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他走了留下点为什么

  • 发布时间:2015-03-27 10:30:52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期主持 陈昆

  曾经有段时间,我尝试做过一名讣闻记者。在媒体的行当中,这是特殊的门类,专门采写对新近故去人物的报道。“给我派活儿的责任编辑是上帝”。这种不确定会让生活变得极其刺激。这是受到书籍《先上讣告后上天堂》的影响,作者是美国鼎鼎有名的讣闻专栏作者玛里琳·约翰逊。在这本书里,她向我们描述了种种和讣告有关的轶闻趣事:1826年7月4日,美国第二届、第三届总统约翰·亚当斯和托马斯·杰弗逊同时撒手人寰;在第六届杰出讣告作者国际大会上,91岁高龄的里根适时死亡,将会议带入高潮……

  每当名人发生意外被送进医院,讣闻记者就四处搜集资料,亢奋地投入工作中。然而,每一次当名人从危险中挺过来时,讣告作者只能遗憾地将自己的作品塞进抽屉。70多岁的伊丽莎白·泰勒已经摆平了1次脑瘤、3次换臀骨、好几次后背骨折、多次肺炎。什么时候她真的“挂”了,英美讣告作家恐怕不会忘记在她的讣闻里加上这么一句:最不愿意和讣告作家合作的名人。

  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在本周就“被去世”了好几次。在他病危期间,数家网络媒体都郑重地推出了“病逝”的假新闻,甚至连美国的CNN也依据一张未经核实的截图来发布如此重大的新闻,闹出了大笑话。当然,李光耀真的去世后,各家新闻媒体瞬间发出各种各样的专题报道,可见,关于李光耀的讣闻早已经保存在各大编辑的手中,只等轻点鼠标了。

  与之相关的各种解读已经很多。《经济学人》的讣闻主题是“新加坡对于李光耀太小了”。《纽约时报》的报道用高效、不动感情等词语来形容李光耀。如果是我去写,我的关注点一定是中国化思维。李光耀生前曾半开玩笑半自嘲地说过,新加坡人的祖先都是当年中华帝国治下的下等臣民、贩夫和走卒。祖籍中国,又有着西方留学背景的李光耀,在治理国家时并没有采用所谓的西方式民主,反而采用了类似于中国封建王朝的独裁统治。在“家天下”的管理模式下,新加坡照样迈入了发达国家的行列,这是为什么呢?

  1000个人眼里就有1000个哈姆雷特,13亿人眼里就有13亿个李光耀。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从李光耀身上学到了什么?本周另一位去世的明星是笑林,终年仅59岁。关于笑林,人们耳熟能详的是他的“笑林广播电台”。他还是马季的门生。据称,他是因败血症去世的。一位给人们带来无数笑声的演员走了,英年早逝。笑林的人生经历告诉我们,生活中不能没有笑声,但光有笑声是不够的,还得多注意身体。

  如果现在由我来写他的讣闻,我更会由此及彼地聊聊他的师兄弟——“马家军”——和相声的现状。马季通过电视节目推出了一大批优秀相声演员,包括姜昆、黄宏、刘伟、冯巩等20多人,但近年他们已鲜有广泛流传的作品,小剧场相声却十分火暴。这是为什么呢?

  讣闻绝不是简单地对一个人盖棺定论。国内以往的报道常常是历数死者生平功绩,这是对讣闻报道功用的一种误读。在国际主流新闻界,讣闻从主观上讲,是追忆逝者,启示读者;从客观上讲,则事关人们对于历史的公共记忆和对文化观念的认同。也就是,他走了,留下点儿为什么?

  对于在法国坠毁的空客A320客机中遇难的150条生命,更需要多问几个为什么?此次坠毁的飞机隶属德国之翼航空公司,其为廉价航空公司。这是继去年12月亚洲航空公司空难后,发生的第二次廉价航空客机空难。

  廉价航空的安全性会打折吗?过往的数据表明,廉价航空事故发生率并不高于传统航空公司。我并不想对这个点予以深究,我想问的是,面对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赔偿,它承担得起这样毁灭性的可能吗?

  所以,对自己好一点儿,别让讣闻记者在无准备的情况下去写遇难的人。 死亡在中国是忌讳的,我们常常试图掩盖上一个人的离去,对已故的人暗自表示悲痛,甚至由于自己对死亡的恐惧,下意识地将这位不复于地球上存在的人永远埋藏在心底。

  在我的讣闻记者写手生涯里,最喜欢的是那种自然去世的人,没有太多的哀伤,有的是淡淡的思念。我曾写过这样一位普通逝者,她是住在北京胡同里的一位老太太,无儿无女,自上世纪80年代老伴儿离世后,便一个人守着一间陋屋生活,后来年纪大了,患上了腿病,走路有困难,便常常一个人在院门口的石凳上坐着。邻居给我指指那个石凳,日久生出了藓苔,有历史、有故事。我记得当时是这样结尾的:“阳春三月,下了场细雨,那个老人生前常坐的石凳已被雨淋透,很久没有人坐了。”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