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10月31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莫迪“连下五城” 印度“核电梦”看上去很美

  • 发布时间:2015-04-27 07:57:00  来源:人民网  作者:黄烨  责任编辑:罗伯特

  

  图蒂科林,印度泰米尔纳德邦东南海港城市,是铁路和公路联通印度内陆的起点。这座以制盐业和渔业为主的海港城市,为人所熟知的可能不是寺庙和遍及各处的名胜古迹,恰恰是核工业。因为,库丹库拉姆核电站就位于此处,其中的1号机组更已实现满功率运行。

  地理位置不错的库丹库拉姆核电站是一座命运颇为多舛的核电站。这座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与前苏联签署协议的核电站,虽可顺利运行,但至今都没能完全实现商业化运行。这中间,不仅经历了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的间接波折,还不断遭遇当地民众对于核电站建设的强烈反对,且建设计划多次遭遇延后。

  这一切,又犹如整个印度核工业发展的一个“缩影”——作为全球前几大能源消费国之一,在核电建设上却滞后。

  针对残酷的现实,印度不是没有行动。4月15日,上任至今一直强调改革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加拿大签署了一系列合同和备忘录。其中,最让印度能源界,尤其是核电界关注的是一份为期5年的浓缩铀合同。按印度和加拿大签署的这份合同,加拿大铀矿上市公司卡梅科将向印度原子动力机构提供超过700万磅(约3178吨)的浓缩铀。

  媒体还称,以目前浓缩铀的市场价计算,该合同总价约3.5亿美元。同时,此举意味着,加拿大将成为俄罗斯及哈萨克斯坦后,第三个向印度提供浓缩铀的国家。

  “浓缩铀合同的签署,标志着两国间互信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相信两国将很快签署投资保护协定。”新闻发布会现场,莫迪不无兴奋,“同时,合同的签署将加大有关全面贸易协议的谈判力度。”

  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称,在扩展双边贸易关系,特别是能源合作领域,加拿大和印度有着长期共同的利益,“这一合同对两国开放并拓展商业伙伴关系是一个明确信号”。

  事实上,《国际金融报》记者综合莫迪去年至今的访问行程发现,“核电”几乎是他出访必谈的一项内容。日本、澳大利亚和法国,均留下了莫迪与相关国家签署的核能或核电协议。

  对此,有观点称,印度正在转变之前的思路,向核发展大国的路径迈进,未来,印度核电的装机量也不可小觑。据印度官方此前的说法,到2050年为止,计划让核能发电量的占比提升至总发电量的1/4。

  “印度推进核电建设,或是一个必然选择。毕竟,拥有众多人口的印度是又一个能源消耗大国,急切要满足本国的能源需求。尤其是,这个国家本身是一个非常缺电的国家。”不过,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但就现状看,对印度人来说,更靠谱和便捷的选择还是火力发电。另一个重要因素在于:印度暂时还不像中国那样,有这么强烈的节能减排需要。”

  首进加国铀矿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尽管印度在民用核能利用上并不晚,但由于种种原因,其民用核电发展长期处于世界最低水平

  印度是一个民用核能利用相对较早的国家。1948年建国后,印度就在西方国家的帮助下,不断发展核能。但上世纪70年代,“冷战”思维下,当印度于1974年5月18日成功进行核试验后,美国和加拿大表现出了反感,并中断了与印度的民间核能合作协议。之后,国际社会对印度实施了长达30多年的核禁运。

  上述举措没能阻止印度成为又一个掌握核武器技术的国家,但却让印度民用核电发展长期处于世界最低水平。一项公开数据是,1969年至今,印度建造了20座核反应堆,很长时间内,这些核反应堆的“容量系数”(发电站实际发电量与其全天候满负荷运转情况下的理论发电量的比值,用于衡量核电生产率的指标)都是世界最低水平。

  目前的印度虽一直未签署《核不扩散条约》,让印度发展核电在道义层面会被人诟病,但背后却一直得到一些国家的强烈支持。2005年,小布什政府与印度签订民用核能合作协定,这被外界解读为:实质上是对印度拒签《核不扩散条约》而拥有核武器的现实“予以默认”。随后,在美国的默许下,“核供应国集团”(NSG)在民用核能合作问题上对印度进行了例外性的“解禁”。

  这逐渐让印度政府看到了发展核电的希望。2009年,时任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在新德里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核能发展计划:计划到2050年,核能发电能力达到目前的12倍。《能源》杂志当时称,“届时,印度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核电生产国,核发电能力将达到4.7亿千瓦,占整个电力生产的25%。”

  一直以改革面貌示人的莫迪,同样对核电寄予了莫大期望。4月15日,加拿大迎来了42年来首位到访的印度总理。其中,莫迪收获了大面子,展示了“印度制造”,与印度裔加拿大人进行了互动,还获得了“核”惊喜。印度《商业标准报》4月17日透露的说法是:印度和加拿大签署了“商业合同”。

