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狠刹墓地炒作风 移风易俗是出路

  • 发布时间:2015-04-03 11:08: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导读】“阴宅”贵过“阳宅”,陵园“一墓难求”,北京上海等地居民舍近求远异地买墓。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本期观点:狠刹墓地炒作风,移风易俗是出路。

  清明节即将来临,殡葬行业背后灰色的利益链条再次被陆续曝光。在北京的多个殡仪馆,都存在“黑殡仪车”运送死者遗体和乱收费现象,8公里的距离,收费千元,逝者家属只能自认倒霉。但“黑殡仪车”和墓地的价格相比只能算是零头。

  在北京、上海等多地,由于墓地价格飞涨甚至超过房价,“阴宅”贵过“阳宅”,陵园“一墓难求”,不少人无奈到别的地方去买墓地。中国殡葬协会发布的《殡葬绿皮书》说,目前北京地区的殡葬消费平均达到4万2千元左右,市区高达8万元。92%的北京市区居民认为,公墓消费过高。一块墓地多数在2平方米左右,似乎面积不大,但一些公墓的最低报价就在6万以上,每平米均价已经超过房价,低价墓还“有价无市”。一些经营性的陵园公墓更通过囤地、超标等手段,大发“死人财”。

  墓地炒作风背后有着比炒房更复杂的因素。墓地虽然普遍位于郊区,但它不同于普通的用久了可以拆除重新翻建工厂住宅。如果放开土地审批建,墓地越来越多,就挤压城市宝贵的其他用地。而限制墓地总量,墓地会越来越稀缺,价格必然上涨。这么说起来,墓地炒作风固然应该狠刹,但要从长远来看,遏制墓地炒作,更需要移风易俗,提倡新的殡葬方式。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潘圆认为,我国的大城市土地资源稀缺,供需平衡导致墓地价格上涨,提倡摆脱传统的土葬方式非常重要。

  潘圆:实际上大城市本身就是土地极为稀缺,京上广这些地方,基本上寸土寸金。土地资源如此稀缺的情况下,拿出土地来盖房子,让更多活着的人有所需,拿出来建墓地的这种地就更加稀缺。首先不会拿出那么多地建墓地,拿出土地的总量,对应建墓地是非常有限的。在这个过程中,人生老病死,需求和供给产生了矛盾,你如果要是硬性的来做的话,恐怕是比较困难的。

  目前来讲,我觉得有些地方采取一些措施,鼓励建比较便宜一点经济适用性的公墓,让更多人解决生老病死的问题,还是有一定的作用和意义了。但是从长远来讲的话,它不是一个根本的治本之策,我们国家是一个人口非常密集的国家,人非常多,土地本来就很稀缺,当实际上政府提倡这个火葬,也是为了节约土地资源,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还是应该从观念入手,就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鼓励人们移风易俗,改变传统的丧葬习惯。

  经济之声:传统的殡葬习惯事实上已经延续了上千年,要想转变绝非一时之功。

  潘圆:这种丧葬习惯,千年形成的,要想改变也相当不容易的。但是我觉得有些方法,比如说树葬、水葬等等这些新的形式,在目前来讲的话,如果加大它的宣传力度,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我觉得持之以恒坚持下去,才能改变丧葬习惯,从根本上解决人和地之间的矛盾。大家都有这样的一种攀比的心理,感觉墓地如果简单了,自己心里有这种愧疚,不能够体现对逝者的内心的怀念和敬仰。但是我们知道活着的时候,实际上更重要的,让一个人在活着的时候,充分实现自己的价值,让他能够幸福和快乐,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人去世了以后,我们从唯物主义者这个角度来讲,后就要回归自然。你即使给他再豪华的墓地,他也不可能复生,那么实际上来讲,我觉得用一些更现代化更能够体现社会变化的纪念方式,能够让人更好地悼念死者。

  随着城市开发和地价高涨,经营性陵园墓地利润率之高“路人皆知”。“A股殡葬概念第一股”福成五丰此前发布的重组报告显示,陵园2014年上半年综合毛利率高达80%;在香港上市的中国生命、福寿园毛利率也多年超过80%。这是正常现象吗?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专栏作家张春蔚对此做出评论。

  张春蔚:首先,这个市场不是今天才起来的。其次,我们看到人们对于死的市场并不是关心,甚至很多熟悉这个行业的人才知道这个行业的暴利,而对于外面的人而言,人们只是隐约感觉到。在一个小众的市场,预先知道行情的人才能够发财,绝大多数的人只能被动的作为一个接盘者。所以这个行业的暴利,多数人是不涉及的。使得每一个人到最后,只有在你们家碰到问题的时候,你才会发现我怎么成为了一个高位接盘者。

  经济之声:现在很多地方已不再审批新增经营性墓地,大多数企业干脆边囤边卖抬高价,重庆市民政局决定,未来5年将在主城区建设3个城市公益性公墓,单个墓位最高价为不超过1.5万元,满足中低收入群众安葬需求。这种做法具有实质意义吗?

  张春蔚:即使是一万多块钱,也是挺贵的。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年数百个亿市场。我们除了号召大家有好的观念,最重要的一点是政府能不能管。是当做一个公益,而不是说我们给一个经济适用房价,老是想让民众来解决。比如说像北京这一代你可以去海葬。另外一方面,并不是说人们的观念不进步,而是我们对亲情是有一个寄托哀思的寄托物,这个时候墓地是人们感情一个寄托,在这个时候过度消费的话,是消费活着的人,而忽略掉我们强调的风尚强调的文化。

  人们最近一点时间为什么说死不起,当人们把死作为一个去定价、去排名去比风水的时候,那么必然会带来的是,只是一部分人消费起的。当你推行一个好的习惯,你除了说在价格上,你还要让人们在情怀上就是比其他更好。比如说婚礼,每个人都希望独一无二的婚礼,为什么还是有人愿意需参加集体婚礼,因为有的资源是不可复制的,它所带来的这样的一个满意度是超过其他的。那我们在公益里面,能不能够有更多的一个涉及和想法,而现在你只是说强调一个亲民的价格,那么你不是还用市场的手段解决市场。

  经济之声:也就是说可以创新方式,让大家情怀上获得满足?

  张春蔚:你比如说树葬,再比如说骨灰墙,这些东西成本比我们刚果说的1万多块钱要便宜的。你是否能拿出一块让每个人都觉得进去很荣耀的感觉,我觉得在这样一个话题当中,既没有做给死者看,又没有让生者满意,那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它撬动的只是市场。每个人都试图在必须走的这条道路上,给你设置一个拦路虎,你去指责普通的老百姓,说你看你们把要求提高的,但是你给它的选择可能性在哪里?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