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谁被外企裁员碾压

  • 发布时间:2015-03-27 10:30:52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上接5版

  裁员之痛 成本上涨拉低业绩

  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裁员事件最早发生在两年前。作为其全球重组计划的一部分,IBM宣布了费用为10亿美元的全球裁员计划。

  与其他外企一样,IBM裁员是迫于低收益。2013年,IBM自2005年以来首次出现盈利低于预期的情况。腾讯科技透露,在2013年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中,IBM前CFO马克表示,有2/3的硬件业务量减少是由于在发展中国家的市场表现不佳,而其中1/2又主要受中国市场业务量减少的影响。

  财新网报道,此次雅虎裁员,也是因为中国一线城市研发的人力成本增长迅速,北京的人力成本大约为印度的2倍。“如果人力成本低,雅虎也不会急着裁员。自去年以来,已经有几家外企解散了中国分部的团队,人力成本高是重要原因。在这类外企的高管层里,来自印度的人员远比来自中国的多。”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事实上,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大背景下,外企裁员潮波及中国在所难免。《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刊文指出,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影响了外企利润。中国欧洲商会的资料显示,只有63%的在华欧洲公司2013年实现了盈利,这一比例低于2010年时的74%。

  而一线工厂的关闭,原因则更复杂。与温州工厂的没落一样,外界认为,这是中国制造业面临的考验。其中原因,包括人口红利的消失、人们的消费水平下降、“中国制造”创新能力低等。

  大厦并非一夜间崩塌

  像诺基亚、IBM这样的巨头公司,不是一夜之间突然崩塌的。从表面上看,诺基亚没有及时更换手机系统而被苹果“拿下”;IBM此前推出了Z13大型服务器,卖掉了存储业务,以为可以带动销售,却没有预见到,数据存储在大数据时代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业绩下滑,有管理层决策不当的因素,更多的却是受时代潮流推动。

  对于传统企业来说,转型是必须的。原来,信息的主动权掌握在企业手里;现在,则到了用户手里,交互变得很重要。那么,对IT外企来说,转型的阻力和阵痛不可避免。他们曾引以为豪的管理文化可能恰恰就成为其转型最大、最难克服的困难。

  《中国企业家》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IT外企风光的时代已成过去,越来越多的人把焦点转移到本土的阿里、腾讯、小米等互联网公司上。可以佐证的是,20年前媒体开大会,上台发言的人是来自外企的职业经理人;10年前,这些人变成了本土传统行业巨头的CEO。而如今,最受欢迎的是本土互联网公司的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雷军等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外企的红毯时代逐渐谢幕。

  员工后路 讨价还价“N+6”

  2014年7月,微软北京亦庄办公楼外,微软员工聚集,高喊着“N+6”的口号。在裁员已经成定数的情况下,不少员工都以为公司给出的补偿是“N+6”,但邮件中却写的是“N+2”,差距太大。

  目前,我国《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五条规定:“经劳动合同当事人协商一致,由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根据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年限,每满一年发给相当于1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最多不超过12个月。工作时间不满1年的,按1年的标准发给经济补偿金。”

  “N”表示在公司工作的年限,一般大公司大规模裁员时,都按照税前工资算。加号后面的数字通常是灵活的,有的公司是“N+1”,福利好一点儿的公司能达到“+3”“+4”甚至“+6”。简单来说,如果某员工工作5年,一个月薪水1.5万元,补偿方案是“N+2”,初步补偿就应该是1.5*(5+2)=10.5万元。按照微软员工的诉求,如果换成“N+6”,那么补偿就是16.5万元。

  就公开信息来看,一开始诺基亚被裁员工所能拿到的补偿是“N+2”。但腾讯科技表示,一些员工说,诺基亚高层曾多次提出,会按照微软收购时的承诺,在12个月内按照诺基亚的标准对被裁员工进行补偿。

  按照此前诺基亚员工离职的标准,有些员工将获得“N+6”的赔偿。以2013年他们的平均月工资来看,这将是一笔不小的费用,约为10万元。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雅虎这批业内精英开完裁员大会从大厦走出来后,其中的大多数就已经失去了工作,但裁员消息在业内传开后,他们已被互联网公司和猎头盯上了。对于这些有能力、有经验的员工,企业大多是欢迎的。

  诺基亚开始裁员后,阿里巴巴组织了一批业务负责人和招聘专家北上,在诺基亚门口摆起了小摊招聘。此外,小米和联想等企业也向诺基亚研发中心离职员工抛出了“橄榄枝”。

  或许被裁员的都能另找下家,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的。如今的外企就好比不断崩溃的冰山,各家都在裁员。即使员工跳槽成功,依然是不保险的——谁能想到曾经的帝国诺基亚也裁员了呢。

  跳去本土企业,对于大部分外企职业经理人来说,恐怕也是很困难的,因为他们已经适应了过去那种相对悠闲而且稳定的生活,无法适应中国民营企业的“疯狂”节奏了。很多外企人已经习惯了出入五星级宾馆和豪华会议室的生活,接地气的能力确实有些不足了。

  要想真正融入本土企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一些人甚至在其中“不幸阵亡”。在很多人看来,民营企业虽然有机会,但是白领精英很难生存。还有一层考虑则是待遇。有参加华为面试的诺基亚员工称,“华为的要求是从零开始”,这意味着,他们目前的工资普遍要减少一半;还有的要求在非北京地区工作,这对于已经在北京安家的人来说,更难以抉择。

  生产部门员工才最难

  至于生产部门的员工,在补偿方案和对外求职方面与研发部门相比,好比遭遇了“冰火两重天”。

  在补偿方案中受益的,通常是研发部门的人,伸出橄榄枝的企业,瞄准的也都是研发人员。这些都与生产部门无关。

  微软目前已在越南河内投资建厂。诺基亚在中国内地的手机制造业务将全面迁往越南、巴西和墨西哥等地区。相应的,诺基亚在中国内地的手机制造工厂将全面关闭。原本在这些工厂工作的工人,将十分难熬。如果夫妻两人都在生产部门工作,同时丢掉工作,家庭更将失去经济来源。

  在诺基亚裁员潮中,与研发部门同事“拉横幅”激烈抗议裁员相比,生产部门的员工面对裁员则要沉默安静得多。一名生产部门的员工说:“我们也想抗议,想游行,但担心被公司开除,最后连补偿都拿不到。”“很多生产部门员工学历都不高,找新工作的渠道也很少,阿里、小米都不招我们。社会上一些不公正的看法对我们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有人认为,外企生产部门的员工工资高却懒散)”。

  而无论对于研发部门,还是生产部门来说,外企裁员符合法律法规,给出的补偿方案也符合国家法律规定,甚至超过了我国《劳动法》规定的最低裁员补偿标准。员工们争取留下来,最后也是徒劳的,更多的人只是期望能在补偿方面争取更大的个人利益而已,这是一场心理战。

  结语

  在全球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在整个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外企开始考虑调整业务结构、用人结构以及降低成本无可厚非。而那些在外企打拼多年的“杜拉拉”们,则面临着职业生涯的重大转折。得与失已显得不那么重要,毕竟在这个不断变化的社会里,只有变才是唯一的不变,只有适应变化才能生存发展。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