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6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走好惠童政策“最后一公里”

  • 发布时间:2015-06-03 05:32:58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近日发布的《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2015》显示,2014年,我国约有990万名贫困儿童纳入城乡低保和农村“五保”的救助保障范围;近3400万名贫困地区儿童在领取贫困地区学生营养改善和儿童营养补贴。去年,中央财政还下拨孤儿基本生活费补贴资金23亿元,覆盖全国约53.5万名孤儿和艾滋病病毒感染儿童。

  如何让惠童政策走好“最后一公里”,让陷入困境的儿童家庭充分享受各项扶持政策?

  自2010年5月,为探索将儿童福利递送体系延伸到乡村或社区,并建立有效的儿童脆弱性监测系统,民政部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在河南、四川、山西、云南和新疆5省区的12个县市120个村开展了“中国儿童福利示范区项目”试点,覆盖了艾滋病高发及贫困少数民族地区的8万余名儿童。目的在于将儿童福利服务内容,由目前的“治疗康复”型服务,扩展为“预防治疗康复相结合”的普惠型服务;在示范区内,建立一套直达儿童身边的福利递送和反馈体系,以期探索出一套同时涵盖基本儿童和特殊儿童福利服务内容的行政和财政保障机制。

  成长在山西省闻喜县的小泽(化名)是一名留守儿童,由于父母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小泽只能和爷爷生活在一起。爱看书、学习成绩不错的小泽有些内向,不太愿意与人交流。了解情况后,村里的儿童福利主任郑荣便经常到他家里走访,和小泽聊天,带他参加“儿童之家”的各类活动。小泽性格日渐开朗,和村里的很多孩子成为朋友。

  自从山西省闻喜县建立困境儿童分类救助制度后,郑荣和当地其他9位儿童福利主任就多了一项工作内容:协助符合标准的困境儿童申请困境儿童分类救助津贴。目前,闻喜县对符合条件的困境儿童发放每月350元的生活补助,全县有150多名困境儿童获得救助。

  “不用担心上不了学、看不起病,爸爸妈妈可以在外地放心打工,希望他们能早日回家团聚。”小泽说。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综合国力增强,国家不断加大对儿童福利事业的投入。以国家建立孤儿基本生活保障制度为起点,我国儿童福利制度开始从“补缺型”向“适度普惠型”转型。2013年,民政部决定在江苏昆山市等4个县市开展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建设试点工作,探索建立健全城乡一体化、保障制度化、组织网络化、服务专业化、惠及所有儿童的福利制度和服务体系。目前,试点已扩大覆盖区域。

  保障对象方面,各试点结合地方情况和经验,进一步明确细化困境儿童“分层次、分类型”的身份确定标准。孤儿、受艾滋病影响、监护人监护缺失、重度残疾、重大疾病、低保家庭、流浪未成年……一项项旨在为困境儿童提供救助保护的救助细则正逐步确立。

  补助标准方面,试点地区以孤儿基本生活保障制度或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生活费标准为基础,根据不同类型困境儿童的特点和需求,确定困境儿童基本生活费的补助标准。据统计,2010年至2013年,中央财政共安排补助资金约97亿元,覆盖全国近57万名孤儿。

  “今年一季度,进一步完善孤儿基本生活保障制度,全国普遍建立了机构集中供养孤儿每人每月1000元、社会散居孤儿每人每月600元的孤儿基本生活最低养育标准。”民政部新闻发言人陈日发说。

  不仅如此,部分地区还建立了将孤儿养育标准提高与当地经济增长水平挂钩的机制。如天津市民政局从2015年4月1日起,将社会散居孤儿、艾滋病病毒感染儿童基本生活费标准提升至每月2115元,与2011年社会散居孤儿每月1440元的标准相比,年均增幅达11.7%。

  目前,我国适度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建设已进入深层次发展阶段,各地已不同程度地建立了困境儿童分类保障制度,分重点、分类别确定救助水平。不过,地区之间的儿童福利水平及服务专业化程度参差不齐,实施范围和津贴水平仍有不足,需要政府部门和社会力量共同推动。

  陈日发表示,下一步,民政部将推动出台《儿童福利条例》和《关于做好困境儿童分类保障工作的意见》等政策法规,并加强社会力量参与,指导各地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税收减免等优惠政策和提供工作场地、开展项目合作等方式,为专业社会组织发展创造良好环境。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