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09日 星期二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万国武器”能强大越南国防吗

  • 发布时间:2015-02-03 01:31:27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本期特别关注

  近日,越南总理阮晋勇接见了美国驻越大使特德·奥修斯。会谈中,奥修斯表示,美国拥护越南在地区安全问题上的立场和观点,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努力促进全面取消对越禁止出售武器禁令。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炒作取消对越禁止出售武器禁令了。事实上,自去年开始,这个话题就在不断发酵。请看科技日报特约专稿——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关于越南人民军购买武器装备的消息不断曝光:向俄罗斯购买12架苏-30MK2战机、第三艘“基洛”级潜艇下水、准备向以色列购买“苍鹭”无人机……近日,越南军队官方Facebook账号又公布了越南士兵正在体验测试捷克制造的CZ805自动步枪的画面。

  外媒的最新报道称,越南在过去三年秘密的大量向俄罗斯和美国完全不同的两大系统采购军事装备。

  “万国”装备难以形成体系

  积极引进“万国”装备

  近年来,越南向国外供应商敞开国防工业市场的大门,自2007年以来相继与俄罗斯、澳大利亚、巴西、法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国家签订过类似的国防合作协议。越南《2009年国防白皮书》指出,希望通过扩大与发达国家的国防合作来快速发展本土的国防工业能力,从而实现武器装备的自给自足。

  2009年12月,俄越两国签署了价值21亿美元的潜艇购买合同。根据合同,越南将从俄罗斯购买6艘“基洛”级636型柴电动力潜艇,俄海军部造船厂承担建造任务,并将在2016年前交付所有6艘潜艇。这笔订单是俄罗斯海军历史上获得的最大武器出口交易。

  英国《简氏防务周刊》2010年9月18日报道,越南分别与德国、印度尼西亚、波兰和英国签订了国防合作协议,希望通过加强与这些国家的合作来促进其本土国防工业能力的快速发展。9月8日,越南与英国签订双边国防合作协议;9月9日,越南分别与德国和波兰签订国防合作协议;9月16日,越南与印度尼西亚签订国防合作协议。

  目前,越南已从俄罗斯采购了2组“堡垒”岸基反舰导弹、2套S-300PMU-1防空导弹系统、20架苏-30MK2多功能战斗机、2艘“猎豹”级护卫舰、6艘“萤火虫”级巡逻舰以及各种类型的反舰导弹。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和苏霍伊公司又向越南交付了3架苏-30MK2多功能战斗机。这款战斗机是由俄罗斯研制的多功能战斗机,设计用于夺取空中优势,也可在全天候条件下使用高精度武器来摧毁地面目标。越南采购武器之高端,可见一斑。

  此前,美国政府修改了国际武器贸易条例,视情况而定向越南出售非致命武器,所有的致命武器目前仍然禁止向越南出售。

  但事情转折发生在2012年6月,当美国前国防部长帕内塔访问河内时,越南国防部长冯光青请求美国取消所有的国际武器贸易条例。如果禁令取消,越南可能购买防空导弹、海岸雷达和海上巡逻机。

  最大问题:难以形成体系作战能力

  越南曾试图采取自力更生的方式实现军队现代化,但受制于国家的工业基础薄弱、科技水平不高等因素,尖端武器只能依赖进口。

  2012年,越南第一艘国产军舰正式列编服役。这艘巡逻舰长54米,活动距离为2500海里,以柴油机推动、时速32海里,配备口径76.2毫米的火炮和30毫米的机关炮。但这艘军舰是在俄专家协助下花了两年时间造成的。

  依赖进口,使越南军队难以形成作战体系。尽管相继从俄罗斯、捷克、波兰等国进口了先进装备,但先进程度参差不齐,体系对抗能力差、防御系统存在漏洞。

  另外,先进武器的维护也是个难题。进口武器装备需要巨额资金、配套设施、人员训练、武器配备等。再者,引进武器形成战斗力的周期长,如6艘“基洛”级潜艇形成战斗力还需10年。

  装备建设“重海轻陆”

  2007年1月,越南出台《2020年前国家海洋战略》,将“保卫社会主义制度和捍卫国家领土、领海完整”作为基本战略任务,积极实施海洋军事战略,加速推进南海方向战备建设。在具体的改革中,从编制体制调整到武器装备采购,从作战预案制定与演练到与外军开展军事合作,越军都将海上力量建设作为重中之重。

