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1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李锦:国企改革带来新“下海”潮

  • 发布时间:2015-09-15 02:31:11  来源:新京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9月13日,酝酿近两年的新一轮国企改革顶层设计终于面世。14日,国新办举办吹风会,再次对国企改革的工作重点进行了阐述。昨日,新京报专访国资问题研究专家、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就《指导意见》进行了解读。

  李锦认为,职业经理人制度的实行,预示着国企国资在人事管理制度上的重大变革。一旦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现有的国资监管、考核、聘用、薪酬、激励等众多受现行体制限制的改革瓶颈,都将迎来市场化的革命性突破。

  此前,李锦曾在8月18日新京报刊登的《李锦:“国企分类”改革大局已定》中表示,国企领导人同时承担“企业家”和“党政官员”的双重角色,同时还可以规避两种角色的风险,这种既“当官”又“挣钱”的角色混淆是极大的不公平。

  体制内行政级别与体制外高薪不能兼得

  新京报:《指导意见》提出,国有企业在选人用人方面将更加市场化,是否曾经的“编制”将弱化,出现新一轮“下海”潮?

  李锦:此次文件强调了很多关于人事通道、职业经理人市场化选聘等议题。经营权放开。在经过试点以后,可能会从2017年之后逐步出现新一轮“下海”潮(记者注:脱离编制、或从体系内变为体系外)。

  新京报:从十八届三中全会一直到本次顶层设计都在强调的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会对国有企业人事制度带来哪些影响?

  李锦:职业经理人制度的实行,预示着国企国资在人事管理制度上的重大变革。一旦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现有的国资监管、考核、聘用、薪酬、激励等众多受现行体制限制的改革瓶颈,都将迎来市场化的革命性突破。目前,我国职业经理人制度正在探索之中,如果在2020年建立起来,将是国企改革一个重大成果。

  新京报:从今年年初,央企高管限薪正式实行,收入确实比从前少了不少。此次《指导意见》对于薪酬再次加以强调。“对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实行与选任方式相匹配、与企业功能性质相适应、与经营业绩相挂钩的差异化薪酬分配办法。”新一轮改革将对国企管理者的收入产生哪些影响?

  李锦:这里提出在匹配、适应与挂钩的三种形态。用人制度改革可以有效激发国企经营者的积极性:组织任命的出资人代表——包括董事会、监事会成员,有相应的行政级别应该拿政府规定的报酬;由董事会从市场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包括总经理在内可以拿市场化的薪水。

  改革的目的,就是要防止国企高管既享受体制内的行政级别,又拿体制外的高薪。要力争通过3到5年的时间,使绝大部分国企都按照职业经理人制度选聘负责人,用市场化的考核来制定相应的薪酬。到那时,职业经理人的薪酬比行政任命的董事、监事高出数倍,也是很自然的事。

  监管者更多是裁判员,而不再是领队

  新京报:《实施意见》提出后,预计将会在哪些环节最先有所反馈?

  李锦:其一,政府部门直接经营企业的风刹住了,向管资本过渡,发出的红头文件会减少。其二,投资经营公司的试点加快,限制政府的公共管理权力直接介入企业经营。企业出现重新选择投资经营公司的动荡。其三,国企对内的改革试点也将进一步扩大与深化,包括构建更加完善的现代管理制度,职业经理人的市场化选聘和员工持股试点将扩大;其四,国企重组浪潮出现,不仅国内市场上的兼并重组加速,多项政策倾斜将助力国有企业海外布局。其五,混合所有制联姻现象加快。商业类国企将进一步向民企等多种所有制资本敞开大门,出现双向进入状况。其六,企业整体上市将提速,同时还将提高国有资产证券化率。其七,资本市场向实体经济加快转移。

  新京报:我国国企数量多,覆盖面广泛,在《实施意见》具体实施上会有差别吗?

  李锦:这是值得关注的,地方国企的改革任务和央企的改革任务不大一样。地方国企改革要和地方债务的化解、投融资平台的清理、财税体制等很多问题结合起来。而整个国企改革将会有力推动保增长、转方式、调结构、保稳定,为经济与社会发展带来新的希望。

  新京报:政府监管从具体人事项目管理中抽离,其职能具体会如何转变?

  李锦:以“管资本为主”是国资监管思维的一大变化和进步,表明国有资产监管机构将更多扮演“裁判员”的角色,而不是“领队”的角色,不再过多干预企业经营的事务。在此次改革之后,国资委很多原有职能被剥离,包括干部考核、企业预算、项目人事管理、业务学习等。

  新京报:《指导意见》提到,将依法应由企业自主经营决策的事项归位于企业,将延伸到子企业的管理事项原则上归位于一级企业,将配合承担的公共管理职能归位于相关政府部门和单位。是什么意思?

  李锦:“三归位”讲得非常具体、到位。这三件事国资委不管了,由谁来管,也讲得很清楚。

  国企重组,强强联合将是重要特征

  新京报:从南北车开始的央企重组,曾让资本市场上演热捧,也有“腰斩”。国企改革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强烈,其资本化程度的提高也被列入《指导意见》。今后,国企重组的重点有哪些?

  李锦:国企重组的重点是向优势企业、重要行业、关键领域流动,强强联合将是重要特征。在重组中鼓励运用混合所有制的经济形式,尤其是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中,加快培养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公司。

  新京报:如何确定国资价值?怎样才不算流失?

  李锦:在证券与产权交易中,要以市场公允价格进行,不能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而变现的资本用于更需要的地方。

  新京报:本轮改革鼓励国企整体上市。是否资本市场将迎来整体上市潮?

  李锦:国有资本证券化是一个方向。可以预期的是,大量优势资产将有望通过多种形式逐步注入上市公司中,新一轮重塑上市公司价值将开启,这也是国资改革的重要一步。如果整体上市,国有资本有几十个亿的资本进入股市的空间,将来对资本市场会形成很大的冲击。

  当前很多大型国企上市的多是核心优良资产,没有上市的资产往往存在很多历史遗留问题,集团公司基本上没有改制,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都是二级公司或三级公司,为适应上市要求,采取资产包装上市的办法,人为制造了大量的关联交易。提出集团公司整体上市,就可能从根本上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减少关联交易,也有利于资本市场的规范。推进集团改制,意义重大,是一个突破。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赵嘉妮 李媛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