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3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跨行业劳务输出掀国企改革大幕

  • 发布时间:2015-04-29 07:29:29  来源:河南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谭勇 本报通讯员周健宋立新王一风

  今年是我省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关键之年。作为我省最大的工业企业,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拥有职工20多万人。4月17日,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陈祥恩在一季度经济运行分析会上坦言,要围绕在2014年基础上有序减少用工总量5%以上的目标,积极稳定一线和核心员工队伍,切实解决人浮于事、人多效率低的问题。

  思路一变天地宽。煤炭市场持续低迷,加上老牌煤炭企业冗员多、负担大,外部诸多企业又面临用工荒。在这种大背景下,河南能源化工集团鹤煤公司以劳务输出的方式探索跨行业人才交流新途径,掀开了鹤煤公司国有企业改革大幕,为煤炭企业深化改革闯出了一条新路子。

  4月的鹤壁,春风和畅,樱花绽放。在这草长莺飞的季节里,河南能源化工集团鹤煤公司的620名员工,分三批又开始奔赴富士康郑州公司开展为期半年的人才交流锻炼。

  “去年10月,我第一次离开本部矿井去富士康工作,三个月期满后,我挣到了9300元的工资。在当前企业困难之际,与其在矿上每月熬点等工资,真不如‘走出去’挣得多。”从最初对人才交流充满抵触情绪到如今主动请缨“二进宫”,孙振军思想的变化折射出鹤煤公司职工对困难时期跨行业劳务输出这一新形式的认可。

  形势倒逼谋定而后动

  鹤煤公司成立于1957年,前身是原鹤壁市矿务局,现有职工4.6万人。经过50多年的开采,鹤煤公司部分矿井老化、生产低效、人员富余过剩等问题日益突出。而受近年来煤炭形势持续低迷的影响,鹤煤公司内忧外困,企业发展举步维艰。

  “改革还会有一线希望,不改革只能是死路一条。经济新常态下,企业发展要有新作为,必须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推进改革,让企业走出困境。”鹤煤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强岱民一针见血地说。

  对鹤煤公司来说,企业要脱困首先要解决富余人员的安置问题。目前,鹤煤公司本部平均年产700万吨煤炭,养活4万多人,一座年产100万吨的矿井就有4000多人。加上地面、辅助人员占比较大,冗员问题十分突出。

  病根找到了,如何破解这一难题?鹤煤公司放眼企业外部,主动“走出去”寻求用工转移途径。鹤煤公司先期与鹤壁市政府进行广泛沟通,并对当地20多家用工短缺企业进行实地考察。经比较,鹤煤公司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位于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的富士康郑州公司。

  劳务输出牵手富士康

  一个是隶属我省本土世界500强企业,一个是隶属全球最大的代工巨头。如何能够保障职工权益最大化?“选择与富士康郑州公司合作后,我们双方就人才交流管理方式、鹤煤公司职员权益进行了长达1个月的艰苦谈判,这才签订了人才交流服务协议。”鹤煤公司劳资部负责人崔得桥对此感触颇深。

  在双方签订的协议上,记者注意到:鹤煤公司员工在富士康工作底薪执行最高标准,加班或延点要按规定支付工资;对住宿较远的员工,由富士康提供免费班车接送,并按每人每月500元的标准进行补贴;员工在富士康的工作收入直接打入个人工资账户,多劳多得……一项项条款,为鹤煤公司劳务输出人员最大限度争取了权益。

  人才交流后,职工最关心自己的身份会不会有变化?为此,鹤煤公司下发的《劳务输出办法》明确规定,人才交流期间,鹤煤员工身份不变,与鹤煤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不变,各种保险的缴纳标准与渠道不变。这犹如一颗“定心丸”,让鹤煤职工得以放下顾虑、轻装上阵。2014年10月30日,鹤煤公司第一批参加人才交流的300名员工踏上了征途。

  主动转变适应新常态

  师娜是鹤煤公司九矿洗衣房班长。“在矿上平均月工资只有1100元,在富士康每月上21个法定班,再加上每天2小时的加班费,一个月能拿到3000多元,相当于在矿上干三个月。”收入的变化让师娜的“钱包”鼓了起来,于是她又毅然报名参加了第二批人才交流。

  “刚来时,我也对陌生岗位有过不适应期,通过实地感受用工企业的流水线作业环境,这段有限的时间我不仅创造了财富,更开阔了眼界,也转变了思想……”谈到人才交流的经历时,中泰矿业职工赵波波感触颇多。从一开始排斥怀疑到后来主动适应新常态,参加第一次人才交流的鹤煤公司职工彻底转变了“等靠要”的观念,更是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

  在2014年第一批人才交流期间,鹤煤公司职工月工资最高达3700元,平均工资均在2900元以上,相当于原岗位的2倍多。4月5日,鹤煤公司下发关于进行第二轮对外人才交流的启事后,短短一个星期时间,620个名额全部报满。“鹤煤公司职工长期受到良好企业文化的熏陶,大局意识强,整体素质高,希望将来有更深一步的合作。”富士康郑州IPEBG出口加工区相关负责人周忠泽说。

  任重道远改革正当时

  “一项新举措的推行,难免要经历一个阵痛期和适应期,但是只要对企业、对员工有利,都值得大胆探索,通过多方努力,最终赢得干部员工的理解支持,切实把好事办好。”强岱民如是说。

  由于煤炭行业持续不景气,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4月23日,我省另一大煤业集团——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印发了《关于整顿劳动组织减人提效的若干措施》,鼓励在岗职工离岗外出自谋职业或解除劳动合同,试行退岗休息制度,同时也鼓励协理员办理退休手续。这一文件被网友发到网上,平顶山社区有网友评论:“平煤开始大量裁员,限制上班时间,禁止再进新工人,想以此节俭开支,保生存,保发展。不得不说这是平煤有史以来的重大改变,也是一个国有企业不得已做出的决定。”

  “今年或许是煤炭企业最困难的一年,国有煤炭企业改革也将进入一个新时期。”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马明华认为,鹤煤公司对外人才交流让职工得实惠,单位减亏损,用工企业解决招工难,一举三得,力图让企业在危机中找到一条出路。然而,国有煤炭企业改革大幕也仅仅是刚刚拉开,要想真正实现脱危解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