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5月23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百亿残保金为何没有提高我国残疾人就业率?

  • 发布时间:2015-04-10 08:45: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财政部2014年7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作为地方政府性基金的一项,2013年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以下简称“残保金”)总收入248.75亿元,总支出185.75亿元,自1994年起开始征收、2010-2013年间,残保金连年收支高达百亿元。

  同时,我国残疾人就业率自2007年起就一直维持在45%上下。北京师范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赖德胜在《2013中国劳动力市场发展报告》一书中写到,“在2007-2012年,我国残疾人总体就业率分别为46.4%、46.8%、44.9%、44.2%、43.7%和45.2%”。

  一百亿,这样一大笔专项资金为何没有提高我国残疾人就业率?

  千万有劳动能力残疾人没有实现就业

  “我是一级肢体残疾人,非常希望有人能帮我找一份工作。但是我从没上过学,认识的字也都是父母和姐姐教的。上哪里去找工作呢?只能刷刷单,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家住河南省新乡市长垣县魏庄镇后刘口村的麻海超患有成骨不全症,“从小到大,骨折的次数数不胜数”,现年25岁的他已经全身变形,胳膊腿都是扁的。所幸的是,他的双手还算灵活,这才加入了一家“刷单公会”,偶尔赚几块零花钱。

  当记者问起政府相关部门有没有给予他相关帮助时,麻海超有些激动。“这25年里,我只吃了6年的‘低保’,每月60元。这还是因为2009年的下半年,我们村为了搞新农村建设,把我家的地征用了,怕我们向上级举报,才给了我一个低保。其他我就不知道了,也没人告诉我。”

  至于近几年开始施行的“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他更是闻所未闻。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及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截至2010年末,我国残疾人总人数已超8500万,约占全国总人口比例的6.34%。这其中,处于就业年龄段(男16-59岁、女16-54岁)的残疾人近3200万,农村2400多万,城镇770万。

  “截至2012年底,全国城镇实际在业残疾人数为444.8万,农村实现就业人数为1770.3万,其中1389.9万人从事农业生产劳动。”赖德胜向《经济》记者介绍说,按照每年新增30万左右残疾人劳动力计算,目前约有上千万有劳动能力、达到就业年龄的残疾人没有实现就业。

  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残保金只能专项用于就业

  《经济》记者致函多地残疾人联合会,向他们了解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使用和管理情况。广州市、深圳市残联在答复函中均表示,残疾人联合会免费为在当地求职的残疾人提供职业技能培训和鉴定、残疾人专场招聘会、职业介绍、残疾人岗前适应性训练以及残疾个体从业人员社会保险资助等多种服务。广州市残联官网2014年10月公开的数据显示:2013年,广州市残联使用政府性基金财政拨款6400.96万元,包括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和彩票公益金支出两项。涉及残保金的支出中,就业和培训支出49.98万元,职业康复支出581.49万元,其他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支出4686.19万元。针对最后一部分支出款项,广州市残联向《经济》记者解释为“残疾人托养、残疾人基础服务设施建设等”。

  深圳市残联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该地区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专项用于残疾人就业、康复、教育、扶贫等方面。“残保金在帮助残疾人实现就业、创业以及和就业相关的职业康复训练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长期关注残疾人就业问题的首都师范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廖娟却对于广州和深圳残保金使用的合理性表示了质疑。她提出,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残保金只能专项用于就业。“其他领域的支出不应该动用就业保障金,而应该从各自领域的专项资金出钱。比如,教育方面,财政部门会下达特殊教育资金,帮助残疾人接受教育。”

  按照财政部下发的“暂行”了20年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管理暂行规定》,“保障金”只能专项用于:补贴残疾人职业培训费用;奖励超比例安置残疾人就业的单位及为安排残疾人就业做出显著成绩的单位;有偿扶持残疾人集体从业、个体经营;经同级财政部门批准,适当补助残疾人劳动服务机构经费开支;以及经同级财政部门批准,直接用于残疾人就业工作的其他开支。

  廖娟还特别指出,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残保金没有全数用于残疾人就业,是非常常见的现象。“与其他专项资金相比,这笔钱往往数额很大,至少残联内部,有很多其他的部门,包括康复、教育等,都是很‘觊觎’这部分钱的。”

  北京师范大学经管学院院长、劳动力市场研究中心主任赖德胜也告诉《经济》记者,一些残疾人劳动服务机构内部人员向他透露,残保金用于残疾人就业的比例,在市县一级,只有10%左右。

  除了流向残联的其他部门外,廖娟还了解到,残保金也常常被用做一些形象工程。“比如说,建一个所谓的残疾人就业服务大楼。确实,这也算是用于就业了。但实际上,盖这样的楼能给残疾人带来哪些实惠呢?很少有残疾人会去那样的地方。盖个楼也只是空在那里,没有几个人用。”

  残保金与其他财政收入混为一谈,难探明去向

  残保金通常由各地税务或社会保障部门征收,收取后直接入库归财政管理,而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包括残联的经费都是由财政部门下拨,因此,常常有部分地区的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虽然雇佣的残疾人未达比例,但他们也并不实际缴纳残保金。“至少就我所了解的,西部就有一个县,它的财政部门并不会单独列出残保金,而是和残联说,你开展工作差多少钱,我来给你兜底。”廖娟说。这样一来,残保金与其他财政收入混为一谈,很难探明其具体去向。

