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6月05日 星期五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直面新动向 寻求新对策

  • 发布时间:2015-03-08 02:31:17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7日上午,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经济界别进行联组讨论。在经济界别34、45小组的联组讨论会上,董大胜、杜鹰、朱光耀、陈东征等委员就如何盘活财政的存量资金、化解地方债、如何防范区域经济出现逆转形势、如何推动城商行、农商行上市等热点问题进行了发言并提出建议。

  杜鹰委员:

  区域经济发展呈逆转苗头

  在谈到区域经济发展时,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杜鹰强调,我国区域经济发展体系总体是协调的,但有一个苗头一定要引起注意。

  杜鹰说,在我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方针的指引下,中西部经济发展开始提速,2007年,西部经济增长速度首次超过东部,到了2008年,中部、西部和东北三大板块的经济增长速度全部超过东部地区,并且一直保持到2012年,保持了5年。

  但这一势头到2013年开始出现逆转,这一年东北地区的GDP增长速度首次落后于东部。去年,全国经济增长速度是7.4%,而东三省结构性的矛盾非常突出,拖拽了经济速度下滑,导致东北地区经济发展速度只有5.9%。值得一提的是,辽宁省去年的财政收入是负增长。

  尽管去年中部和西部经济增长速度还是高于东部地区。但根据杜鹰提供的数据显示,中西部地区高于东部地区经济的增长速度已由过去3个百分点降低到今年的1个百分点。

  “这项数据表明,中西部比东部经济发展增速放缓的更快,而东北干脆重新掉到东部以下,这必须引起重视。”在杜鹰看来,毫无疑问,在过去发展差距比较大的情况下,这样的新情况,意味着区域经济发展出现了一些不那么协调发展的苗头。

  “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四个全面,最后要达到全面小康。但我们大多数的少数民族生活在西部,大部分的贫困人群生活在西部。”因此,杜鹰建议,下一步国家在投资安排上,以及在一些财政支出上,要尽可能地向中西部地区,特别是西部地区加大投入倾斜的力度。

  杜鹰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他说:“去年,我深入乌蒙山调研,那里是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调研时发现,有一个农民买一头牛,贷款利率居然高达9.4%,我当时就问县里的领导,农民贷款有没有贴息。他告诉我,一个县的贴息指标只有几十万元,不够用。”

  “贫困群众拿不到贴息,中小微企业拿不到贷款,如何做到精准扶贫和普惠金融?”杜鹰反问道。他说,金融是无法普惠的,但财政是普惠的,只有把财政手段和金融手段相结合,金融才能覆盖到贫困人群。

  杜鹰认为,针对区域经济发展出现的这个新情况,政府要密切关注。“如果不能更好地发挥市场经济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我很担心,中西部经济发展速度超过东部的势头搞不好要逆转。如果逆转,区域发展差距比现在更进一步加大,到时候怎么交代,这应该引起重视。”

  朱光耀委员:

  完成经济增长预期面临五大挑战

  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政协联组会议上表示:“2015年,无论是国内‘三期叠加’的挑战,还是国外的复杂严峻形势,2015年完成经济增长的预期目标面临着艰巨挑战,将面临五个方面的挑战,很艰巨。”

  首先,从全球经济增长态势看,金融危机至今已有6年多时间,全球经济规模从危机爆发到2014年,如果不考虑新兴市场,尤其是中国,总规模还低于危机爆发前;第二,2015年,全球的经济状态还没有达到经济危机爆发前的状态,尤其是失业的问题;第三,近两年来,全球贸易增长量持续低于经济增长量。经济危机爆发前10年,贸易起到了重要作用,但爆发后全球贸易增长率还低于经济增长率;第四,全球的利率水平处于二战以来的最低水平。反映在每一个经济周期,从经济复苏开始,每一个起点都比前一个经济循环的起点要低;第五,当前,地缘政治对经济的影响是冷战结束以来最为直接和复杂的。对这方面的因素,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朱光耀表示,今年,全球金融形势非常复杂,对目前国际超低的利率水平应保持警惕。“目前,全球对通货紧缩没有固定的概念,但一般认为,CPI指数连续两个月在零以下,就预示着这个国家面临着严重的通货紧缩压力。”

