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立夏之时想娘亲

  • 发布时间:2015-06-03 10:29:43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今年的立夏,似乎来得特别早。清晨,我还要在睡梦中,值班的爱人便打来电话,嘱咐我一人在家,别忘了煮几只鸡蛋。

  立夏时兴煮蛋吃,从我记事起,这就是一个雷打不动的规矩,这个习惯年年岁岁由妈妈沿袭着。婚后,这事由婆婆张罗,根本不用我操心。有儿子后,为了不让孩子失落,每年立夏,我便早早买来鸡蛋、鹅蛋等。今年,儿子外出读书,恰逢他们父子俩都不在家。立夏,就似乎与我隔着一段悠长的岁月。

  还记得小时候,我特喜欢吃煮蛋,每年的立夏,我们兄妹可是眼巴巴地盼着哩。那时,家里兄妹七人,人口多,过的都是粗茶淡饭的日子。有了鸡蛋,大多时间,被妈妈拿到供销社兑换酱油、盐等日用品,家里是舍不得吃的。只有到孩子们生日或家里来客人时,妈妈才会蒸鸡蛋,或是韭菜炒鸡蛋。当然,每年的立夏,我们兄妹可以一次过够瘾,吃上几只鸡蛋。立夏这天,我们会天不亮就起床,催妈妈快点煮鸡蛋,然后在小小的洼港村里,呼朋引伴,比谁妈妈给煮的蛋大。当年,稍微舍得和富庶的人家,会给孩子煮上一两个鹅蛋。

  印象较深的是我八九岁左右那年的暑假,村里发了很大的水。我家住在射阳河畔,陡涨的河水给乡人出行带来不便,却快乐了我家的几只鸭子,它们有了自己更广阔的活动天地,常常不按时归宿,留连于成片成片的芦苇荡。爸爸和两个哥哥在家还好,他们会出去游泳找鸭子。

  在我们老家,还有一个风俗,就是姑娘出嫁后,每年立夏,要给父母奉上“三鸡四鸭”,就是在立夏,一定要送给自己爸爸妈妈三只鸡蛋四只鸭蛋。我有四个姐姐,当我上初中住校后,姐姐们都出嫁了,除了离得较远的三姐,大姐二姐四姐一直会遵循这个风俗,每年立夏,姐妹们会大包小包,给爸妈送来孝心。当然,“三鸡四鸭”是必须的。妈妈常笑着对姐姐们说:“家里不缺鸡蛋、鸭蛋了,妈妈想你们,你们有空回来看看就行了。”爸爸去世后,我还在读书,一人在家的妈妈倍感孤独。这时,哥哥姐姐想把妈妈接去住住,可妈妈总是摇头,担心我周末回家见不到她而伤心,二来想守着留有爸爸生活气息的老房子。每个返校的日子,妈妈会不声不响地给我煮上几十个鸡蛋,让我带到学校。姐姐们也舍不得我,隔三差五的,也都会煮上鸡蛋或买些食品,送到学校给我。我清楚地记得,高考那年,我把鸡蛋带到合德我们住的考点宾馆,3天未到,鸡蛋都变味了。在我10年的住校日子里,我对煮蛋,有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感情。吃得太多,吃得发腻,也就是这一段的读书时光。所以从学校毕业,后来的日子里,我不太喜欢吃煮蛋。

  结婚后,在与公婆哥嫂同住的大家庭里,家里大小事情,一切由婆婆全包了。逢年过节,婆婆早早就忙开了。每年的立夏,婆婆会煮上一锅的鸡蛋、鸭蛋,为这一锅的蛋,我们全家要吃上大大好几天。这是婆婆的个性,从春节的馒头,到端午节的粽子。从立夏的蛋,到中秋节的饼,无一例外。婆婆常说:“就怕弄少了,大家吃得不踏实!”记得在我结婚的第二个立夏,正好大姐两人也在家,婆婆乐呵呵地准备了一桌菜,公公拿出了陈酿好酒,说要让全家人痛饮一场。在我为难地盯着满杯酒的高脚杯时,满头大汗的婆婆伸过手来:“我家小玲不喝酒,来,她的酒由我喝!”

  “妈妈,你偏心呀!”爱人抗议着。

  “你们都能喝点啊,我家小玲可没喝过酒啊!”

  婆婆叫我们两个媳妇,从来是不带姓的,叫我小玲,叫大嫂小红。而且还要加上“我家”两个字,让我们感到自己不是媳妇,而是女儿一样。

  “您侬行吗?”我小心翼翼地问婆婆。

  “没事,你老爹过去在临淮,家里有人来时,我常陪着喝酒,酒量大着哩,别替你老奶担心,今天,老奶就帮你,让他们妒忌啊!”

  说着,婆婆拿起桌上早晨煮的鸡蛋,准备当下酒菜。一家人笑成一团。

  婆婆去世后,这样的聚会就越来越少。

  今天,要不是爱人提醒,我还不知今夕何年,一如那只住在水帘洞里的美猴王,根本不知道立夏到了。

  对我而言,儿时的立夏,吃蛋是无与伦比的快乐。少年时吃鸡蛋,尝到的是苦读时光里的温馨。婚后居家的日子,立夏让我尝到了超越血缘关系的浓情。今年立夏,再吃鸡蛋,吃的却是一个人的冷暖清欢。因为早在13年前的中秋时节,婆婆已离开了我们。今年立夏,又逢阴历3月18日,这是妈妈的第85岁生日,到今天,我已经两年98天未见到妈妈了,妈妈也走了,远去天国。

  轻轻地,喝一口麦片,慢慢地,吃一口鸡蛋,我没滋没味地独自品尝今年的立夏,今晨的早餐。

  模糊的眼前,似乎坐着我的两位娘亲,她们,正笑眯眯地看着我。

  ——摘自江苏金昉纺织集团《金昉人》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