  之所以由其他机构代为收缴残保金,也实在是一种无奈之举。“按国家规定,残保金应该由残联来征收。但是在征收的过程中,残联没有权威,它来组织收缴,是收不上来的。”廖娟告诉《经济》记者,在2005年、2006年前后,我国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普遍委托给地方税务部门和社会保障部门征收,还有一些地区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的残保金直接由财政代缴。这也就直接造成了政府部门自己向自己收钱,“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也就难怪会常常出现残保金混入其他财政收入的现象了。

  海口市残疾人联合会的工作人员也曾向记者抱怨,海口市仅市、区两级机关事业单位应缴纳的残保金就高达千万元,但每年实际收缴仅能达到2%左右。

  而针对企业征收的残保金,虽然情况略好于机关和事业单位,但仍然难以收齐。“在征收残保金的时候,常常是企业能交多少钱征收部门就收多少钱,很少具有强制性。另外,即便能够全额征收,残联也需要交给征收部门一定比例的代扣金,相当于征收部门的‘工作经费’。”廖娟说。

  残联的职业培训需要结合市场

  在珠海工作的河南籍残疾人李阳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表示,残联的职业培训没有结合市场需求和残疾人的求职需求,常常都是一些没有用的培训。

  2014年6月,深圳市残联下属单位内部人员却曝出该单位一年的培训和活动经费高达数千万元。“残联给残疾人提供五花八门的培训,这些是从残保金拿出钱来搞的,这些培训根本没正规、没像样的。这么点残疾人,花这么多资金,合理吗?”李阳激动地说。

  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残疾人田中双也对残保金的支出表示质疑。

  今年65岁的田中双是脑瘫患者、三级肢体残疾人,但他通过自学成为家电维修高级技师、电脑高级工程师,曾受聘于哈尔滨市多家电子技校乃至黑龙江省劳动保障厅,是一位从教20余年的优秀教师。

  退休之后,田中双愈发想要把他的技术本领免费传授给更多残疾人。“我去找市残联、省残联,想问问他们能不能帮我把这个培训班办起来,结果人家都说不管。”

  不久之后,田中双却接到了哈尔滨市广播电视大学的聘请。“残联委托电大给残疾人做电脑维修培训,结果电大又请我过去讲课。那我就不明白了,为啥非得绕这一个弯?为啥残联就不同意让我直接给这些学生讲课?”

  据知情人士介绍,哈尔滨市残联委托电大进行电脑培训的开销是4000元/人。一个40人的培训班,差不多需要16万元残保金的支持。“我做培训免学费,电大培训还要和残联收钱,为啥残联宁可和电大合作,也不愿意帮助我把培训班办起来?”田中双非常不解。

  残联拒绝田中双的请求后,他就自己在网络上发布开班信息,招收残疾学员到他家里免费听课。然而,有一些学员并不满足于免学费。“常常有学员来问我,田老师,我跟你学习你给我多少钱?”田中双后来才了解到,如果这些学员到残联参与培训,残联不仅中午管饭,还为学员提供每人每日10元的补助。

  把残保金用到职业培训,用到午饭和听课补助,名正言顺、无可指摘,但这么做,真的能保障残疾人就业吗?

  残保金低于社保——阻碍了李接新的就业路

  对于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的残疾人李接新,残疾人就业保障金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2015年农历新年前夕,他任职了7年多、续签过3次劳动合同的永州市人民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处,突然与其中断了劳动合同。“说要清理临时工,突然之间,就强迫我签了离职手续。”李接新说。

  由于劳动合同未到期,永州市政府补偿了李接新1500元(即他一个月的工资),还将其推荐至永州市某民营物业公司就业。这家民营企业宁可交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也不愿意为他缴纳社会保险。

  根据《湖南省按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规定》,用人单位安排残疾人就业后必须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否则就不能算作安排残疾人就业,同时,还应按规定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

  赖德胜分析,之所以会出现“宁可交残保金,也不交社保”的现象,原因就在于,就业保障金是相对低的。“交了社会保险,就意味着你必须要用这个人,而交残保金,那我随时可以辞退他。而且,安排残疾人,实际上还要增加大量的基础设施。为了增加一个残疾人员工,甚至可能需要把整个办公场所都改造一遍。这是政府减免税收等种种优惠政策所无法弥补的。”令人更为忧心的是,各级残联都 在强调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的征收,反而忘记了,“残保金只是促进残疾人就业的手段而非最终目的”。

  20年来,残保金的收入与支出状况甚少公开,其对残疾人就业的实际效果也饱受争议。残保金到底怎样才能切实保障残疾人就业?

  赖德胜和廖娟均认为,残保金是否好好利用首先需要政府财政的公开透明;其次,针对残疾人的培训效率低下更需要一套完整体系来执行和评估。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白景明接受《经济》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财政部在2014年底下发了《关于完善政府预算体系有关问题的通知》,其中明确:包括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在内的11项政府性基金自2015年1月1日起转列一般公共预算。“从2015年开始,相关部门必须在部门预决算中公开残保金的收支情况,也就不会再存在所谓‘不属于信息公开范围’的这种说法。这样一来,将有利于公众更好地监督残保金的使用情况。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