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5月30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中国经济运行稳定性显著提高

  • 发布时间:2015-02-27 15:31:13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报记者 钟喆

  人物简介

  牛犁,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主要从事国内外宏观经济、能源、国际油价等方面的研究工作。曾参加中财办、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北京市、国家开发银行等单位有关“十三五”发展规划、“潜在增长能力”、“国家能源战略”以及国别规划咨询等研究课题50多项。被聘为国家战略石油储备中心“能源经济与政策”咨询专家,北京市投资顾问,中石油规划院高级宏观经济专家,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理事,绿色低碳发展智库伙伴专家委员等。

  个人观点

  在大数据时代,你可以不相信眼睛,但要相信数据。在一连串数据背后,有市场的影子,也有政府宏观调控政策的手。牛犁认为,中国经济在新的一年要坚持稳中求进、认识、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调控政策将呈现两个“度”: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除了公共基础设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2015主要投资领域为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工程、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工程等重大项目工程包。

  在大数据时代,你可以不相信眼睛,但要相信数据。如同“大数据商业应用第一人”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说的,“世界的本质是数据,大数据将开启一次重大的时代转型。”

  近日,“2015年中国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在沪举办,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以大量的数据分析,展现了一个新常态下中国宏观经济的“数据模型”。

  世界经济保持温和低速

  新常态,过去一年再熟悉不过的词汇。这个词,不仅对于中国有意义,对于世界亦然。

  牛犁说,目前,全球经济也进入了新常态,具体便是世界经济在较长时期保持温和、低速、“平庸”的增长态势,并呈现出明显分化的特征,增速明显低于预期。“世界经济正呈现出低利率、低通胀、低增长的三低状态。过去30年,世界经济经历了辉煌时期,现在只是温和、低速增长了。不像过去的扩张期。”

  牛犁展开了一张世界各国经济数据的图表,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数据一目了然。“近来,全球发达国家开始出现经济复苏迹象,以美国为代表的经济体比较稳固,美元进入加息的强势周期。但欧洲国家并没有那么乐观。”新兴经济体则要应对减速或者下行的压力。俄罗斯受到乌克兰危机、通胀上升、油价下跌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经济进入衰退,未来两年前景不乐观。而像巴西、南非这样以资源出口的经济体同样日子不会好过。这一年,世界似乎集体看好印度的经济增长。“其实,前些年印度的GDP增长也有10%左右,后来跌到5%以下,这两年又开始加速。”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哪些因素支撑2015年世界经济数据的上扬?牛犁把影响世界经济的有利因素归纳为三个“动力”:一是发达国家经济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二是发达国家系统性金融风险明显降低,金融市场相对稳定;三是国际油价持续走低,有助于大多数石油消费国家降低生产成本,支撑其经济复苏,当然对资源出口国经济复苏不利。

  相比之下,影响世界经济的不利因素仍然较多。首先,美元进入强势周期可能引发新兴经济体金融风险上升。美国债务问题依然存在,欧债面临通缩压力,日本开征消费税抑制经济增长。其次,地缘政治风险对经济影响加大。乌克兰危机的影响尚未消除,中东的动荡仍将持续,给世界经济带来重大影响。第三是新兴经济体产能过剩严重、结构调整压力较大,跨境资本出逃、金融市场波动加剧、本币贬值压力等风险进一步加大。

  牛犁指出,总体来看,2015年全球经济略好于过去的一年,但仍将处于缓慢复苏和深度转型调整期。

  我国处于“三期叠加”阶段

  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周期,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开始显现;产能过剩的局面尚未改变;地方性债务负担增加,财政收支压力较大;企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金融风险加大;企业产成品库存增长过快;就业质量不高问题;近期出现了通货紧缩的隐忧……一连串的问题,似乎让中国经济增长动力显得有些不足。

  2015,中国经济转型关键年。担忧的声音不绝于耳,谨慎乐观的也不占少数。牛犁则认为,近年来,我国经济运行的稳定性显著提高,GDP连续十个季度在7%至8%之间运行。“在经济学教科书上很难看到,属于超级稳定的状态。”牛犁指出,如今各行各业处在转型阵痛,感觉没那么好了。尤其是实体经济,实体经济中的制造业,制造业领域中的能源、原材料、重化工业阵痛明显。这也是因为,我国正处于经济增速换档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结构调整阵痛期的“三期叠加”阶段。

