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秦淮老艺人盼关停龙灯厂重开

  • 发布时间:2015-03-17 10:35:10  来源:金陵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南京农业大学 田博雅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秦淮花灯甲天下,夜市千灯照碧云。” 但坐在《金证券》记者对面的陆有昌老人,却显得神情黯然,“厂子已经停了,今年的花灯怎么做,还没有着落。”

  陆有昌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南京市优秀民间艺术家,扎秦淮彩灯已有60个年头。为告别作坊式生产,10多年前他开办了自己的江南龙灯厂。如今迫于房租压力,他的厂子无奈关停。

  2013年2月份,《金证券》记者曾造访陆有昌开在中华门城堡附近的江南龙灯厂。所谓的企业只是间略显破旧的临街门面房,横竖一百平方米出头,却被分割成办公区、展示区、库存区、制作区四间,生产车间稍显大点。当时,陆有昌妻子刘红和另外四位女职工,正在搭灯笼骨架子。

  与其他手工艺人还需要摆摊卖灯不同,江南龙灯厂已是一灯难求。“七八年前,我们的彩灯就不用拿到集市上卖了,每年元宵节不到,彩灯都卖完了!”刘红告诉记者,每年四五月份,公司开始准备来年花灯的图样和材料,大家埋头做上一年,最终成形3000多个花灯,往往几天就被抢购一空。

  可是,近日《金证券》记者再度拜访陆有昌夫妻,却被迎进了秦虹路的一处居民房内。“龙灯厂暂时停了。”陆有昌说。

  对于暂停原因,老人没有多说。据了解,从开始加工到最终成形,一盏花灯的出炉要经过搭架、切纸、打磨、黏合等几十道工序。即便是一盏10厘米高的荷花灯,工人也要耗费大半天时间。由于长期缺少资金再投入,即便工人的手艺再好,也赶不出更多的产量,导致到手的订单大量溜走。此前,陆有昌对《金证券》记者算过一笔账,“龙灯厂全部是我一个人投资,房租一年四五万,工人工资每月每人一千多,加上税、水电费等开支,算下来基本不赚钱。”

  尽管已到古稀之年,陆有昌对龙灯厂仍然念念不忘。采访中,老人一个劲念叨,“得再找个地方,有一天能把江南龙灯厂的牌子再竖起来。”他指着脚下的地板,“租的这个房子铺了地砖,如果是水泥地板就好了,就可以在家扎灯了。”

  虽然厂子没了,陆有昌仍然在坚持创新。他给记者看刚刚扎好的双兔灯,普通的兔灯都是一个头,这个灯有两个头,寓意纯洁的爱情、好事连连。值得一提的是,双兔灯下面的四只脚是用象棋做的,为了这个陆有昌跑遍了大小市场,无意中在朋友的象棋桌上发现了这个宝贝,可见双兔灯设计及用料上的独具匠心。

  据介绍,现在两位老人会在小区里的水泥地里做染纸,只是风一吹纸头就飞走了。

  风投的烦恼

  3月1日,《金证券》记者来到夫子庙花灯市场。尽管花灯琳琅满目,销售最好的还是做工精细的传统工艺灯,比如莲花灯、兔子灯、羊灯等。一位摊主告诉记者,“除了扎灯,我们还有别的工作,如果只是扎灯,是吃不上饭的”。

  “我们对传统行当同样感兴趣,但能不能投,要看行业是否具备公司的基本元素,技术和规模能不能上来。”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副总裁应文禄曾对《金证券》记者表示。

  应文禄对秦淮彩灯并不陌生,他直言,任何一家PE投资前必须对经营模式有一定的考量和预测。目前秦淮花灯老艺人不仅稀少,而且各自为政,行业内缺少牵头、主导的公司,这也让收购、投资等资本运作异常艰难。

  另外,投资机构青睐的是产业化、持续性的盈利模式。在他看来,“秦淮花灯仍是手工作坊式的,量上不来。日后要是量上来,又怕失去了手工的感觉。加上花灯季节性很强,利润兑现期也就短暂的几天,风险太大了。”

  昨日,南京农业大学经管院张望则对记者称,定制、走高端路线的产品议价能力比较强,像陆有昌的花灯属于议价能力较强的产品,只要有一定的知名度,与其他产品的差异能够被消费者所辨识,就会受到高端人士的青睐。据了解,陆有昌曾凭借儿时的记忆创作成功“麒麟送子”,有人愿意出价4000元购买。 田博雅江芬芬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