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3年02月02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滴滴快的宣布实现战略合并

  • 发布时间:2015-02-15 01:30:32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周末特别策划

  本报记者张盖伦刘 燕

  2月14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合并的传言终于得到证实。两家联合发布声明,宣布实现战略合并。

  打车软件的两大主导者在西方情人节这天携手。根据《华尔街日报》此前的报道,滴滴与快的合并后,估值或将达到60亿美元,成为中国移动出行领域单一最大企业。

  这又是一次寡头的合并。停止烧钱游戏之后,打车软件市场,会迎来怎样的变化?

  避免恶性竞争 合并不意外

  联合后的新公司将实施Co-CEO制度,滴滴打车CEO程维及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将同时担任联合CEO。两家公司在人员架构上保持不变,业务继续平行发展,并将保留各自的品牌和业务独立性。

  “这很正常,没有永恒的对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互联网行业,第一与第二合并已有先例,比如优酷土豆合并和京东易迅合并。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腾讯集团参与投资的滴滴打车与阿里巴巴参与投资的快的打车一直用烧钱的方式来争取用户,其实质是腾讯与阿里两大巨头的移动支付之争。而如今,打车市场趋于饱和,移动支付已经不是新鲜事,那么,继续恶性竞争下去,已无必要。

  “我认为,这是一次资本主导的合并。投资者需要看到变现的可能性。”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均已经历了多轮融资,两家对消费者和司机的补贴大战曾被称作“烧钱游戏”。但是钱不能永无止境地烧下去。“对投资方而言,打车应用市场‘光有金矿,无法开采’的现象不是长久之计。”董毅智分析,两家合并之后可能加快上市进程,“不排除在2015年或者2016年实现IPO的可能”,投资方可以套现盈利。

  吕传伟表示,双方合并,将集中两家公司的优势技术、产品人才,推出更为完美的出行服务产品,进一步加速市场拓展速度,产生更多协同效应。

  易观国际分析师张旭也认为,双寡头合并为一家,可以避免恶性竞争,整合两家优势资源,协同起来与行业内原本的第二梯队进行竞争。

  当然,在打车软件领域,第二梯队已经看不到了。根据易观国际最新发布的《中国打车APP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4年第4季度》数据,滴滴和快的市场份额累计达到99.8%,接近百分之百。

  补贴或减少 服务质量或提升

  对普通消费者而言,两家公司是分是合并不重要。他们更关心的是,以后使用打车软件,还会有优惠券吗?

  两家激战正酣时,正是用对乘客和司机的双向补贴来抢占市场。针对这一疑问,双方回应称,一段时间内针对性的补贴依旧会存在,但未来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产品和技术上。有分析认为,这暗示之后补贴或将取消,至少将会“缩水”。

  “以后两家可能不会再大量发优惠券,但可以将原本用于争夺乘客的支出用来提升服务质量、提升业务水平和提高用户体验,消费者将获得更优良的服务。”张旭表示,从之前互联网行业的合并案例来看,市场双寡头的合并,通常能有1+1大于2的效果,可以拓展业务,提升服务,优化资源配置。

  但如果一家独大之后,滴滴快的服务质量降低,消费者是否将别无选择?董毅智指出,合并确实在某种意义上涉及垄断问题,但是“垄断在互联网行业很难界定”。“行业变化太快,老大的位置瞬息万变。”但是他认为,随着大规模并购案的增多,消费者的利益如何能得到保护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而针对垄断的质疑,滴滴快的则认为,城市出行市场非常大,两家在其中只占到非常小的比例;行业参与者也非常多,不存在所谓的垄断。

  加速开展新业务 深耕移动出行

  虽然在出租车叫车服务方面,滴滴和快的已无真正的竞争对手。但在移动出行的另一个领域——专车,市场格局还并不清晰。

  和面向出租打车用户群体不同,专车服务面向中高端商务专车群体。两家公司向“专车”业务进行延伸的步伐非常接近。2014年8月滴滴在北京启动专车业务,而快的也于同年7月推出了“一号专车”。张旭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和出租车领域的双寡头情况不同,专车领域中,滴滴和快的尚有易到用车、神州租车以及来自美国的Uber等强敌环伺。“这也印证了我们之前所预测的,滴滴和快的的业务重心将向专车倾斜。”

  但是,对于专车服务,相关监管部门尚无明确政策出台,多地交管部门认定“专车”涉嫌非法运营。交通部今年1月表态称,鼓励发展多样化的约车服务,但是禁止私家车参与运营。董毅智推测,在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两家抱团可以在跟监管部门的博弈中掌握一定主动权,获得更多谈判砝码。而张旭称,目前地方和中央的监管部门在针对专车平台进行相关的政策研究,相信未来一段时间内就会有相应的政策落地并执行,“专车市场将会更加规范”。

  除了专车,代驾、公交、地铁、拼车等诸多出行领域,还“待君开垦”,用滴滴和快的的话来说,是“双方均面临着各种挑战和风险”。“移动出行不仅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人的出行方式与习惯,更在许多方面对中国传统的交通出行领域提出了新的话题。”

  快的打车联合创始人赵冬去年7月曾在《科技日报》上撰文表示,快的打车的愿景是成为综合智能交通平台,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改变传统的交通产业、让人的出行和物的运输更加便捷、高效。

  两家合并之后,离这一目标,或许能更近一步。据报道,吕传伟在内部邮件中指出,合并后两家可以避免更大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新公司可以马上加速开展很多新的业务。

  对这次合并,滴滴打车总裁柳青用“双方约定,打则惊天动地,合则恩爱到底”来形容。这一出上了头条的“爱情”,将会怎样搅动移动出行这一池春水?至少双方都说的是,要不辜负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更好地完成国人移动出行的完美理想”。(科技日报北京2月14日电)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