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安徽部分工业园区"挥霍"土地 任由抛荒种麦放羊

  • 发布时间:2015-01-29 13:08:00  来源:新华网  作者:姜刚 张紫赟 杨丁淼  责任编辑:罗伯特

  羊群任性“散步”,地里小麦成片,投产遥遥无期……记者近日在安徽省淮北、阜阳、亳州等地采访看到,一些工业园区的土地成片荒废,甚至“挥霍”土地现象也较为普遍。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等明文规定,非农业建设占用耕地连续两年未使用的应无偿收回。那么,这些“铁的纪律”缘何沦为一纸空文?工业园区“挥霍”土地的根源何在?

  圈而不建“任由抛荒”:工业园区种麦放羊

  位于淮北市烈山区以南的淮北经济开发区新区,2011年开始征地建设。“中国网事”记者日前在该开发区走访,这里的基础建设已基本完成,但双向四车道的宽阔马路上,偶尔才会经过一辆车,显得十分冷清。沿着开发区主干道,四周多是土山、野草,更多的是成片的小麦。

  记者坐在摩托车上沿着田埂行驶了10分钟,经过之处全是麦田,“往前十里地,也都是这样,征走的土地大都荒着。”当地农民说,上千亩的土地荒了几年全是杂草,农民没有新的生活来源,于是今年在复垦土地上全部种上了粮食。对此,淮北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说,现阶段从农民那里征的地主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不过确实有五六百亩还没有使用。

  六只羊悠闲地在园区企业里“散步”,这是记者在亳州市的涡阳工业园区看到的景象。从一家大型化工公司的厂区外向里望去,围墙里除了几座建好的厂房,余下如足球场面积大小的土地仍然荒着,半人高的杂草丛生,一位老伯正在里面放羊。

  记者咨询这家公司的门卫了解到,该厂区一直处于建设中,具体投产日期还不知道。68岁的涡阳县樊西村村民樊兵指着该公司对面的大片田地说,2011年起工业园区便开始在樊西村征地,全村征走500多亩耕地,其中包含自己家的6亩地,但三年时间过去,这些土地多数依然种着庄稼,还有部分企业来了建起围墙,却把地荒着。

  复垦土地种上庄稼,外面围墙里面荒芜……这是记者在阜阳市临泉县、太和县等地工业园区不时见到的景象。“这里的土地是2010年征收的,荒着好几年了。”临泉县一开发区居民韩林说:“如果不开工,那就晚点再征地,眼瞅着土地这么闲置着,补偿却在年年涨,心疼啊。”

  2014年3月,阜阳市太和县肖口镇有色金属循环经济示范园违法用地案被国土资源部公开通报。2006年至2013年,该园区管委会未经用地批准向村民租赁土地,提供给园区6家企业使用。2013年11月,安徽省国土厅挂牌督办此案,要求收回违法批准使用的土地821.07亩。

  考核指标经济化 企业违规不敢管

  一些受访的当地官员表示,工业园区“挥霍”土地大多源于扭曲的考核机制和政绩观。淮北市一位曾担任商务部门负责人的干部认为,在地方,经济数据仍是考核官员能力的重要指标。为完成考核,各地不计代价招商引资,形成恶性竞争,加上部分领导认为工业化才是经济增长的“发动机”,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导致出现“后遗症”。

  在考核指标的引导下,一些农业大县“被迫”发展工业。六安市、阜阳市多位基层干部说,几十亩地办一个工业企业,一年少则几十万税收,多则上百万税收,而种粮食没税收还要投入钱。

  “一些传统农区并不具备交通、人才、技术等要素,发展工业园区‘先天不足’。”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谢培秀认为,若政府部门监管不力,这种现象将愈加严重。若陷入“征地-招商-征地”怪圈,耕地越来越少,粮食安全必将受到威胁。

  还有知情人士反映,即使发现工业园区存在“挥霍”土地现象,政府也往往难以收回。实际上,对闲置土地的处置,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闲置土地处置办法》等已作出相应规定。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已经办理审批手续的非农业建设占用耕地,连续二年未使用的,经原批准机关批准,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无偿收回用地单位的土地使用权。

  对此,安徽省国土部门一位官员认为,核心问题在于,企业通过招商引资过来投资兴业,不是典型的市场行为,是典型政府行为,而立法针对的是典型的市场行为。这就出现现行法律制度和地方经济发展环境不协调,执行上有冲突,造成土地闲置不好收回、低效利用政府也不好采取果断措施的“不作为”。

  “只监不管”也纵容了土地乱象的发生。涡阳工业园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坦言,地方管理部门也很头痛,县里的开发区能招到大项目不容易,有时明明知道企业建设超时违反了相关政策,但又舍不得让其退出,只能一催再催,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能说没有监管,是不敢管。”

  土地“泡沫”需挤出 考核导向待“纠偏”

  “从工业园区发展情况看,目前各地盲目追求规模扩张的发展模式仍未改变。”谢培秀认为,这势必造成“挥霍”土地现象的发生,威胁耕地红线和生态红线,制约地方后续发展,改变这种发展模式迫在眉睫。

  部分基层官员认为,工业园区“挥霍”土地现象并非个例,在全国各地带有普遍性,需要对现有园区“体检”,挤出土地“泡沫”。他们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在充分调研基础上,制定统一实施方案,设置统一指标体系,对现有工业园区进行统一排查,集中整治和打击闲置低效用地、违法违规用地。

  “为彻底摧毁工业园区‘挥霍’土地的底气,亟需扭转发展理念,转变考核导向。”谢培秀等建议,设置并落实主体功能区规划,制定奖惩举措,将传统农区与其他地区严格区分,实行各有侧重的考核办法,如对粮食主产县区主要考核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农民收入等指标,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工业、财政收入等指标,并督促各地严格落实。

  部分园区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对工业园区标准“一刀切”并不科学,如在皖北地区这一标准是“跳起来也难够到”的,建议对工业园区进行分类要求和指导。

  阜阳市国土局相关负责人呼吁,在土地供后监管上,应建立健全土地“大家用、大家管”机制,国土、规划、税务等部门形成合力,严格执法,发现问题,迅速制定处理方案,并视情况对市县、工业园区等主要责任人实施问责。(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姜刚 张紫赟 杨丁淼)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