  “加拿大未来5年向印度提供3000吨浓缩铀,这将有助于印度核电站得到持续的原料供给并提高发电载荷。”印度《商业标准报》称,这意味着,加拿大成为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后,第三个向印度提供浓缩铀的国家。由于印度未签署《核不扩散条约》,浓缩铀的供给将由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进行监管。

  事实上,这本是预料之中的签约。莫迪在访问加拿大前夕曾在社交网站上发布消息称,“我们盼望与加拿大恢复民用核能合作,尤其为我们的核电站采购铀燃料。”

  媒体披露的细节则显示,上述浓缩铀由加拿大铀矿生产商卡梅科公司提供,且是与印度原子能部签署的协议。细节还显示,卡梅科将在未来5年内(2015年至2020年)向印度民用核设施提供3178吨浓缩铀,按市场价计算,这份合同总价值高达3.5亿美元。

  《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卡梅科官网资料发现,该公司掌握着全球16%的铀矿资源,业务遍及加拿大、美国和哈萨克斯坦。“加拿大是一个矿业资源丰富的国家,这其中就包括位于萨斯喀彻温省的铀矿。”一位要求隐去单位和姓名的券商分析师4月21日午间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就进口铀矿来看,印度算是找对了国家和公司。”

  莫迪“连下五城”

  事实上,本次莫迪访问行程中的3个国家中,除了加拿大,法国亦与印度达成了核能合作协议。此外,在莫迪此前的多次外交之旅中,印度还获得过来自日本、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的实质性利好

  在加拿大人看来,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交易。加拿大核能协会总裁约翰·巴雷特称,“加拿大核工业部门遇到了前有未有的机遇,正如卡梅科做得那样。”

  “在扩展双边贸易关系,特别是能源合作领域,加拿大和印度有着长期共同的利益。”哈珀说,“这一合同对两国开放并拓展商业伙伴关系是一个明确信号。”

  对于印度来说,加拿大的“核”惊喜是莫迪近日访问行程中的又一个“核”收获。

  此外,法国亦与印度达成了核能合作协议。4月10日,在印度和法国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法国核工业公司阿海珐集团与印度核电有限公司就杰塔普核反应堆前期工程签订合同。合同显示,双方将着手准备在印度建设核反应堆的许可证以及敲定若干技术细节。同时,阿海珐还与印度最大的工程公司Larsen&Toubro (L&T)签订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旨在就杰塔普核电站框架下双方可以合作的领域开展研究。

  “与加拿大的合同一样,至少明面上看,都是合作共赢的。”上述券商分析师称,“一方面,阿海珐在核电领域是处于领先的公司,也有助于阿海珐拓展亚洲市场。另一方面,与法国的合作,能补强印度的核电技术。”

  不止加拿大和法国,《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在此前莫迪的多次外交之旅中,针对民用核电,印度过去一年时间还至少获得过来自日本、澳大利亚和俄罗斯的实质性利好。

  继曼莫汉·辛格政府表达了“非常信任”日本核能技术后,莫迪去年8月底访问日本期间同样就日印核能谈判取得了进一步重大进展。路透社曾报道称,印度希望参照2008年该国与美国的核能协议,与日本签署类似协定。根据2008年协定,印度可以进口美国的核燃料和技术,同时不必放弃军事核项目。

  与此同时,据新华社去年9月5日报道,印度和澳大利亚政府在印度首都新德里签署开展民用核技术合作的备忘录,澳大利亚原同意向印度出口发展核反应堆所需的铀燃料和相关技术。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与莫迪发表的联合声明称,宣布印、澳两国签署的《和平使用核能的备忘录》“旨在推动两国核能领域合作”,且印度承诺使用核能的目的“是为实现可持续发展和保障能源安全”。

  作为“向东走”战略的一部分,普京去年12月在新德里与莫迪同样签署了多项协议。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俄罗斯同意在未来20年内为印度建造12座核电站,并与印度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亚洲的水电工程项目。俄罗斯驻印度大使阿莱克斯·卡达金对外透露的说法是:俄罗斯甚至计划为印度建设24座核电反应堆。对此,《印度时报》恭维说,在核能合作领域,“俄罗斯目前是惟一与印度展开实际合作而非只把承诺挂在嘴边的国家”。

  “核电梦”的背后

  “印度制造”是莫迪上台后印度最大的“国家政策”之一,在印度看来,此举不仅打响国际名声,同样将保证国内就业

  “印度发展核电,主要还是为了本国的能源和电力需求。”上述券商分析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印度是有潜力的国家,但隐藏着不少问题,其中之一就是电力供应不稳定。这其中,固然有煤炭改革不利等因素,另外在其他能源的规划方面,印度也相对比较落后。”

