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30日 星期五

财经 > 港股 > 港股公司 > 正文

字号:  

账面浮亏却坚持留守 生命人寿赌上佳兆业前途未卜

  • 发布时间:2015-02-11 07:58:00  来源:新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刘小菲

  一场地产风波并未吓跑胆大的机构投资者。融创中国宣布入主佳兆业,生命人寿尽管账面已有浮亏,却未转让其所持有的佳兆业股份,而是选择留守。

  2月6日晚间,融创中国与佳兆业集团发布联合公告,融创中国以45.52亿港元的总价收购佳兆业49.25%的股权。而佳兆业的第二大股东生命人寿已经向融创中国提出不可撤销承诺,生命人寿将不接受本次要约收购,保留佳兆业29.96%的股份。

  在佳兆业事件中,生命人寿的“踩雷”引发了险企投资资金的讨论。

  在资本市场上,不断抢筹的生命人寿,已与安邦保险等公司被贴上了“资产驱动负债”的标签。随着投资渠道不断松绑等政策利好,这类保险公司通过加大投资,做大资产来反哺承保业务的发展。

  这种另类的模式,在多数人看来稍微激进,不可取。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条新路未尝不可,但风险更不可控,对投资和风控提出更高的要求。

  留守佳兆业“赌”股价反弹

  佳兆业违约事件发酵之时,曾被寄予厚望的新晋单一大股东生命人寿(现已更名为“富德生命人寿”)并未见出手相救。而在融创中国接盘后,也并未转让其所持有的股份,选择留守佳兆业。

  2月6日晚间,融创中国与佳兆业集团发布联合公告,融创中国以平均价1.8港元/股,购入佳兆业25.29亿股股份,占公司49.25%股权,耗资为45.52亿港元。接下来,融创中国将对佳兆业集团提出要约收购。但公告显示,佳兆业的第二大股东生命人寿已表示不接受本次要约收购,保留佳兆业29.96%的股份。

  在之前账面已有所亏损的情况下,生命人寿并未在融创中国进入后全身而退,而是选择留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记者就此询问生命人寿,但截至发稿时,生命人寿官方并未给予回复。

  中原地产分析师张大伟认为,融创中国的收购价格非常低,收购价较佳兆业停牌前的价格溢价13.2%。如果这个时候,生命人寿出让,就是割肉离场,损失将会比较惨重。留下来还是想要赌一把融创中国接盘之后佳兆业的股价升值空间。

  根据港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从2013年10月至2014年12月,生命人寿对佳兆业有13笔增持记录,每次均以2港元以上价位增持,均价约为2.51港元每股。若以停牌前一个交易日即去年12月24日的收盘价1.59港元每股来算,生命人寿已账面浮亏超过10亿港元。

  若此次交易完成,郭氏家族将清空所有佳兆业股份,融创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而刚刚晋升为单一大股东的生命人寿将成为第二大股东。

  面对账面亏损,一位接近生命人寿的人士表示,前段时间事件影响比较大的时候,佳兆业股票跌得比较厉害,生命人寿的投资只能说有浮亏,但是不到最后也不好说结果。从现在来看,之前的确风险比较大,但是融创中国进来以后正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张大伟认为,佳兆业此前遇到的主要问题是深圳项目被锁以及原来的大股东被指涉贪,所以资产一旦解禁,股价大幅反弹可以预期。

  从目前来看,生命人寿的“赌博”是输是赢还难说。佳兆业2月9日复牌,复牌后股价一度大幅反弹超30%,最高达2.09港元,最终报收1.87港元,涨幅17.61%。昨日,下跌4.28%,收于1.79港元。

  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

  生命人寿首次出现在佳兆业前十大股东名单是在2013年10月,随后,生命人寿通过二级市场不断增持。

  最近一次增持是在去年12月3日。佳兆业大股东郭氏兄弟以每股2.898港元的价格向生命人寿全资附属公司富德资源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转让5.755亿股,约相当于已发行股本的11.21%。股份转让完成后,生命人寿系累计持股增至约29.96%,逼近要约收购临界点,成为佳兆业单一最大股东,公司第二大股东。12月10日晚间,生命人寿代表叶列理出任佳兆业执行董事及董事会联席主席,雷富贵出任执行董事。

