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6月24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还完片债跟电影说掰掰

  • 发布时间:2015-05-25 09:32:00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康一雄

  第4次参加戛纳电影节的贾樟柯今年格外受人关注,除了《山河故人》入围主竞赛单元外,他还获得本届戛纳电影节金马车奖。这个奖项旨在奖励导演的职业生涯,表彰纯粹的电影天才,故又被称为戛纳电影节终身成就奖。贾樟柯是获此殊荣的首位华人导演。

  这一次,贾樟柯更加坚定地将一只脚踩在东方,运用自己熟悉的成长经历、中国事件进行创作;另一只脚也更加坚定地踩在西方,将人物的命运和隐藏在故事背后的思考扩展至更大的国际格局。因此,中国和西方媒体的观感迥异,并不意外。

  此时的他,早已经不再纠结商业与艺术由来已久的矛盾,这不是问题!

  他甚至不再纠结于前作《天注定》一度给他带来的困惑和受挫感,贾樟柯电影的观众在哪里,拍出来就会有贾樟柯的观众喜欢看!

  《山河故人》是纯粹的情感故事

  记者:《三峡好人》里面也有感情的纠葛,也有两个不同地方的距离差异,乃至生活上的差异。而《山河故人》相对来说时代不一样了,视角也不一样了,以前只是有方言听不懂,现在则要面对说外语的情况了。这种从异乡到异国的变化,你最想表达的新内容是什么?

  贾樟柯:我觉得更多的还是在情感本身,我觉得是我从影以来第一次社会性非常淡。当然人不会没有社会性,每个人都是社会人,但是我觉得《山河故人》还是比较纯粹地聚焦在情感上面。我当时特别想拍一部情感剧,可能是跟年龄有关,因为我今年45岁了,以前青春的时候大家都无知,都甜蜜,都快乐,对爱情有崇敬。但到了我这个年纪,我觉得需要拍一部情感故事,所以这次我觉得跟《三峡好人》不太一样的是,我把社会性退到远处,当然我从来不割断人跟社会的关系。

  记者:您觉得这种关注点的变化更多是受年龄的影响还是时代的影响?

  贾樟柯:随着个人的情况改进吧,因为实际上想拍了,也就拍了,没有想那么多,就想拍一个爱情故事。但是它不是一个封闭的爱情故事,而是一段在很长的时间维度上来看人经历的感情。我拍电影没有太多规划,想拍情感故事就拍一部。

  记者:每次看你的电影,我都会注意主演是不是赵涛、王宏伟,摄影是不是余力为,音乐是不是林强和半野喜弘,制片人是不是市山尚三,录音师是不是张扬。他们和你经历了这么多次合作,固定的团队对你来说,默契在什么地方?

  贾樟柯: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这个团队没有一成不变,在拍摄的过程里,导演的创作生涯里一直是在找自己认为最优秀的人。这些人之所以被固定下来,是因为他们是最优秀的。余力为毋庸置疑,张扬毋庸置疑,林强、半野喜弘毋庸置疑,赵涛也毋庸置疑。我觉得就是因为他们优秀才固定,不是为了固定而固定。两年才拍一部电影,对于过日子来说也太长了,所以肯定要找好的人、最优秀的人来配合自己。

  平凡人生既是戏剧也是记录

  记者:你觉得对你来说剧情片和纪录片对人的关注、对情感的关注以及对社会的关注,哪一种是更好的,或者说这三者对你来说优缺点是什么?

  贾樟柯:其实这个就跟小人物、大人物一样,我从来不管什么剧情、纪录。电影它是一个主题,一种美感,你想突出的美感能用什么方法达到,就用什么方法。没有更好的方法,他们是混杂在一起的,是自由的。我觉得影像和电影应该自由,不要把自己束缚在纪录或者剧情上面。当然有的电影有现实的原型,具有一种考据性、真实性,这是另外一种情况了。它不代表一种美学上的记录。记录始终是一种美学,它有两个层面,一种是带有文献性、真实性的记录的概念;还有一种,完全是美学性的记录。我的很多电影的记录都是扮演的,都是虚构的,都是营造出来的,是因为它达到了一种我喜欢的美学,而它是虚构的。但是你会觉得他已经在记录了。

  记者:在欧洲影展上,您是中国艺术电影界的重要代表之一。你参加影展,给中国的艺术电影带来很大的影响,这种转变对你本人的影响又是什么?

  贾樟柯:我觉得“贾樟柯”什么都不是。

  记者:和以前一样?

  贾樟柯:做自己的工作。

  世界这么大,我不纠结

  记者:很多的艺术片导演都会聊到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艺术和商业的问题。你会去创作一部吸引观众眼球的作品吗?

  贾樟柯:我的电影都很吸引观众,我吸引我的观众。没有一个导演不希望吸引观众,因为你要讲述,那你一定要用你的美学来让别人能耐心地听你讲完。我觉得我的电影艺术和我的观众的需求配合得很好。

  记者:之前王小帅导演在做《闯入者》的时候遇到了排片上的困难。同时有很多的好莱坞作品,像最近上映的《复仇者联盟2》,排片则达到了七成。

  贾樟柯: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因为我从来不去思考它,它与我没关系。对我而言,不是问题的问题,我从来不思考,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回答。

  记者: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其实对您的创作和您本人都没有什么影响。

  贾樟柯:对我的生活、对我的创作毫无影响,我为什么要去想这个问题呢?我们去想问题肯定是它触动了自己,这些问题触动了我。我从来不思考,就说明这个问题没有触动我,我没有办法假装跟你讲一堆我的思考,我是真的没想过,因为我不需要想。

  记者:如果完全不走国内商业院线的话,可能并不影响你特定的观众群,你还是会面向喜欢您的这些观众,他们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国内,在国际上也有很多观众喜欢你的电影。

  贾樟柯:不用纠结国内、国际,电影是拍给人看的,谁愿意看谁看,中国人看也行,外国人看也行。

  记者: 接下来想拍什么?

  贾樟柯:因为还有几个片子的合约,我想尽快拍完就离开电影这个行业。有三四部电影,过去10年里签约没有完成的,集中的要把这些拍完。包括《在清朝》《双雄会》,这些拍完可能就再见电影了。具体要做什么,还没想好,只是想尝试一下别的生活。(据新浪娱乐)

热图一览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