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0月01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区区中乙,四川足球竟难以为继

  • 发布时间:2015-01-21 05:33:31  来源:成都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昨天是中国足协规定的中乙球队提交《2014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原件的截止日期,继成都天诚队1月4日因无力偿付数额高达3000万元的欠薪解散后,另两支球队2015年中乙参赛希望差点被掐断在上报工资奖金确认表的路上。最终,经过几番斡旋后,四川鑫达海足球俱乐部(即上赛季的四川隆发俱乐部)于昨日上交了“确认表”,而四川力达士则因为只有5名球员在确认表上签字,最终不得不在做出了新赛季中乙的财务预算后,无缘2015赛季中乙联赛。四川职业足球从十多年前甲A、甲B共有三支职业队的顶峰差点跌入最低谷。然而,这硕果仅存的四川鑫达海足球俱乐部能否参加2015赛季中乙联赛,还得等中国足协1月30日公示结束才能确定。

  最后时刻完成救赎 鑫达海留住希望

  2014赛季,三台商人黄学军以一腔热情投资足球,2013年全运会重庆全运队以及部分四川全运队的球员组成了新的球队,黄学军当时表态要投入1000万元左右,力争球队两年冲上中甲。

  2014年黄学军的皮革、丝绸生意不太景气,由于资金紧张,俱乐部在发放了球队数月的工资、奖金后便开始“断炊”,直到2014年12月一个赛季中乙联赛的周期结束时,俱乐部拖欠球队的工资和奖金近半年时间。黄学军此前与某省的粮油集团进行了俱乐部转让谈判,不过双方没谈拢,球队也并没有按时集结,黄学军甚至一度萌生了不搞足球俱乐部的想法。经过三台县有关部门的斡旋,三台当地的房地产公司四川鑫达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27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俱乐部90%的股份,黄学军则持股10%。

  新东家敲定后,俱乐部也从四川隆发改名为四川鑫达海,然而俱乐部的欠薪问题却迟迟没有解决。1月18日中午,黄学军在网上发出了“对搞会员制的思考和解释”的文章,意图以众筹的方式解决欠薪问题。黄学军在文中表示,还欠球员和教练90万元,当时新东家到位的资金仅25万元,还有65万元的缺口。黄学军在文章中公布了俱乐部的账号,普通会员的众筹金额为500元,他呼吁企业和热情球迷以众筹的方式帮助俱乐部渡过难关。然而他的“众筹呼吁”发出后两天时间,仅募集了两三万元。

  1月19日,四川鑫达海终于填好了工资、奖金确认表,包括黄学军在内的俱乐部管理层不断与球员沟通,俱乐部从19日开始不断地给球员补发欠薪并进行确认,到19日深夜俱乐部终于完成了“确认表”的签字工作。昨日,俱乐部工作人员张旭前往北京,赶在17∶00申报结束前将“确认表”投递到中国足协。接下来,俱乐部能做的事就是等待,因为还有10天的公示期。

  只有五名球员签字 力达士或踢中丙

  去年12月30日中国足协下发欠薪确认通知时,四川力达士俱乐部老板艾雅康表示“绝对没有欠薪”,四川省足协的相关人员也表示没有欠薪。2014赛季结束后,虽然俱乐部董事长艾如表示2015年一定会继续搞足球,然而据记者了解,上赛季结束后四川力达士曾一度萌生将球队转让出去的想法,一家曾转播过中超联赛的网络公司一度想收购球队并开出了200万元的价格,但艾雅康坚持仍要保留力达士20%的股份,于是双方不欢而散。

