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1月29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计生法》修订调研 地方建议全面放开“两孩”

  • 发布时间:2015-03-28 07:27: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作为人口计划生育领域唯一的一部法律,《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正面临修订。《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卫计委正在加紧修订《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多个司局的主要领导亲自带队组成的调研工作组,仅今年3月就在江苏、福建、广西等多个省份进行了密集调研。

  而从地方反馈的情况看,修订意见和建议主要集中在生育政策的调整、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提高计划生育家庭的奖扶力度、提高计生工作人员待遇等几个方面。

  不过,目前《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修订完成工作还没有官方时间表。截至3月27日记者发稿,国家卫计委对本报记者的采访需求未给予回复。

  地方建议“全面两孩”

  “因为法律是2001年审议通过的,也有十多年了,要根据现在的实际情况,对里面的一些条文进行修订。”去年年底,国家卫计委法制司副司长赵宁曾表示,2015年,国家卫计委将加紧修订《人口与计划生育法》。

  记者了解到,仅今年3月,国家卫计委法制司、综合监督局等多个司局的主要领导亲自带队组成的调研工作组,就在江苏、福建、广西等多个省份进行了密集调研。

  广西百色市人口计生委副调研员、政策法规科科长农炳光告诉记者,3月3日,国家卫计委《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订工作组到百色市及田阳县调研。

  “调研前几天,我们才接到上级通知,说国家卫计委要来一个调研组,选1~2个县调研,直到调研组来百色市之前的头一天才确定去哪个县。” 农炳光说。

  据记者了解,国家卫计委调研所到的市、县,都是计生政策执行较好的地区,调研座谈中,除了基层计生干部、工作人员外,还有育龄妇女。

  自去年全国启动“单独两孩”政策以来,何时全面放开两孩一直备受关注。而此次调研,关于计生政策的调整也成为地方建言的重点。

  据记者了解,调研中,百色市及田阳县提出的修订意见认为,完善生育政策,在对“单独两孩”政策影响进行评估、可行性研究之后,尽早实施全面放开两孩政策,从当前看,至少在“十三五”中期放开是比较可行的。

  广西从去年3月开始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农炳光告诉记者,目前看来,百色市“单独两孩”的申请量与预期有差距。

  “从去年摸底调查看,百色市有6121对夫妇符合‘单独两孩’政策,到今年2月份,只有1409对夫妇提出申请,量不是很大。其中,已经生育的有23个家庭。从预期的效果看,政策影响不太明显。”农炳光说。

  这其中原因有三方面:一是部分夫妇婚育观念改变;二是物价高,尤其是住房、就医、就学成本高,一些夫妇现在还没有能力生育,持观望态度;三是有生育意愿但仍需协调好工作和生活。

  “生育是周期较长的事情,目前看单独两孩政策实施仅一年,时间太短,需要观察3-5年。” 农炳光说。

  事实上,修订调研组在福建也收到了修改生育政策的建议。福建省福鼎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宣传干事吴永勇告诉记者,福鼎市及下属基层计生系统提出的建议认为,国家稳定计划生育政策,鼓励公民适当晚婚晚育,每对夫妻自主计划生育,生育1~2个子女;第一胎为双胞胎的视为已生育两个子女;再婚的符合条件的,可以根据相关规定申请再生育。

  目前我国执行的生育政策,主要是依照《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规定:国家稳定现行生育政策,鼓励公民晚婚晚育,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

  福鼎市卫计局局长吴杰还建议,取消民族、区域、城乡生育政策上的差别,建立统一的生育政策。

  加大对计划生育家庭奖扶力度

  吴永勇告诉记者,国家卫计委在福建调研中,福鼎市及基层共提出了25条修订意见和建议。

  农炳光说,百色市还建议,要加大对计划生育户,尤其是农村的计划生育户的奖励扶助力度。

  “农村的独生子女户越来越多,意味着独生子女户的子女伤残死亡率也在增高。如何应付失独家庭、伤残家庭的养老、精神安慰等问题,国家应该提前做好准备。”农炳光向记者转述基层的建议。

  目前全国已经超过百万户的失独家庭,但这个数字还在增加。按照25岁以前4%的人口死亡率计算,百色市有12万户的独生子女家庭,失独家庭就有几千户。

  “贫困山区的情况如此,全国其他地区的失独家庭可能会更多。”农炳光说,参加调研座谈的人士认为,国家应该从立法层面建立制度,对计划生育家庭增大扶助力度。

  对此,福鼎市卫计局局长吴杰认为,国家需要从法律层面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计生家庭除奖扶制度外,其他奖励和保障都是由地方制定,但受各地财政的制约,奖扶标准各不相同。在政策执行过程中,让老百姓感到疑惑。

  现行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三条规定:国家对实行计划生育的夫妻,按照规定给予奖励。

  吴永勇告诉记者,2014年福鼎市用于计生家庭的奖扶资金,本级财政投入达1000多万元,这对经济基础落后的县市,落实有困难。

  “建议认为,有必要从国家法律层面建立统一的奖励和保障制度,以适应当前计生工作的发展和需求,以免造成待遇差别和不平等。”吴永勇说。

  未建议取消社会抚养费

  去年11月20日,国务院法制办网站公布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最受关注的修订,就是社会抚养费征收拟设统一上限。

  农炳光说,关于社会抚养费征收,调研中百色市及基层计生人员认为:社会抚养费征收应该设定全国统一的征收倍数,地方裁量权过大,容易出现腐败问题。

  而对此前民间有呼吁认为,应该取消社会抚养费的说法,农炳光说,在与基层老百姓和农村育龄妇女座谈会中,专家和领导也提出了这个问题,但大家反对取消社会抚养费,认为这对计划生育家庭和绝大部分人是不公平的。

  吴永勇告诉记者,在福鼎市调研时,也未提出取消社会抚养费。

  据记者了解,百色市计生部门还建议,应该将养老问题纳入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国家应该积极应对,在法律层面从国家战略的高度体现养老的问题。

  此外,百色市还建议,加强县乡计划生育管理和服务队伍的人员,不要因为卫生和计生机构改革合并,而削弱了县乡村计生管理和服务的力量。

  农炳光告诉记者,目前基层计生人员普遍存在人手不足的问题,特别是乡镇一级,缺编严重,以百色市为例,缺编达40%;而由于工资待遇、工作压力大等问题,计生人才流失比较多。

  吴杰建议,增加提高基层计生人员待遇的条款,尤其是工作满15年以上的,应该增加工资福利待遇。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