  在越军推动武器装备现代化的过程中,“重海轻陆”倾向也十分明显,即对陆军武器装备投入明显缩减,对服务于海洋权益斗争以及为因应海上局部冲突急需的海、空军武器装备投入明显增加。越南大力开展与俄罗斯、以色列、印度等国的军事合作,引进了“猎豹”级护卫舰、“基洛”级潜艇等先进武器系统。此外,越军还注重引进相关技术和专利,提高自主研制和生产部分武器装备的能力。另外,2013年7月3日,随着越南原空军954旅正式移交海军,越南海军航空兵部队正式建立。

  美越频繁互动示好

  过去的一年,美国多次派出高级官员秘密访问越南。媒体统计,包括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美国军火公司重要的高层等等,有约20批次秘密访问过越南,而且在资金、军事上给予援助。

  2014年7月18日,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在河内会见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时,指出目前双方正积极推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进程。张晋创还建议,美国应早日取消不能向越南出售和转让杀伤性武器的禁令,并促进在越南展开洗消化学毒剂和克服橙毒剂后果计划等。克林顿表示,越南和美国应积极配合,共同致力解决所存在的问题。

  8月4日,越南国防部副部长张光庆在河内会见了访越的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成员、参议员鲍勃·考克一行。张光庆强调,在和平环境中,越南国家和人民军一向重视发展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国防合作关系。考克表示,美国正研究取消向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禁令。他认为,大力推进越美多领域关系有助于促进世界和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8月8日,越南国会主席阮生雄在国会总部会见了访越的美国国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谢尔顿·怀特豪斯。麦凯恩强调,访问结束后他将同怀特豪斯参议员一起提请美国国会尽早取消向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的禁令。

  8月14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邓普西访问越南。这是自1971年越南战争以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首次访问越南。他表示,下个月部分解除对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的禁令。美国《纽约时报》称:邓普西在过去几天中向越南示好,他是40多年来,首位访问越南——这个华盛顿的昔日敌人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在美国的设想中,越南现在是将获得美国的武器,协助抵消中国力量的一个新伙伴。与此同时,美国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汤姆·马利诺夫斯基说,过去6个月,越南在人权事务上采取了“积极举措”,在最终决定是否解除美国对越南的武器禁运时,会将这个因素纳入考虑范畴。

  11月10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北京开启了为时一周的亚洲之行的序幕。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在其联邦公报上发表的声明表达了美国将出台政策以批准其向越南出售武器。政策的改变始于2014年10月初,越南外交部长范平明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以及国务卿约翰·特里的会面时提出了该项决议。11月10日,美国国务院正式修改了其国际武器交易条例。

  ……

  美、越交往互动的迹象表明,美、越似乎像是要即将进入一个“合作蜜月”。

  将给周边带来不稳定

  曾有外媒指出,越南更新武器装备,主要是针对中国。

  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在国家与国家的交往中,“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样的法则已经成了国际交往中的一个常识。纵观美国的外交史,实则为一部“国家利益追逐史”。在全球范围内,哪里有利可图,美国就一定会在哪里发声,也一定会在哪里行动。这些声音和行动包括政治的、经济的甚至是军事的。

  美参联会主席邓普西曾指出,目前美越在海事领域拥有最多的共同利益。不过,受美国对越南致命武器出口禁令影响,两国军事合作程度有限。他认为,强化美越两国军事合作,可以以解除对越武器出口禁令开始。

  邓普西还称,他并不是要越南在美国与中国之间“选边站队。”“我们很清楚,我们在领土纠纷问题上不会选边站队,但我们的确非常关心这种问题是怎样解决的。”

  有观察家指出,既然已经同意向越南开放武器禁售,还说不要越南“选边站队”?这可算是掩耳盗铃。

  美国,其寻求绝对军事优势、损人利己的国家安全战略,已成引发全球杀伤性武器扩散的重要根源。美国实施的“先发制人”“扩散安全倡议”等决策具有明显的侵略性和进攻性。现实情况是,美国强调不扩散,有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售不售武器,全凭其利益需要,而不是单纯的进行杀伤性武器的控制。其放开向越南出售杀伤性武器禁令,必将使得越南军事能力特别是海军事行动能力迅速发展壮大,极易引起南海周边国家警惕甚至引发军备竞赛,明显不利于东南亚的和平稳定,也必将给包括越南自己在内的东南亚地区带来新的不稳定因素。

  (作者单位:解放军装备学院)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