  从外部环境看,以国际金融危机作为分水岭,国际经济失衡格局面临强制性调整,危机使得欧美等发达国家过度消费的状况被迫做出改变,并主动采取“再工业化”战略重新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时,在经济低迷时期,各国普遍采取贸易保护措施。这就意味着我国外部需求发生趋势性减弱。

  从国内来看,我国出口产品比较优势逐步丧失。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各地普遍出现了用工荒问题,劳动力成本呈显著上升趋势。随着房价的不断飙升和城市建设的大规模推进,制造业土地成本大幅提高。自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升值35%以上,出口商品的价格竞争力明显下降;能源原材料价格高企,环境保护成本大幅增加。此外,随着逐步与国际惯例接轨,双边及多边贸易中已普遍享受关税优惠待遇,入世“红利”已经丧失。

  牛犁判断,我国外贸出口将逐步由高速增长期转向中速增长期。也就是说,将由入世十年来22.7%的年均增速逐步放缓至5%至8%左右的增速。

  哪些因素推动经济增长

  哪些因素可以推动我国经济中期增长?牛犁给出六个方向:一是全面深化改革不断释放制度红利;二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将会释放经济增长新的动力;三是区域差距使得我国经济回旋余地较大;四是我国经济发展仍有巨大韧劲和潜力,投资和消费等内需市场空间较大;五是上海自贸区建设将带动外资外贸发展,更高层次对外开放技术溢出效应;六是宏观调控水平不断提高,宏观政策仍具备一定运用空间。

  牛犁指出,经济运行中存在的新矛盾和新问题会加大经济下行的压力,而释放改革红利、政策创新、基础设施投资等因素,将推动我国经济稳定增长。“总体来看,2015年我国宏观经济将保持中高速平稳增长的态势。预计2015年GDP增长7.0%左右,物价呈现温和上涨态势,CPI上涨1.5%左右,PPI将下降2%。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和外贸出口将分别增长14%、12%和7%左右。”

  牛犁看好中国长期经济增长。他说,2020年前,我国GDP增长保持在6%到8%之间,平均年增长7%,属中高速水平。“德国、法国、日本追赶美国过程中,快速增长期结束后到中速增长,GDP一般会降一半,而我国经济只是从10%的增长降到7%左右,而不是5%。日、德等国GDP调整明显减速时已经是高收入国家,而且我国的最大特征,人均GDP目前只有7000多美元一年,与高收入国家人均12600美元一年的标准相比,还有空间。”此外,我国住房、汽车并没有饱和,储蓄率虽然下降,但依然在50%左右的高位。中西部发展的差距也留出回旋余地。制度改革、技术研发投入带来的增长还没有完全体现。这些都是中国经济发展增长的潜在动力。

  调控政策将呈现两个“度”

  新的一年,中国经济调控政策取向在何方?牛犁给出的基调是,坚持稳中求进、认识、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而调控政策将呈现两个“度”: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力度,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

  牛犁指出2015年我国经济的主要任务是,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增长,积极发现培育新增长点,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工作。而在投资支持的主要领域方面,除了公共基础设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牛犁给出的答案还包括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工程、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工程等七个重大项目工程包。

  在货币政策对信贷支持领域上,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棚改和社会事业等领域的支持力度;落实好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严格控制对“两高一剩”行业的贷款,促进产能过剩矛盾化解;通过多种方式盘活信贷存量。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区域、城乡以及节能减排、生态保护等重大问题统一到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上来,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最为突出的是在原有的区域战略的基础上,进一步强调了未来几年中国最重要的三大区域发展战略:“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同样,推进城镇化健康发展也是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的重要内容,要健全空间规划体系,积极推进市县“多规合一”。

  牛犁总结,世界经济增速呈温和、低速、“平庸”的势态,中国经济增速呈中高速、稳定的势态。“近期的测算,考虑到汇率变化等因素,我国经济总量成为世界第一将出现在2025年前后。从人均GDP来看,在2022年,也就是接近建党100周年时迈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