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7月06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去西西里岛 到贵族家中做客

  • 发布时间:2015-03-06 08:17:47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除了人满为患的沙滩和处处可见的三星级酒店外,意大利西西里岛还有更值得探访的地方。比如,有位男爵夫人正准备将一座城堡改造成五星级酒店,不过这里入住名额有限,以让此处继续保持现有的平静。同时,新一代公侯子爵们将从前无人继承的酒窖和家族农场改造成了乡村客栈或高级酒店。游客因此可以拥有一段与众不同的住宿经历。

  游客可住在海拔1000 米的修道院里

  安东奈拉·沙哈蒙特男爵夫人22 岁嫁给罗伯特·博尔多纳,同时继承了一座位于巴勒莫的别墅。这座别墅采用新艺术风格建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其光芒逐渐黯淡。

  “它成了一座死气沉沉的城堡,墙上的壁画历经风霜,也已经破败不堪。那时,我的一位朋友提出要借这座别墅举行晚宴,款待80 位医生。虽然这件事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但我本人是乐意支持的。我从中也找到了自己的职业”。一头金发,精力旺盛的男爵夫人成了巴勒莫的话题人物,于是她决定租下法尔科纳城堡,而这座被遗忘的梦幻般的城堡是家族财产的一部分。“西西里可以发展高层次的旅游项目,让游客领略我们生活的艺术。”她强调道。

  男爵夫人还将带领少数客人秘密登山探访桑达玛雅-博斯克修道院。“我丈夫也在为这次探访忙碌着,但是一开始,他一点力气也不想出。‘什么都不做的懒人’曾是西西里岛男人们的理想生活方式”。

  如今,岛上的贵族们不再互相炫耀各自的悠闲。特里纳克里亚呈三角形,是被众神泽被的福岛,在那里,新一代公侯子爵们将从前无人继承的酒窖和家族农场改造成了乡村客栈或者高级酒店。游客因此可以拥有一段与众不同的住宿经历,比如,他们可以住在海拔1000 米被橡树环绕的桑达玛雅-博斯克修道院内,电影《遗忘巴勒莫》曾在此拍摄。令人印象深刻的长廊(长109 米)连接着一座大教堂的遗址和两座修道院回廊,长廊两翼有十几间供修士居住的单室,经过改造,成为了舒适的房间。安东奈拉·沙哈蒙特有时也会亲自下厨为客人准备晚餐。游客可以参观厨房,还可以在诺尔玛意大利面上撒上清干乳酪。

  葡萄园、柑橘园也可以入住

  贵族的后代们多数抛弃了他们的宫殿和奢侈的生活方式,选择了定居城市。菲利波图·萨里耶·德拉杜尔和佛朗西斯·斯巴达佛尔的父亲曾经“只在葡萄收获时”,回到位于岗博若乐附近的家族葡萄园(分别位于维尔兹和拜尼斯村)。如今,这两位大公已经再次迁回了葡萄园。他们两个人是不同的风格:佛朗西斯戴耳环、穿牛仔;菲利波图则行吻手礼,喜爱古典音乐,但是他们都说着一口流利的法语,痴迷葡萄酒。“爵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庄园维持下去,并养活十口人家。”菲利波图·萨里耶·德拉杜尔说,“每天早晨,我都要和工人们一起喝杯咖啡,父亲可能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因为他们的妻子都还在城里,游客的短暂停留舒缓了他们在孤独中煎熬的心。同时,葡萄园的生活也吸引了商人的眼光。“他们很享受在这里度过的平静时光。他们看到一排排的橄榄树间,穿插着黑达沃拉葡萄树的枝叶。这样等到离开时,他们已相信我所酿造的葡萄酒是世界上最好的。” 佛朗西斯·斯巴达佛尔开玩笑地说。

  这次回归也触动了“埃特纳的雪之领主”:加布里埃尔·阿丽塔·德维拉朗大公喜欢人们这么称呼他,其祖先曾负责运输冰雪到马耳他。现年50 岁的加布里埃尔曾在劳氏船业任职,长期居住于伦敦。为了管理其位于陶尔米纳镇附近的60 公顷柑橘,这位和蔼可亲的西西里人放弃了从前的一切。但是,由于出产的瓦朗斯柑橘价格不高(每公斤0.2欧元),大公将庄园内的粉色主宅改造成了梦幻别墅,墙上悬挂的是来自英国的水粉画,餐桌上摆放的是来自法国的餐具。夏季来临时,大公全家人就会收拾行李,为来此度假的富豪们让出房间。这些入住的客人在这里能够体验到西西里岛的贵族生活,而不受其他游人的打扰。

  “我们继承的这片位于卡塔尼亚和陶尔米纳之间的土地,沿着海岸线铺展开来,是最后的宁静天堂。”阿丽塔大公的邻居,马尔纳·卡斯特·巴特诺·德范基里诺侯爵夫人解释道。在丈夫从巴西回来后,他们一起装修了自家别墅。

  西西里旅游业正展开“贵族革命”

  西西里岛上旅游业得到发展,是否归功于这些贵族?这个问题值得探究一番。在荒芜的伦蒂尼城废墟内,玛丽·拉罗卡将一座12 世纪的单身公寓加以修整,命名为德罗—斯洛克旅馆,成为城中一片重要的绿洲。同时,这座公寓也见证了当地人在这片干燥美丽的土地上的滋润生活。所有的房子都体现着一种生活的艺术,这种艺术简洁中见优雅,但又散发着浓浓的家庭味道。古拉塔图家族在特拉帕尼市附近的杜卡-德喀戴拉蒙特开展了农业旅游工作。一群摇摇摆摆的鹅在浪漫主义前期建立的墓地旁蹒跚,孩子们欢笑着,教堂里堆放着椅子,75 岁的皮纳妈妈照看着厨房,而她的老伴儿正在院子里午睡。

  在这些西西里岛的贵族家里,我们过得非常愉快。皮艾图·博诺旺塔·德包斯克·蒂蒙特利米男爵在距离自家巴洛克式的城堡6公里外的叙拉古市开了一家德菲多酒店,这里住着一批在此实习的美国厨师,男爵同他们在一起时,优雅、专注又不失风趣。葡萄园内还住着西西里岛国家真诚协会的主席,同时也是名人录的榜首人物,同男爵一样,他更喜欢作为主人招待客人的乐趣,而不是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中。

  在德朗都撒亲王著作中,主人公卡图帕多感叹说:“一切都在改变,一切又没有改变。”亲王的城堡坐落在帕叻玛—德蒙特斯亚罗村,城堡前,朱塞佩·达维桑吉正在一棵棵地浇灌着那1万棵橄榄树。他将儿时的橄榄树农庄改建成了一座客栈,与之相邻的是一间宽敞干净的榨油坊,风格类似纽约的独立工作室。“我父亲和祖父酿造出的橄榄油,质量低劣。为了获得好的橄榄油,我们必须改变,将历史魅力同现代工艺相结合”。在西西里岛上,一场贵族革命正在展开。(原载《外滩画报》)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