  印度的确是一个缺电的国家。2012年7月,除了少数城邦,印度经历过史无前例的“全国大停电”,这让其成为国际舆论“讨伐”的焦点。

  印度《经济时报》近日公开承认,目前,印度是全球第4大能源消耗国,70%以上的能源依赖进口,1/4的民众无电可用,全国电气化程度不到70%。

  曾在印度交换学习的周亮博士此前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电力系统的不稳定对印度制造业发展“是一个极大的障碍”。他还介绍,印度南方地区,很多写字楼都会“自备发电机组”,“但制造业工厂如果要建设自备的电力系统,困难同样难以想象”。

  多次去印度钢厂考察过的耐磨材料工程师杨先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印度提出“大炼钢铁”,发展钢铁工业,“但我在交流中发现,印度虽然尽量在保证钢铁企业的用电供应,但前几年,还是会出现缺电导致钢铁作业部分停工的现象。在杨先生看来,缺电或许是印度企业“遇到的一个普遍性现象”。

  “那么,一旦核电真的发展起来,就能在很大程度上解决缺电问题。”杨先生认为,这将保障印度工业的发展速度,“莫迪不是一直在说‘印度制造’吗?发展核电,进一步的原因可能是为了保障‘印度制造’的顺利发展”。

  也有专家指出,发展“印度制造”,要同步配套一系列基础条件,其中就包括电力等。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核电,印度政府提出了一项宏伟的目标和计划:到2050年为止,核能发电的占比要达到印度总发电量的25%。

  国际能源署(IEA)在《2014能源技术展望》也说,据IEA的“2DS”设想——充分削减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全球平均温升控制在2度,截至2050年,各类可再生能源将提供40%的电力,其中核电提供15%等,印度国内总发电量到2050年有望翻两番,“核电发展比电力部门整体发展速度要快,将从目前总发电量的530万千瓦上升至2050年的8000万千瓦,增长近15倍左右”。

  面临不确定性

  印度发展核电,除了看到潜力外,还受到国内形势的掣肘。漫长的核电站建设周期、印度政府的低效、反对者前赴后继的阻拦,令印度核工业发展举步维艰

  印度核电发展还面临着不少不确定因素。以库丹库拉姆核电站为例,早在1988年,印度就与前苏联签署了合作协议,直到2002年,才真正破土动工。去年,1号机组实现满负荷运行,且直到现在,还未完全商业化。

  “本就漫长的核电站建设周期在印度政府的低效和反对者一波波示威游行的阻拦下更显漫长。”印度媒体曾介绍,反对者大多是当地居民和渔民,“他们担心核电站的建设会污染环境,影响水质。甚至一旦发生自然灾害,福岛核电站的悲剧可能重现”。

  民众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因为印度一直未加入《核不扩散条约》,且主要依赖于小型加压重水堆,一度让印度因“缺乏安全的保障措施”被外界诟病。

  《中国能源报》也介绍,印度另一个先天不足是“贫铀而多钍”。“早在上世纪50年代印度就计划通过三个阶段实现用钍来代替铀。虽然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印度目前还处在以铀为燃料建立重水轻水反应堆的第一阶段。”报道称,“即便是最乐观的预计,完成后面两个阶段,实现钍代替铀也需要35年时间。”

  “不确定性还在于印度当地政府。”杨先生说,“一家印度本土钢厂建设的相关批复就可以让企业等好几年,更何况可能会引进外来技术的国外企业。”

  事实上,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小雪此前对《国际金融报》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我知道一个案例,是关乎一家外资企业的。前几年,印度煤炭行业也在改革,并吸引了一家外资企业进入该国的煤矿进行开采。后来,因种种原因,这家外资企业却被印度政府撵出了开采区,这意味着巨额的损失。尽管这家公司进行了起诉,但最后仍不了了之。”

  “也就是说,就整体情况看,印度的投资环境跟中国、美国等国相比,还差几个档次,尽管不可否认这个国家的潜力确实惊人。”刘小雪称。

  “印度大规模发展核电,至少现在看来,还很遥远。”林伯强认为,“典型的一个例子是,到底现在有多少核电站在运行?又有多少核电站实现了商业化?”

  在林伯强看来,提出目标是好的,“真正实现起来,印度还有非常多的功课要做。短期内,更不可能依靠核电彻底解决印度的电力或能源需求”。

  “对印度来说,中短期时间内,最现实的目标,可能还是发展火电。”林伯强认为,“一方面,现在煤炭价格低廉,即使印度国内煤炭改革阻力重重,但完全可以通过大量进口,来满足缺口。另一方面,火力发电比核能发电的成本低廉得多,且解决问题的速度来得更快。”

  一项分析显示,“一旦核电站建设和维护成本过高,核电在市场就不具有竞争力。且印度煤电每千瓦价格在3.9美分-5.3美分之间,核电价格为3.8美分-6.7美分。”

  “再者,就印度国内看,暂时还看不出有像中国这么强烈的节能减排的需求。”林伯强坚持认为,“因此,火力发电是印度现阶段经济发展基础下最靠谱的一个选择。”(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