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18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铁牛”再给力,也需添把“草”

  • 发布时间:2015-04-09 02:32:06  来源:农民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李传君

  春耕时节,四川省营山县农机大户们开始了一年首度忙碌。但听说记者采访,他们顾不上换下沾满泥浆的衣服,要给记者说几句话。

  听他们讲故事,记者理清了该县农机推广的现状:农机大户组成农机专业合作社,在时下劳动力紧缺的农村,挑起了农业生产的大梁。但同样因劳动力紧缺,一些农机专业合作社发展壮大深受束缚,农村基础设施及农田水利建设滞后,致使农机推广遭遇瓶颈。

  “从2012年到2014年,我们农机购置补贴发放数额在逐年减少,我们账上的余额在逐步增加,这说明农机推广出现了问题。”营山县农机局副局长邓昕说。

  无论是农机大户还是农机主管部门都一致认为,加大农村产业扶持力度,加大农村尤其是边远山区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是促使农村劳动力回流及破除农机推广瓶颈的重要手段。

  农机推广越好,撂荒地就越少

  小桥镇拱背村四社欧荣富夫妇,两个女儿常年在外务工,家中两亩多稻田从2008年起就撂荒了,但从2013年起又重新种上,每年产2000多斤稻谷,一家人都吃不完。原因是:该镇的小桥农机专业合作社帮了忙,一年只收取他们200多元钱。

  这样的家庭在营山县很普遍,一般子女外出务工前都要这样叮嘱父母:别种地了!我一个月工资寄回来,买的粮食一年都吃不完,倘若种地,累了病了谁照顾?还得花钱治疗。据了解,两三年前,营山县平坝地区土地撂荒率约为三分之一,山区则在一半以上。

  “我们农机专业合作社所起的最大作用,就是让大量荒芜的土地得到重新开垦,并种上了作物。”小桥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陈时陆说,他们的存在,又吸引了一些新型经营主体流转土地,农村土地撂荒情况进一步得到扭转。“附近的四喜乡来了个成都老板,一下子流转了500亩地,其中三分之一荒芜了几年,老板请我们去耕作,今年全部种上了莲藕。”

  小桥农机专业合作社成立于2013年,目前有35个带机入社的成员,合作社有各类农机41台,每年服务农户2300余户,作业服务面积超过8000亩。整个营山县目前共有14家农机专业合作社,每年服务农户15660户,作业服务面积达到56300亩。

  济川乡向坝村向坝农机专业合作社目前有60个成员,各类农机数量达到80台,合作社成员廖桂清说:“在我们本村和附近村及乡镇,至少5公里范围内找不到一块撂荒地。”他们的合作社辐射范围甚至达到百公里以外的西充、仪陇等县。

  “凡是农机推广越好的地方,撂荒地就越少,尤其是成立了农机专业合作社的地方,平坝地区基本上消除了土地荒芜现象,而山区也减少到三分之一内。”邓昕说。

  农机专合社成了种粮大户孵化器

  31岁的陈时陆有近10年没外出务工了,先是在家做门窗生意,后来从事农机服务,他共投入资金50万元购买农机,每年作业收入有七八万元,可这不是他的主要收入。

  因自己是农机大户,又是合作社领头人,所以陈时陆敢流转土地,去年他流转了300亩,种了200多亩水稻;今年流转面积达400多亩,除了种水稻,他还种了100多亩莲藕。据估计,陈时陆一年种植业收入在80万元以上,是名符其实的种粮大户。

  向坝农机专业合作社成员黄彦波,5年前从外出务工地返乡,起初帮别人开车,“好多时候是帮人拉收割机,人家在田里忙收割,我便站在一旁看,有时候上去帮人家提提袋子,渐渐地自己也会了,就投资几十万买了一些农机自己干,一年纯收入5万元左右。”

  2013年起,黄彦波开始给人代耕代种,同时他还特别留意那些撂荒地,通过与承包户联系,要么是白送,要么是象征性地给一点流转费,渐渐地,黄彦波有了自己的经营地盘,到目前为止,他的经营面积超过50亩,全部种上水稻,年收入6万元左右。

  向坝农机专业合作社另一成员陆兆勤,儿子、儿媳全在外务工,自己虽已63岁高龄,但他除了耕种自家4亩地外,还“捡”了别人撂荒的20多亩地种起,并另外从别人那里低价租来20多亩,经营面积也达到了50亩。“一年农机服务收入加水稻、油菜种植收入,六七万元没问题。”

  “农机专业合作社已经成了种粮大户的孵化器。”邓昕说,在诸多农机专业合作社成员中,由本人亲自经营的土地面积超过10亩以上的人普遍存在,随着他们力量的逐步壮大,一些新的种粮大户也将随即诞生。

  农机推广瓶颈需要及时破除

  县农机局透露:从2012年到2014年,中央财政下达到县上的农机购置补贴资金高达4000余万元,而实际补贴到户的资金仅1854万元,且从2012年的781万元到2014年的393万元呈逐年递减的态势。这说明农机购置日渐趋冷。

  记者调查发现,营山县现有的14家农机专业合作社均成立于2013年前,之后两年没有再产生新的合作社,这些合作社规模均偏小,且主要集中在平坝地区;而营山县共有53个乡镇、657个行政村,其中山地丘陵地区村占了三分之二,现有的农机专业合作社显然远远无法满足全县农业生产需求。

  实际上,广大山地丘陵地区尤其需要农机推广,但事实上推广难度大。“很多地方连村道路都不通,怎么推广得下去?即使村道通了,可土地未经整理,或者虽然整理了,但缺乏耕作道或下田道,农机去了也只能望田兴叹!”邓昕说。

  县农机局认为,农村基础设施和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的欠缺,是制约农机推广的重要原因。“农村基础设施比如交通建设,属于交通局在统筹安排,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所涉及的部门就更多了,如农业、扶贫、国土、水利、农机、财政等,但政府往往在具体规划实施某个项目过程中却忽视了农机,农机部门长期坐冷板凳致使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

  来自农机专业合作社的呼声是:如今有了农机,但能操作农机的机手却日渐紧缺。目前农机专业合作社成员兼机手十分普遍,且年龄在55岁以上的占90%,“因农村经济发展滞后,广大年轻人不愿学习这门技术,而年龄大的在技术培训的接受能力和实践操作能力上又相对较弱,这是我们要进一步壮大队伍所遇到的最大困境。”陈时陆告诉记者。

  铁牛再给力,也需添把“草”。邓昕说,希望政府能对此引起高度重视,在解决农村实际问题的时候,应该充分听取各个涉农部门的意见,并科学配置各部门手中的政策,而不是继续让这些原本碎片化的政策继续碎片化。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