  张大伟认为,之前生命人寿有可能是想全盘收购,或是以增持控股,但融创进入之后,只是财务投资者的角色。

  事实上,佳兆业仅仅是生命人寿,甚至险资投资的一个缩影。生命人寿在资本市场上动作频频。

  除了佳兆业外,目前生命人寿还是房企金地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此外,生命人寿还持有包括农产品招商银行五粮液中煤能源北京文化等股票。

  仅从生命人寿增持举牌的地产股来看,生命人寿这13次增持佳兆业共耗资约24亿港元。此外,据初步估算,生命人寿增持金地集团耗资约60亿元。

  据上述接近生命人寿的人士透露,今年生命人寿也在转型,不会消耗很大的精力去涉及地产行业的投资。转型的方向主要是完善金融板块,今年在银行、信托等方面的收购将会有一点动作。

  数据显示,2013年生命人寿保费收入为222.43亿元,在中资险企中排在第九位。生命人寿2013年度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均为偏重理财型的分红险,这五款产品去年保费收入为142.24亿元,占2013年保费收入的64%。而保监会最新公布的2014年保费收入显示,生命人寿以367.11亿元的保费收入,保持第九的位置。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认为,这类型的保险公司在发展过程中往往会选择投资型的保险产品,现金为王,先把钱圈进来,有现金流就行。但是有个前提就是投资不能亏损。

  资产驱动负债是福是祸?

  在佳兆业违约事件出来后,尽管生命人寿一直保持沉默,但这也不影响业内关于险企投资激进的议论。

  在传统观点中,保险公司的首要义务是保障风险,因而市场上大多数保险公司走的是一条“负债驱动投资”的道路,即根据承保端的收入和风险来决定投资方向,只要投资收益能够覆盖负债,投资即可视为成功。

  随着保险资金投资渠道的不断放宽,保险资金比以往更为活跃。继2013年险资投资13项新政下发以来,2014年监管层接连发布多条投资松绑政策,先后对保险资金投资创业板、创业板基金、优先股等放闸,这不仅被业界认为是鼓励险资入市,更是为扩宽险资投资渠道铺路。

  中国人寿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缪建民曾撰文指出,资产市场的变化比负债市场的变化要快且剧烈,被动地寻找资产匹配既有负债是困难的。因此,保险企业应积极尝试适应资产市场的实际情况来设计负债,即资产驱动型产品。

  在业内,安邦称得上是走“资产驱动负债”新路的代表企业。保监会统计显示,2014年安邦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为528.88亿元,较2013年同比增速约3766.08%,同比增速居行业第一,在中资险企的排名由2013年的第28位升至2014年的第8位。过去一年,安邦连续在资本市场上增持招商、民生银行,通过投资迅速做大规模。

  同样在资本市场活跃的生命人寿也属于这类保险公司。

  “这类型的公司,主要的收益在投资上,风险也主要来自于投资。相对于保障型保险主要受死亡风险制约来说,投资风险更不可控。因为相比死亡风险的大数据支持,投资市场几乎没有规律可循。”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前述业内人士认为,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房地产的风险太大了,虽然很多险企是通过股权投资房地产,但是很多房地产公司资本实力基本都是摊在房地产项目上,所以风险相对而言就更集中一些。相对而言,金控集团的布局风险要小一些。

  对于“资产驱动负债”的保险公司,也有不少人士认为,现在还暂无定论,并不排除会走出一条成功新路。但是给消费者承诺了高收益,对保险公司的投资管理能力和风险管控的要求也相对提高。一旦个别风险积聚并爆发,不仅这些公司无法保全自身,也会对消费者带来伤害。

  在保险业倡导保险回归保障的今天,这种“投资反哺承保”的另类模式并不被多数人所认可。也有不同观点认为,寿险市场7-8年才能盈利的大趋势下,选择这条道路不无道理,但风险更不可控。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