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信阳卖粮难:“国家的惠民政策没享受到”

  • 发布时间:2015-02-10 07:29: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记者到河南省淮滨县台头乡丁营村时,水稻收割下来快三个月了,村民费忠家的十多万斤稻谷还堆在村头的晒场上,已出现轻微霉变。

  “往年一边收就一边卖了,去年收获以来老是卖不掉,再种地都没办法开支了。”45岁的费忠一脸愁容。

  《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在河南省信阳市采访发现,由于托市收购库容不足、进口米冲击国内市场、农户粮食存储和运输能力不足等原因,大量优质稻谷要么低价贱卖,要么积压在手,甚至产生霉变现象,部分地区出现“卖粮难”。

  粮库太少 农民彻夜排队卖粮

  信阳是河南的重要产粮区,水稻产量占全省的70%。为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2009年开始,国家对信阳稻谷实行最低价收购政策。然而,对一些种粮大户而言,并没有享受到托市收购的好处。

  “粮库只收一点,我们粮食多根本进不去。”固始县一家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易兵说,他2014年种植水稻5670亩,收获稻子400多万斤,都以低价卖给了米厂。

  按照托市收购政策,信阳稻谷最低收购价为1.38元/斤,而米厂价格多在1.3元/斤左右。“国家的惠民政策没享受到。”易兵说,粮库太少,他即使不排队也要一个多月才能卖完,“自己没有仓库,也没有烘干设备,不卖掉烂了更危险”。

  “自去年10月收购季开始以来,多数国有收储企业门口排起了长队,有的达三华里之长,农民甚至排队三四夜卖粮。”固始县粮食局局长汪涛说,“这是近几年较为少见的情况。”

  作为全国产粮大县,固始水稻种植面积约180万亩,去年秋季产量100余万吨。其中,商品粮约占70%,即有70万吨水稻要推向市场。

  “固始县国有粮食收储企业26家,总收储能力45万吨,去年秋季空仓量只有十万吨多一点,目前已仓仓爆满。”汪涛介绍,这意味着近60万吨商品粮难以通过托市收购消化。

  “农民辛苦一年,粮食吃不完又卖不出去,肯定影响下一年的种粮积极性。”淮滨县粮食局局长韩素琴介绍,淮滨水稻面积55万亩,年产量30万吨,约20万吨稻谷要推向市场,“国有粮食企业可以收购12万吨,还有8万吨老百姓要卖到哪里去?”

  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河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去年9月29日开始启动托市收购,此前对信阳地区的仓容进行了调查,包括固始在内的部分县确实存在仓容紧张的问题。他说:“连着两年收购托市粮,国家也没有进行挂牌拍卖,导致仓容不足,另一方面跟粮食连年丰收有关。”

  外米冲击 加工企业纷纷停产

  “我卖了300多万斤稻谷给山信米厂,账还没有结。给钱不给钱都得卖,这么多稻子存哪儿?”易兵说,因为迟迟不能送进国家粮库,已经烂掉几万斤稻子了。

  《经济参考报》记者走访信阳市固始、淮滨等县发现,种粮大户不具备粮食烘干和储藏条件,普通农户更是靠天吃饭。为免粮食发霉带来更大损失,许多农户选择了低于最低收购价收购的粮食加工企业。不过,这条渠道也面临阻塞。

  “外米冲击市场,销量不太好。”位于河南省商城县的河南山信粮业有限公司仓储部经理李志根介绍,按以往惯例,春节前会出现一个产销高峰,但今年“旺季不旺”。

  山信粮业大米年加工能力50万吨,在当地属于规模较大的民营粮食企业。记者看到,宽敞的车间零散堆放着大米,门口停放一辆货车。李志根有点无奈地说:“往年这时候车水马龙,现在冷清多了。”

  事实上,粮食加工企业停产甚至倒闭已不鲜见。河南省固始县粮油加工协会副会长汪东介绍,固始原有粮食加工企业五六十家,目前仅七八家维持运转,且多处于半停产状态。

  日均大米产量50余吨的河南省鸿兴粮业,现在每月开工时间仅五六天。记者采访时,工人们三五成群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据了解,信阳粮食加工企业的销售市场集中在广东、福建一带,由于泰国、越南等地的低价米大量涌入该地区,导致价格偏高的信阳米销路受阻。汪东说:“外来米一斤一块八左右,我们的卖两块一还亏几分钱。”

  “出货量从每天200余吨降至四五十吨。”李志根坦言,由于大米卖不出去,他们没有资金支付稻农。“粮食不好收,大米不好卖。”多家粮食加工企业负责人抱怨举步维艰,“按1.3元/斤的价格收稻也赔钱,但太低了农户又不卖。”

  原本是粮食加工企业最为繁忙的时节,信阳多地民营米厂却陷入停产、半停产状态,对企业经营者造成打击之外,农民卖粮的市场渠道也少了一条。

  多管齐下 “卖粮难”亟待化解

  对于农民卖粮中存在的困难,相关部门正在通过跨县集并等方式缓解。专家建议,要化解“卖粮难”,还需通过加快拍卖储备陈粮、健全粮食收购市场准入制度、出台对种粮大户的扶持政策等多方面努力,并加快试点粮食目标价格制度。

  中储粮河南分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固始等县出现的仓容不足问题,已向国家相关部门争取跨县集并计划14万吨,并增加55个收购库点,增设12个延伸收购集并点。

  “托市收购的选点布局上,我们优先考虑国有粮食购销企业,对民营企业参与采取谨慎态度。”该负责人说,国有企业能保证严格执行购销政策,而民营企业参与容易带来粮食安全隐患。

  据他介绍,民营企业不能提供有效资产抵押或担保,参与托市收购将出现监管难。过去几年,中储粮直属企业已累计为民营企业亏库承担3亿多元的经济损失。

  专家建议,部分仓容矛盾突出、收储压力大的地区应重点做好托市粮移库和集并工作。同时加快拍卖陈粮,为新粮腾出仓容。此外,可以合理利用社会资源,以解农民卖粮难、国家储粮难的燃眉之急。

  固始县粮食局局长汪涛介绍,2009年起社会资本进入粮食仓储领域,固始建成总容量62万吨的现代化标准仓房。2011年以后,民营企业不再大量纳入托市收购,形成国企仓房爆满、民企仓容闲置的局面。今年元月初,固始县粮食局已筛选了资质较好的5家民营粮食收储企业,上报纳入托市收购序列,目前正在审批中。

  专家表示,在充分重视风险性的前提下,可对有资质的民营企业实行粮食收购市场准入,确保库存实、质量好、调得动、用得上。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认为,当前国际粮价较低,而我国粮食最低收购价较高,托市收购已进入两难境地,建议适时启动粮食目标价格制度。当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国家对生产者尤其是种粮大户给予补贴,调动农民积极性。

  专家还建议,应重新审视大米进口政策,尤其要加大打击大米走私力度,充分意识到大米走私对我国粮食生产、收储、加工、销售多个环节造成的严重冲击。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