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如何让儿童从阅读到“悦读”?

  • 发布时间:2015-05-31 01:31:56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您拿手机扫扫二维码,就能免费获得入场门票。”5月28日,距离“六一”国际儿童节还有4天,北京西二环的中国儿童中心西门外,工作人员热情地招呼着络绎不绝的问询者。当天,长达5天的童书盛宴在此拉开大幕。

  这是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推出后的第五年,首届中国童书博览会是其中的重点活动。作为指导单位,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公共服务处处长王亦君在活动筹备中已感受社会对童书的关注和期盼,她希望“建一张权威的童书书单,真正实现从阅读到‘悦读’”。

  繁荣的童书市场

  “这次博览会与一般图书博览会有很大不同。”主办方之一的中国儿童中心主任苑立新告诉记者,首届中国童书博览会将在5天里组织几百场活动,售书集中在很小的一片区域。

  但这片区域聚集的却是如今童书市场的重要推动力量。

  接力出版社是此次参展商之一。去年该出版社在当当网的童书销售码洋过亿,正式进入“当当童书亿元俱乐部”,即当当网上童书销售额过亿的合作商家。

  4年前,当当童书销售过千万码洋的合作伙伴也才10家。2014年,该网卖出了1.1亿册童书,销售码洋23.2亿,其中0岁至2岁读物销售明显增加。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的数据,2013年全国共出版少儿读物3.24万种(其中初版19968种)、4.56亿册、总定价86.7亿元。与2009年相比,2013年儿童读物出版种数增长208%,总册数增长160%。

  “改革开放以前,全国只有两家专业少儿出版社,一年出版200种左右的少儿读物,而且大多是旧版重印。”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泉根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如今,全国570多家出版社中有520多家出版少儿读物,每年有1万多种少儿图书品种。”

  一家出版社负责人说,这几年出版业整体行情不佳,但童书增速远远高过其他类图书。她分析童书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虽然电子阅读充斥成人世界,但家长仍希望纸质阅读能陪伴孩子成长。此外,现在家长文化水平日益提高,更愿通过购买图书加强阅读培养孩子。

  “与我国3.7亿儿童的数量相比,童书未来还会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王亦君说,之前有数据显示,在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童图占整体图书市场已超过30%,而我国目前只有16%左右,潜力巨大。

  泛滥的“肯德基”

  童书繁荣的背后,存在着质量良莠不齐的隐忧。在某大型网上商城,四大名著改编读物有上千种,其中大部分是针对少年儿童的少儿版,例如某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青少版)对原著情节、甚至经典诗词曲赋大幅度删减,将120回减至40回,缩成经典故事。

  “阅读是与生活阅历息息相关的,读名著的年龄不可提得太前。”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策划总监安武林以《红楼梦》举例说,书里涉及复杂的男女感情纠葛,要刚到学龄阶段的孩子理解其中的内涵“很搞笑”,原著的文学性和知识性大打折扣,孩子看了改编版后会认为了解故事情节就够了,很难再有兴趣阅读原著。

  再比如大家熟悉的《安徒生童话选》,一位出版社负责人告诉记者,该书至少有近百种版本,“几乎每家童书出版社都有自己的中国和外国古典名著系列,但内容非常相似,没有自己的编辑特色,很多只是换个书名就匆忙投向市场。”

  安武林将这类畅销书比作快餐界的肯德基,虽然带来阅读快感,但文学价值不大,没什么营养。

  他分析,这背后一个重要原因是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出版社追求畅销原则,而不是真正洞察孩子们的内心。快餐文化产生的直接后果是,学生们能写“孙悟空大战蜘蛛侠”,但是写不了“我的爸爸”,因为缺乏对生活的观察和感悟。

  “儿童的所有阅读问题,都可以在成人那里找到根源。”王林认为,深层次问题出在成人身上,80%或90%以上的人不知什么是适合孩子读的好书,多数人只是追着流行和畅销书榜。绝大部分家长和老师对儿童文学的理解仅限于安徒生与格林童话。受限于阅读经历和知识结构,成人或者放任孩子对阅读趣味的简单追求,或者强迫孩子阅读与其年龄、心理成熟度不相符的书籍。

  为何没在合适的年龄读到合适的书?

  “比起不重视阅读,更糟糕的是过度重视阅读却又不得法。”大陆第一位儿童文学博士王林曾在公开场合表示。

  “儿童阅读有一条黄金定律:什么年龄段的孩子看什么书。”王泉根说,儿童文学最难把握的是“度”。具体而言,该唱儿歌的年龄唱儿歌,该迷童话的年龄读童话,切不可在爱唱儿歌、痴迷童话的时候,逼迫去读经典,小小年龄学大人紧锁双眉、正襟危坐,焦虑“金融危机”等大道理。“深了,孩子看不懂,对阅读产生排斥、畏惧心理,逃避阅读;浅了,孩子则会产生逆反心理,‘都这么大了,还看这些?’。”

  对孩子阅读来说,顺应自然,培养兴趣,让其享受阅读的快乐,进而爱书、爱上阅读这是最重要的。

  “照理说,中小学语文教师、幼儿园教师的知识结构中应有完整的儿童文学知识,也是儿童文学推广的主要力量。”但王泉根说,令人扼腕的是,99%的中小学语文教师、幼儿园教师竟然不知道儿童文学为何物,也就谈不上如何向学生推荐、导读优秀儿童文学作品了。原因是在他们读大学或大专时,最需要开设儿童文学专业的师范院校中文系、教育系中,95%以上没有儿童文学课程。即使现在,因教育体制、学科设置问题,全国只有北师大、浙江师大等几所师范院校开设有儿童文学专业。这也是儿童文学需要社会化推广的根本原因。

  王泉根呼吁,从根本上解决儿童文学学科应有的地位,将儿童文学增列为“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下面的二级学科。

  在儿童文学社会化推广工作中,阅读推广人及公益组织非常活跃,出现了班级阅读、亲子阅读、分级阅读、作家签售阅读等方式。

  “但存在活动定位不清晰、专业性不强、权威性、公信力不够的问题。”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陈晖说,有些网站本身是供销网站,出版社给的折扣高低可能会影响到书籍推广的权威性。出版社也有自己的发行渠道,但不够精细,对读者没有精确定位,一般触角只伸到新华书店、二级单位。有些媒体也会做一些书籍推广,但分类不会特别细。作为研究人员,自己能畅通地获取所有出版社的相关情况,但要想搭建不被商业左右的、可持续的专业公共平台,首先会遇到人力、物力方面的问题。

  因为缺乏权威、专业的信息发布,出版品供应方与读者需求间产生了信息不对称。

  “现在有很多很好的图书,著名的博洛尼亚童书展上的很多版权购买者都来自中国,国产原版图书也涌现了很多好作品。”陈晖说,目前都是好书在排队等着被挑走。但因为信息不对称,面向3岁孩子的童书不一定能被3岁孩子阅读,因为3岁孩子的父母可能关注的书籍适合7岁孩子;好书不能被普通读者了解,不好的书反而通过倾销手段走近读者。

  “目前美国图书馆专业委员会会定期发布书目。”陈晖希望我国也能由国家层级的专业委员会搭建公共平台,将出版社的好书告诉有不同需求的孩子,并建议像科技日报这样的公共媒体,定期发布、推介儿童科学读物的信息。(科技日报北京5月30日电)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