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7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一带一路”海外投资:阿联酋风险最低 伊朗高危

  • 发布时间:2015-07-17 10:53: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民生宏观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从新疆出发,抵达波斯湾、地中海沿岸和阿拉伯半岛,主要涉及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以及西亚伊朗、土耳其等国。

  这里是世界石油宝库,是全球最重要的能源输出地,但同时也是军事、文化、宗教最为复杂的地方。

  从经济风险、政治风险、社会风险、大国博弈风险、对华关系风险五个方面综合评价看,阿联酋投资风险最低,而伊朗成投资高危警区。

  对中国投资者而言,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以色列以及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合作幸福指数较高,油气、基建投资合作将先试先行,其中和以色列合作将另辟蹊径,以高科技产业为上。

  纵观中亚西亚国家的经济现状, 能源和矿产资源丰富,兵家必争之地。 中亚的油气资源丰富,矿藏种类繁多、储量大,其中哈萨克斯坦的铬铁矿探明储量居世界第三,乌兹别克斯坦的天然气、黄金和铀矿开采量分别居世界第11、9、5位,塔吉克斯坦的铅、锌矿储量以及土库曼斯坦的石油、天然气储量均居世界前列。西亚号称“世界石油宝库”,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丰富、产量最大、出口量最多的地区,所产石油90%以上供出口,主要出口到美国、西欧和日本,其中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伊朗分别是我国第一、第三、第五大原油供应商。中亚和西亚不仅是全球重要的能源输出国,还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要道,西亚的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是沟通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通纽带,战略地位十分显要。

  但同时,油气矿产的开采加工砥柱中流,亟需经济结构调整。 基础设施不完善,也使得经济发展遇掣肘。

  从 中西亚地区的国家风险来看, 经济基础风险普遍较低,科威特、阿曼约旦等国的债务风险较大,而 政治脆弱性和不确定性明显,地缘政治风险加剧,同时, 教育、宗教极端主义、毒品等社会风险突出;而 大国博弈中,俄、美、欧盟“三足鼎立”,中西亚地区在夹缝中生存。

  中国与中西亚国家要实现互利共赢,首先在贸易上, 哈萨克和海合会的贸易量较大,工业制成品、能源、矿产品为贸易主角;投资角度而言, 石油输出国成重要投资目的地,能源、基建投资合作不断深化;而在 文化层面,阿联酋、科威特与中国文化较接近,土耳其等与中国文化差异较大,从政治角度上, 中以、中哈高层领导频繁互访,建立战略性友好关系。

  民生证券宏观团队分析认为, “一带一路”之风愈演愈烈,但是投资者更需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在众多风口中辨得清方向:

  (一)阿联酋风险最低夺魁首,伊朗成投资高危警区

  自中国倡导“一带一路”战略以来,中西亚国家与中国企业在能源、基建等领域加强投资合作,在给中国企业带来机遇的同时,也增加了风险。本文借鉴英国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EIU)“中国海外投资指数” ,并结合上述对中西亚地区的经济状况、偿债能力、社会政治风险、大国博弈风险、以及对华关系等,对“一带一路”之中西亚地区16个重要合作国家的经济风险、政治风险、社会风险、大国博弈风险和对华关系分别进行量化,具体结果如下:

  阿联酋风险最低,伊朗处于投资高危警区。从总体排名看,阿联酋凭借较好的投资机遇和较低的投资风险,成为中西亚地区风险最低的国家,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科威特、以色列紧随其后。具体来看,阿联酋因丰富的能源、较低的社会政治风险以及与中国密切的经贸合作而夺得魁首,沙特阿拉伯因市场规模大、自然资源丰富、营商环境便利程度较高成为第二风险低的国家,而伊朗却因较高的社会政治风险、以及与美国抗衡的大国博弈风险处于中国海外投资风险的高危区。

  中亚:哈萨克风险较低,其他国家的风险普遍较高。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地区风险最小的国家,这主要得益于哈萨克斯坦较大的经济规模、国内政治的稳定、与中国良好的经贸关系等因素。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而且由于战略地位优势成为大国相争的地区之一,地缘政治风险较大,因此投资机遇相对较少,投资风险相对大一些。