  朱光耀表示,3月9日,欧洲央行推出超过一万亿欧元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将要正式实施,它带来的影响有多大现在很难判断。加上本月底,美联储会召开例行会议,将决定会不会改变自金融危机以来实施的超低位的利率水平,这些都表明全球的形势是非常错综复杂的,并且对我国经济的影响非常直接,必须高度警惕。

  陈东征委员:

  应加快城、农商行上市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成熟一家,批准一家,不设限额。

  全国政协委员、深交所原理事长陈东征在发言中对此感叹:“总理这话力度很大,对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是利好。但如何落实,还有不少困难。”

  陈东征连续2年的提案都聚焦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虽然每年相关部门也回复了他的意见,但他认为效果还没有达到预期。

  “其实,全国那么多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就有不少民资股份在里面,但这些年银行上市不仅没有降低门槛反而还提高了。”陈东征说,“现在全国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商业银行各有上百家,但真正上市的只有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宁波银行,还是8年前上市的。”

  “原来这些银行上市的门槛是资本金达到400亿元,现在提高到了700亿元。许多本来想投资设立中小银行的民企怎么能不望而却步?”陈东征说。

  近年来,国家一直高度重视中小微企业的发展,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措施。陈东征说,“去年光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到要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就不下10次。我国中小微企业需要金融体系大力支持,其中加快城商行、农商行的上市,是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一个好方式,能够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董大胜委员:

  财政存量资金要盘活

  谈到如何盘活财政存量资金的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审计署原副审计长董大胜在发言中说到,“今年的财政预算报告有不少看点和亮点,也体现了新预算法对财政预算编制的相关要求。财政预算报告中特别提出,要盘活财政存量资金。这是当前财政工作要完成的一项重要任务。”

  财政存量资金的形成,董大胜认为主要有五个原因:一是财政的周转金,用银行的话说叫“头寸”;二是财政收入和安排支出之间暂时有一个差,这也是正常的;三是部门通过虚列支出而行形成财政结余;四是财政部门通过结转项目形成结余;五是部分收入转到账外结存。

  董大胜说,去年,审计署曾经做过审计,发现很多资金已经在账上存了较长时间。一个现实的例子是,某地有项资金从1979年就开始结余,到现在仍未动用。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主要是一些人觉得,部门单位财政的账上要有点结余以备用时之需,但财政资金只有用起来才能发挥效益。

  “因此,要盘活这些资金,各有关部门需要克服本位主义思想,破除陈旧的理财观念,明确标准,严格纪律。”董大胜表示。

  此外,对于外界高度关注的地方债务纳入财政预算问题,董大胜表示,这也是今年财政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国务院在去年9月发布了《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之后,财政部又制定了《地方政府存量债务纳入预算管理清理甄别办法》。

  “据了解,在这项工作开展过程中,一些地方政府倾向于多报地方存量债务,使这些地区的地方政府债务增速较快。债务增速数据飙升的背后,不排除地方政府把一些本不该纳入地方政府债务的债务也纳入到这个范围内,这是个值得注意的倾向,各相关部门应确保地方债务清理甄别的准确性。”董大胜强调。

  关于处理存量债务,董大胜建议,首先要严控新增债务,积极稳妥的处理现有的融资平台。其次,把一部门分债务纳入财政预算,还本付息。“还可以把一部分政府债务转成企业债,也可以考虑出售一部分政府资产。此外,在保证还本付息的情况下,允许一部分债务攒息。总体来说,解决地方债务问题,必须要用发展的办法来化解地方政府的存量债务。”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