收入为2.08亿元。

  目标客户同居于校园的上市公司方直科技,主营业务是向学生和家长卖英语、数学等教材配套软件。

  这些软件的主要用途,在于“采用情景教学生动演绎课本内容”。方直科技曾经自夸,它开发的《中小学英语辅助教学光盘》,“得到了广大英语教师、家长和学生的认可。”

  在方直科技上市前的2010年,单靠卖教育软件,方直科技一年赚得营收就达6666万元。

  A股还有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向学生和家长发送短信。拓维信息全通教育的麾下,均有一个叫做“校讯通”的产品。

  “校讯通”的商业模式极为简单——公司将“校讯通”推广到学校,老师利用该系统向家长的手机发送作业等通知;家长需每个月向手机运营商缴纳几元的服务费,公司再从中获得30%-50%不等的分成。

  2011年至2013年,全通教育将近96%的收入,来自于这个简单的商业模式。而自2010年收购一家主营“校讯通”的公司后,“校讯通”便被外界视作拓维信息的重大“亮点”。

  位于武汉的道博股份,则承包了几栋学校的学生公寓。2006年,武汉健坤物业公司被注入到道博股份。

  根据健坤物业与武汉理工大学华夏学院签订的《后勤服务全面合作协议书》,健坤物业每年向入住公寓的学生收取租金,同时在学生食堂提供有偿餐饮服务。

  高回报的校园生意

  这些抢食“校园蛋糕”的公司,都从中获得了可观的收入。

  教材发行的高利润率无需赘言。从上市前一年的数据来看,皖新传媒教材销售的毛利率为43.25%,凤凰传媒的教材业务毛利率为28.38%,中南传媒教辅教材的毛利率为30.86%。

  招股书显示,方直科技的核心产品金太阳教育软件,毛利率更是高达75.55%。它自己称,教育软件的毛利率远高于公司其他产品。

  “校讯通”也堪称一架“印钞机”。拓维信息的2013年年报显示,包含“校讯通”在内的教育服务产品,毛利率为58.48%;去年,全通教育“家校互动信息服务”的毛利率,也达到50.65%。

  道博股份的年报披露,2013年,它通过运营管理学生公寓,收入1207万元,其中的营业成本为638万元,折合毛利率为47.15%。

  不是任何一个企业,都可以加入到抢食“校园蛋糕”的行列。拿下教材发行的上市公司,本身或其实际控制人,均系原来的新华书店或出版社改制而来。

  长期以来,由于受政策保护,新华书店都行政垄断着当地的教材发行。虽然近年来教材招投标制度逐渐推行,但新华书店的强势地位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一个典型案例是,2010年,一家民营企业试图自办发行,自行配送教材到安徽的学校。但随后这一私自行动被当地主管部门叫停。主管部门称,可以在安徽出版发行中小学教材的,只有皖新传媒一家。

  皖新传媒的前身之一,即是安徽省新华书店。

  方直科技的成功,也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抱上了新华书店这根“大腿”。2011年,方直科技曾说,它与部分省市的76家新华书店保持着合作关系。新华书店是其重要的销售终端。

  同时,在上游,方直科技还与老师和学校频繁沟通。它称,其与部分学校和教师建立了产学研联盟关系,还定期协办全国中小学教师优质课技能比赛,“公司产品得到教师、家长和学生的认同后,不会轻易改变”。

  全通教育为鼓励学校和老师采用“校讯通”工具,则使用了返还提成等“公关手段”。新京报记者曾采访获悉,老师登录全通教育的平台,便可以获得“金豆”,而金豆可以被兑换成话费或购物卡。

  招股书显示,2010年至2012年,全通教育实际支付教师劳务支出848万元、829万元和1001万元。

  至于道博股份下属的健坤物业,如何拿到高校学生公寓管理合同的细节,尚无公开报道。但一个细节是,健坤物业原实际控制人刘家清,曾担任华夏学院的校董。

  转型迫在眉睫

  “在相当多局外人看来,新华书店可以凭借自有房产、教材利润和免费政策,高枕无忧,静观市场风云变幻,可如今的新华书店早已不复昔日的荣光。”2012年,一位地级市新华书店的总经理感慨。

  在该总经理看来,新华书店虽以企业的模式在运作,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是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并行体”,而这导致了新华书店处在了两难境地。

  一些出身于新华书店的上市公司正在感受到市场化的冲击。

  2011年,凤凰传媒高管曾担忧,随着教材出版和发行体制改革的深入和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如果公司不能在业务结构优化、培育新利润增长点等方面取得突破,一旦未来在中小学教材投标过程中落标,将失去重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

  由此,近年来,一些国有出版传媒公司开始谋求转型或多元化发展。比如,凤凰传媒开始做数字出版、游戏和影视;除拍摄影视剧以外,时代出版还开始做少儿教育类APP、做收费电视节目,以及打造一个FACEBOOK式的社交平台。

  掘金校园的民营企业,也在转型追逐更大的市场。他们的优势在于,前期累积了大量学生用户资源。方直科技今年正在发力在线教育,其一个优势正是“线下有600万的客户”。

  全通教育和拓维信息,也在向其原本的“校讯通”用户,推广其在线课堂等产品。

  与这些民营企业相比,那些出身“新华书店”系的上市公司,在转型路上常有“贵人相助”。

  比如,凤凰传媒公开表示,政府在与其合作时,会给予很大的优惠,“建设文化地产的过程中,政府补贴力度相当大”,“同样一块地,拿下来的成本可能只有别人的五分之一”。

  去年的年报中,长江传媒称,其转型升级获得政府强力支持,当年获各种项目扶持资金4000万元。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