  昨日记者拨通了力达士俱乐部常务副总经理邓兵的电话。电话里邓兵很是郁闷,因为只有5名球员填写了确认表。据邓兵描述,球员不愿填表的导火索是上赛季初的一次工资改革。当时俱乐部提出降薪50%的方案获得了除武汉籍和河南籍球员之外的大部分球员的认可。然而在中国足协递交“确认表”的通知出来后,一些球员不干了,要求俱乐部必须补清被调低的那50%的工资才签字。邓兵对此非常愤怒:“我昨天做了一天的工作,之前天天和球员沟通,但没有人愿意。当时我就觉得降薪50%不靠谱,但有球员说是为四川足球作贡献……结果却是这样。”那次降薪的内幕究竟如何暂时无法探明真相。“队员要求补足的那50%工资多吗?”记者问。邓兵说:“不多。”“那就补给他们,先保住中乙参赛资格再说。”记者建议。邓兵说:“这不是一家正规的俱乐部该干的事情。哪怕就此丧失中乙参赛资格,我们也绝对不能这么干。”除了找球员沟通、开会外,四川力达士也曾想过找中国足协沟通,然而却沟通无门。

  “其实补给他们又能怎样?”邓兵向记者诉苦,“现在球队只剩下5名球员了,即便使用所有的内援引进名额——8个,球队也不过13人。我就想不通了,来试训的球员叫着即便不给工资能踢球就可以,为什么我们的球员就这样?”虽然丧失了中乙联赛的参赛资格,但四川力达士俱乐部表示球队还是要搞下去,邓兵说:“原本俱乐部计划2015赛季中乙投入1000多万元,财务预算已经出来了……现在我们只能做好2015年打中丙的准备,中丙没有那个门槛。”

  记者述评

  讨薪变成生意,这是谁的悲哀?

  一年前的四川职业足球还在梦想着能重塑辉煌,成足在新东家入主后连番调兵遣将,畅想着杀回中超;投资由全运队衍变来的力达士队时,投资人艾雅康放出了“一年冲甲,两年冲超,三年进亚冠”的豪言壮语;即便是低调的四川隆发,也规划着两年冲甲的计划……然而一年后,当初的梦想差一点就变成了破碎的肥皂泡,四川足球差一点就连中乙联赛都无法参加了。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如此巨大的改变?在2014年重庆力帆花费7000万元冲超成功后,记者曾有这样的感慨:要想搞好足球,首先得老板有钱,其次需要老板喜欢足球,最后,得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对此,很多在足球圈浸淫了很多年的人士非常认可,大家都认为搞职业足球俱乐部首先要面对与钱有关的事,然后才是与足球有关的事。就现阶段的中国足球而言,想要通过经营职业足球俱乐部捞取名利甚至实现盈利,是不现实的。

  一年后的四川职业足球之所以会出现现在这种难以为继的状况,缺钱是最重要的原因。中国足协下发的上交“确认表”的通知,不过是一个催化剂,让事情变得更猛烈一些而已。没有要求提交银行工资、奖金发放流水,甚至没有要求提交经过相关部门确认的财务报表,中国足协仅要求提交一份“确认表”能有多大意义?这样做会导致什么结果?除了个别俱乐部会因此丧失中甲、中乙参赛资格外,还有一个结果就是将讨薪变成生意谈判,诉求并不完全相同的球员、教练、工作人员和俱乐部老板寻求利益上的一致。如果球员把足协发布的“追剿欠薪令”作为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武器,那么他们这么做无疑有利于中国足球俱乐部向规范化管理的方向前进,也有助于逐步解决困扰中国足球多年的欠薪顽疾;当然,如果球员以不在“确认表”上签字来要挟俱乐部满足自己的一些不合理要求的话,无疑违背了中国足协发出“追剿欠薪令”的初衷,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当然,这里并不是要诟病足协的“追剿欠薪令”,因为这个规定在很大程度上维护了球员的利益,有利于逐步解决困扰中国足球数十年的欠薪顽疾。治重病还得用猛药,与其放任欠薪顽疾继续下去,不如壮士断腕。当然,中国足协在具体的做法上可以进一步完善,比如可以要求俱乐部在一定时间内就上报发放工资、奖金的银行流水和工资表,这样做远比“算总账”的方式效果要好得多。

  本组稿件由记者 胡锐凯 采写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