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6月28日 星期二

财经 > 证券 > 大盘分析 > 正文

字号:  

阿琪:行情或从反弹季转入震荡季

  • 发布时间:2015-11-23 07:13:08  来源:新华网  作者:阿琪  责任编辑:杨菲

  我们前期分析提示,四季度是A股的“反弹季”,但四季度的反弹主要体现在10月和11月,进入12月份后的市场,将会受到各种年终因素的侵扰而再度复杂起来。年终干扰因素包括美元12月份加息预期强化,企业投资者年终赎回与机构投资者年终结账、年终做账因素或导致市场利率年末翘尾,随着企业财务年度的结束,传统产业股面临财务报表压力、新兴产也业面临成长性成色检验的压力。同时,28家按照“老规矩”发行的新股需要在年末之前一个多月时间内发行完毕,必定对市场存量资金形成扰动。

  此外,我们前期分析,10-11月份的反弹已经进入自6月份灾害性下跌以来的综合持股成本区,绝大多数股票均已进入“解套区”,必然需要通过反复换手震荡来消化。技术上,创业板已经临近6月份高位下跌以来的半分位,相对弱势的上证综指也已临近0.382的反弹阻力位。更主要的是,经过秋季反弹之后,A股又回到了相当“不便宜”阶段,以上诸多因素决定了A股正在从反弹季转入震荡季。

  明年的确定性因素和不确定因素

  时近年末,市场各路投研机构又开始了“吃面”——通过宏观面、政策面、市场面来预期明年的市场形势,尽管实证表明这些预期的可靠性并不高,因为市场最大的魅力是超预期,但这个一年一度的“道场”还是要做的。

  关于明年的预期,我们更注重预期中的确定性因素和超预期这两个维度。2016年市场的可确定性因素是:第一,我国宏观经济形势仍处于过剩产能去化周期、外围经济疲弱期、内部结构转型缓慢期、政策边际效用下降期,整体经济形势仍处于趋势性的缓降期;GDP是6.8还是6.7并无差异,也无实质意义。基于2015年下半年财政刺激性政策、货币宽松性政策的滞后效应,以及“十三五”规划落地的作用,明年经济上半年好于下半年;第二,2016年仍处于资本从虚、无风险收益继续走低、宽松环境继续的叠加期,社会流动性充裕与资产配置荒的矛盾仍继续存在;第三,结构转型的深化与“双创”的继续强化不会变,传统产业尤其是重资产传统行业仍将继续走弱,但在PPI趟底中股市中的传统产业有脉冲,市场机会依然会聚焦于新兴成长的“挖宝”;第四,改革进入“砸墙期”,一砸地方政府不作为的墙;二砸既得利益者固守的墙。2016年改革红利还难见规模效应,改革仍未趟过深水区,2015年所谓的“改革牛”只是个主题驱动的“憧憬牛”,2016年即使还有“改革牛”也仍是憧憬牛,还难以这么快见到“红利牛”。

  2016年市场的不确定因素或者超预期因素是:1、我们不认为2016年人民币贬值压力如目前市场预期的那么大。一方面人民币汇率是主要绑定和对标美元的汇率政策;另一方面2016年美元加息后美国经济复苏动力减弱,对人民币汇率和资本流出存在此消彼长的对冲因素;再一方面,人民币在加入SDR前后有必要保持相对的稳定才能取得更好的国际地位;还有,中国经济相对于除美国之外的其他经济体仍具有比较性优势。因此,我们预期2016年人民币只存在2-3%左右的贬值空间,因此对国内资本市场影响不大;2、2016年可能出现的局部性金融风险尽管不如2015年股灾那么大,但风险点比2015年多。主要来自于僵尸型企业(行业)的债务风险、部分地方性银行的坏账风险、三四线城市的融资平台破产、P2P融资平台流动性风险扩大。此外,近几年上市公司“追时髦”大量跨界并购的项目经过大浪淘沙之后,也将进入“不达预期”的风险暴露期和坏账暴露期。

  利用震荡获取收益

  我们认为,经过2015年三季度灾害性下跌后,2016年的A股市场仍将处于一个市场新生态的重建期。期间,《证券法》修订后的颁布、IPO注册制的落地、新三板分层、深港通与沪伦通的推出、期权业务开展、期指等衍生品交易制度的重修、市场杠杆率的重修、“打新”规则的改变、金融机构更紧密的混业经营趋势等,使得未来几年资本市场的生态环境将发生重大变化。处于生态重建期的市场不具有大的趋势性机会,生态重建一般以震荡和收敛为主要特征。因此,整体来看,2016的A股市场变化虽然没有2015年那么剧烈,但市场环境将更为复杂,机会与风险并存;虽然刺激性没有2015年那么强,但对投资者的投资策略和交易行为提出了更高要求。

  对于后阶段行情,我们建议积极运用“震荡出效益”的交易性策略,主题方向上我们依然建议关注含权次新股,同时遵循岁末年初行情的运行规律:11-12月份是布局期、1月份是休整与分化期、2-3月份是热度炒作期。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