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民航国际航线飞出“加速度”

  • 发布时间:2015-05-27 08:32:01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接1版

  更可喜的是,在国际业务增长带动下,我国民航行业结构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呈现国际市场快于国内市场的积极态势。去年前11个月,我国民航国际航线运输总周转量同比增长13.5%,高于国内航线3.5个百分点。专家分析,在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大背景下,中国民航也在积极适应国家的总体要求和经济发展趋势,行业结构的变化正是中国民航转方式、调结构的积极表现。

  政策、市场,一个都不能少

  面对近年来国际航线的亮丽成绩单,有分析称,这是政策、市场等多方利好因素叠加的结果。

  记者注意到,在今年夏秋航季中,航空公司新增或加密的航线多集中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的沿线国家和节点城市,如国内的新疆、陕西、甘肃等西部省区,同时,国内至东南亚、欧洲、非洲等直飞航线亦有增加。

  “在国家外交和经贸发展的总体背景下,受‘一带一路’战略的利好带动,全国各地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往来必然更加频繁,商旅人数也将增加。”对于航空公司集体“向西飞”“向外飞”的原因,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这样解释。

  对于这一观点,多位民航业内人士表示认同。在他们看来,“一带一路”战略无疑是航空公司不约而同在国际航线上发力的助推器。专家分析,“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经济规模达到21万亿美元,货物和服务出口占全球的24%,沿线各国迫切需要航空物流方面的整合和发展,这对国内航空公司来说是难得的发展契机。

  南航相关负责人此间就表示,在三部委联合发布的“一带一路”愿景与行动中,明确表示强化上海、广州等国际枢纽机场功能,打造新疆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而南航作为广州和乌鲁木齐最大的基地航空公司,对于把握“一带一路”的战略机遇是有优势的。据该负责人介绍,目前南航为服务“一带一路”新开的国际和地区航线多达20条,未来还将在北京、乌鲁木齐至中亚、欧洲重点城市的航线上重点布局。

  与南航一样,国内多家航空公司今年也纷纷布局“一带一路”沿线城市。记者了解到,国航已于5月1日开通了北京—明斯克—布达佩斯定期航班,填补了我国与中东欧国家地区的航线空白;计划于8月30日开通北京—约翰内斯堡、于10月开航北京—亚的斯亚贝巴2条非洲航线。海航也计划于9月开通北京—布拉格航线。

  行业主管部门的政策支持也是国际航线表现良好的因素之一。2012年2月,民航局下发《关于试行放宽我国航空公司经营我国至东南亚及周边国家航线准入的通知》,对于东盟十国、韩国济州等国家和地区的航线放宽了准入条件。这极大地激发了市场活力,促进了相关航线航班的增长。据了解,泰国航线在政策实施后2年的时间内,运力增长了135%。

  除政策因素外,出境游市场的异常火暴对国际航线的快速增长也是一个重大利好。民航业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产业,市场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航线的变化趋势。记者从国家旅游局了解到,近年来,中国内地公民出境游人数每年都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在增长,并于去年首次突破1亿人次。而这一热潮在今年一季度继续显现——今年春节出境游人数同比增长了10%。“一般而言,航空公司增减航班是基于市场表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航空公司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航空公司对航线的判断,出于该公司对市场潜力、公司运力和航线网络布局的权衡。而近期航空公司大幅增加国际航班,正是基于看好我国出境游市场的考虑。

  对于近期四大航空的喜人业绩,也有业内专家分析,这与国际油价依然在低谷徘徊有很大关系。毕竟,航油成本占据了航企运营成本的30%~40%。

  有待探索的远程航线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大家为国际航线的良好表现欢呼雀跃之时,有专家却表现出了一丝担忧,认为目前我国的国际航线仍更多停留在周边国家航线上,欧美等远程航线还有待探索和深耕。

  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资深人士分析其原因有三。首先,从航权角度看,目前我国与周边国家的航权安排已较为宽松,但在中远程航线上,部分国家的航权还不能充分满足我国航空公司的经营需求,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国航空公司合理安排航线、提升经营效益。其次,机型、机组及机队规模的限制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远程航线的发展。我国目前拥有适于经营国际远程航线机队的公司屈指可数,大多数中小航空公司的机队仅能覆盖至周边国家的短程航线,而飞机的引进、机组的培养都不是短期能够马上解决的问题。此外,我国航空公司的国际竞争力也是远程航线较弱的因素之一。与国际大型枢纽航空公司相比,我国航空公司在经营质量、营利水平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差距,亟待进一步提高。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当前相对于周边航线来说,我国航空公司的远程航线仍有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均对未来远程航线的发展持乐观态度。他们认为,在我国经济整体形势较好、对外经贸发展持续稳定、出境游需求旺盛的背景下,国际航线总体上将保持稳步增长,周边航线的竞争将更加充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将更加凸显。特别是受周边国际航线市场的竞争日渐激烈、国家战略对远程航线提出了更强烈需求、几大航空公司业务发展需要等因素影响,远程国际航线的发展将有望加快。

  事实上,这些业内人士的观点如今已在某些方面得到了证实。2014年,国内航空公司新开国际航线146条,中美航线美方一家独大的局面被打破,在跨太平洋的天空上,中国航企在中美航线上一直以来的被动局面正在逆转。此外,为落实中央领导倡议实施的“中非区域航空合作计划”,我国航空公司正积极行动。根据计划,国航将于今年8月30日和10月26日分别开通北京—约翰内斯堡航线和北京—亚的斯亚贝巴航线。南航将于今年8月5日开辟广州—肯尼亚内罗毕航线。

  “发展国际航线是我国航空公司提升国际竞争力的必然选择,也是实现民航强国国际化战略的必然要求。”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说,“未来,民航局将进一步在政策和资金上支持国际航线发展。”据介绍,不久前民航局下发了《关于试行简化周边地区部分国际航线经营许可行政审批手续的通知》,对于我国航空公司经营我国至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缅甸、文莱、老挝、柬埔寨及马尔代夫的航线航班,试行以目的地国为设定范围,航空公司无需根据具体航线多次申请。“政策上的支持为航空公司更好地走出去创造了条件。”

  记者了解到,除了简政放权、充分发挥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外,为进一步发展国际航线,民航局将按照“积极放开周边、有序拓展洲际、引导填补空白”的工作思路,在加强监管,进一步规范国际航权的使用的同时,鼓励航空公司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对于有利于枢纽建设、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有利于中西部发展的航线,将予以重点支持。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