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18日 星期二

财经 > 港股 > 港股公司 > 正文

字号:  

凤凰医疗改制煤炭总医院遇阻 “改制”陷舆论漩涡

  • 发布时间:2015-01-26 07:01:0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张恒

    凤凰医疗与煤炭总医院因“改制”二字而陷入舆论的漩涡中。

  1月6日,在中国香港上市的凤凰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国家安监总局及中信信托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共建框架协议。据此,订约方同意设立合营公司中安康医疗产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拟定合作共建初期,合营公司将对安监总局下属的北京煤炭总医院及职业安全卫生研究中心石龙医院实施资产改制。

  作为“民营医院第一股”,凤凰医疗2013年赴港上市。春风得意的凤凰医疗没想到的是,这一协议却遭到了来自煤炭总医院内部员工的反对。“内部员工反对的声音很大,目前院里已经安排医生分批赴改制的医院进行参观考察。”煤炭总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但上述协议并不具备约束性,因此最终结果会是怎样,谁也无法现在就做出判断。

  “煤炭总医院的上级部门是国家安监总局,目前根据指示,在最终的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能向外披露任何信息”。煤炭总医院党委宣传处处长杨进对记者表示。

  发展遭遇瓶颈

  煤炭总医院于1987年经原国家计委批准兴建,1993年正式落成开诊,1996年4月份由原煤炭部确立为全国煤炭行业医疗卫生中心和基地,后由于机构改革归属于国家安监总局领导。1998年6月份北京市卫生局批复为三级综合医院,1999年通过评审确立为三级合格医院。

  煤炭总医院改制的背后与其发展遇到的瓶颈有着密切的关系。记者发现,煤炭总医院的面积并不大。这里的车辆进进出出,医院大门口的交通并不顺利。门诊部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但却不宽敞。这并不符合人们对黄金地段医院的印象。

  从地理位置上看,煤炭总医院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南里29号,占地面积1.8万平米,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编制床位515张,开放509张。据了解,目前年门诊量超过80万人次,年住院人数超过1.2万人次,收入接近8亿元。但这跟同样位于三环的医院相比,这个规模、就诊人数、住院人数以及收入并不算多。同在三环地区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占地面积7.65万平方米,医疗用房20.55万平方米。固定资产17亿元,全年医院收入近40亿元。“煤炭总医院位于北三环附近,但相比其他同地理位置的医院动辄超10万平方米以上建筑面积相比,煤炭总医院的规模相对较小,这也限制了医院的发展”。

  据了解,政府给医院的财政投入大约只占医院运营的10%左右,90%的收入是必须靠医院服务收费获得。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表示,煤炭总医院寻求外部资本的支持,也符合当下国家的政策趋势。

  1月6日,凤凰医疗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国家安监总局以及中信信托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共建框架协议。据此,订约双方同意设立合营公司,拟依托安监总局系统内医疗机构和疗养设施,在北京市和中国其他地区建立可为安监总局员工及社会城镇居民提供一般医疗、医养及救护服务的“医养护”医疗网络。合营公司计划注册资本10亿元,待合营公司成立后,合营公司将由凤凰医疗、安监总局及中信信托分别拥有35%、40%及25%。

  据凤凰医疗介绍,于拟定合作共建初期,合营公司将对安监总局下属的在中国北京的煤炭总医院及职业安全卫生研究中心石龙医院实施资产改制,并以公私合营关系下的“重组—运营—移交”(PPP-ROT)模式与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进行合作共建。

  基于已协定的权益持有比例,安监总局将透过煤炭总医院以煤炭总医院资产值的90%对合营公司注资;而公司及中信信托将对合营公司进行现金注资,金额按彼等的权益持有比例及煤炭总医院的实际注资额为基准计算。

  遭遇院内人员抵制

  对于这项合作,各方似乎都能满足自身发展的利益。

  据拟定合作共建安排,合营公司将对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承担全部资本投入义务。所投入资本拟用于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的改造建设及运营管理。合营公司将对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签署独立运营管理协议,当中将载明有关合营公司提供医院管理服务及收取管理费用的条款。合营公司拟对煤炭总医院的现有设施进行改造扩建,拟两年内将煤炭总医院运营床位增至700张,并于三年内在北京市朝阳区内建设煤炭总医院新分院,可提供约800张运营床位。

  对于凤凰医疗来说,通过拟定的合作共建,煤炭总医院及石龙医院将被纳入公司的集团化运营管理,这将进一步拓展公司在北京的医院管理网络,预计2015年公司的管理床位将约达1000张,于2015年至2017年通过新建及扩建另增加管理床位1000张。

  不过,上述协议仍有待有关政府主管部门进行有关官方审批。但在就上述协议公布之后,令各方没有意料的是,更大的阻力则来自煤炭总医院的内部。

  在医院改制的消息传出后,煤炭总医院医护人员反对改制的消息便流传于网络。“内部反对的人挺多的,但目前还没有签订具体的合同,我们也不方便说话”。一位医护人员告诉记者。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另外一位煤炭总医院医护人员向记者表示,现在很多企业都在改制,这是一个趋势。而煤炭总医院能否改制成功还很难说清楚。但也有部分员工对于此事并不愿意多表态,“现在文件还没有具体签署下来”。

  对于医护人员的反对,煤炭总医院党委宣传处处长部杨进向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声音多元化的时代,医院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

  尽管遭到了来自院内医护人员的反对,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关部门仍在不懈地推进医院改制,试图“曲线救国”。据了解,煤炭总医院已经分批派医生去考察别家改制医院的情况。

  “这些医生能否代表整个医护队伍人员的利益?”一位医护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医院的情况还是不错的,他不了解为何要引入外界资本。他对于此事更多的是观望态度。

  动了谁的奶酪

  外界不乏公立医院改制成功的案例。不过,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煤炭总医院改制遭遇到阻力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是国内目前医院改制常常遇到的问题,那就是来自医护人员的反对,如何协调好他们的利益,也是成败的关键原因。

  在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看来,如果解决不好医院一线员工的利益归属问题,那么医院的改制将很难推进。但从凤凰医疗参与煤炭总医院改制的方式来看,凤凰医疗的盈利模式将冲击医生“原有的盈利模式”。

  凤凰医疗2013年年报显示,主要通过三种方式从集团的医院及诊所网络获取收益:健宫医院及北京益生的综合医院服务;管理IOT医院及诊所并收取管理费的医院管理服务;主要为本集团的医院及诊所网络提供药品、医疗器械及医用耗材的供应链业务。其中综合医院服务收入达到4.7亿元,占凤凰医疗2013年收入的53%;医院管理服务费4080万元,占凤凰医疗2013年收入的4.6%;供应链业务收入4.797亿元,占2013年收入的42.4%。

  而史立臣认为,凤凰医疗的供应链业务则更有可能威胁到医生的利益。“医生可以在医院购买药品、医疗器械和耗材过程中获得灰色收入,但在医院改制之后,这部分收入可能就不存在了”。

  此外,凤凰医疗等资本介入医院之后能给予医院多大的支持,这是医生们所担心的。如果医院的软硬件设施没有提升,就诊量就不会有大幅提高,医生的收入也不会有变化。“这是医院和医生不愿意看到的。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凤凰医疗等相关方并没有对医护人员的利益作出承诺。”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对于此事,《证券日报》记者联系凤凰医疗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回复。但一位接近凤凰医疗的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与煤炭总医院的合作还没有落地,此时公司不方便向外披露信息。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