  西亚:“海合会”成员国成中国海外投资风险避风港。海合会成员国—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科威特不仅能源丰富,而且投资开放程度较高,与中国的经贸往来密切,总体风险较低。而沙特阿拉伯国内面临青年失业率高、什叶派少数群族反抗等不稳定性,国际上的邻国动荡与战略、与伊朗的对抗敌视等地缘政治风险高企,也值得中国进行海外投资的企业提高警惕。

   (二)沐“一带一路”春风,油气、基建投资合作先行

  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为中亚、西亚国家的经济结构调整、传统产业升级、经济多元化提供了机遇,基础设施的完善又是一国经济调整的基石,因此,基础设施建设和能源开发建设无疑成为中国与中亚、西亚国家合作的重要领域。根据上述对中亚-西亚国家的国家风险研究,我们认为风险较低的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以色列未来与中国投资合作领域主要集中在能源、基建和高科技领域。

  1.阿联酋: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合作先行

  合作幸福指数:★★★★

  在当前国际油价低迷背景下,阿联酋力图加快经济多元化,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并搭上“一带一路”快车,与中国加强投资合作,实现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升级改造。2020年世博会将在迪拜举办,预计迪拜世博会的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的公共和私营总投资约183亿美元,未来迪拜世博会的交通、通讯、建筑类项目的对外承包量将大幅增长。这为中国基建企业“走出去”提供了良好契机。

  可合作企业:中国建筑公司、中工国际中国铁建中材国际、华为阿联酋分公司、中兴阿联酋分公司等

  2.沙特阿拉伯:油气开发和铁路建设投资合作前景广阔

  合作幸福指数:★★★

  沙特是我国最具有增长潜力的海外承建市场之一,并在油气和基建投资合作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油气方面,中石化集团与沙特阿美公司组建中沙天然气公司,已投资沙特的红海炼厂、沙特B块天然气勘探开发等项目。铁路建设方面,沙特政府计划在2013年至2023年投资450亿美元建设全国铁路网,包括沙特大陆桥连线、南北线等6条铁路干线,全长约7000公里。中国企业在沙特承建过麦加轻轨铁路等交通建设项目,具有技术和成本竞争力,是沙特铁路建设的良好合作伙伴之一。

  可合作企业:中石化国际石油工程公司、中国铁建、中国港湾、中铁十八局集团、中国中材国际、中国土木工程集团等

  3.卡塔尔:路桥、铁路、电信等基建合作可能性最大

  合作幸福指数:★★★★

  2014年11月,中国与卡塔尔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将扩大在基础设施建设、高科技领域,特别是交通、路桥、铁路、电信等方面多种形式的互利合作,并且卡塔尔鼓励可实现最有效利用本国现有原材料的项目,再加上中国企业承建过卡塔尔东西走廊、岸桥场桥、梅塞伊德天然气工业园等基建项目,更加深化了中国与卡塔尔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合作。

  可合作企业:中国水电建设集团、中国港湾建设公司、华为技术公司、中国建筑工程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等

  4.以色列:另辟蹊径,高科技产业为上

  合作幸福指数:★★★★

  与油气资源丰富的西亚国家不同,以色列的能源、矿产并不算丰富,但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处于世界前列,因此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和技术创新企业一向是外企投资重点。外资企业对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投资占外商总投资的65%,这主要得益于以色列的高科技水平、高劳动力素质、以及政府对工业研发、技术创新型领域的外企投资鼓励。因此外商特别适合投资高科技产业,尤其是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

  可合作企业:百度、华为技术公司、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公司、航天科技

  (报告作者系民生证券研究院咨询部 张媛、伍艳艳、田铭)

一带一路 详细

涨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
1 易华录 34.11 5.96%
2 杰赛科技 16.88 4.20%
3 山东路桥 6.35 4.10%
4 敦煌种业 7.78 3.87%
5 三一重工 8.16 3.82%

跌幅榜 更多

排名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
1 中洲控股 15.08 -4.13%
2 晨鸣纸业 16.82 -3.67%
3 珠海港 8.84 -2.64%
4 中工国际 15.74 -2.42%
5 北方国际 17.32 -2.31%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