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10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内外交困巴西重振经济路在何方

  • 发布时间:2015-01-15 08:53:02  来源:中国财经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导读:巴西经济发展有三大隐患:一是巴西贸易结构乃至经济结构向初级产品部门倾斜,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和可持续性趋弱。二是高出口收入维系的高政府支出具有不可持续性,政府财政空间受到刚性社会支出的逐步挤压。三是社会支出的加大会拉动要素成本上升,易产生成本推动型的通胀。

  1月是南半球的夏季,但对于南美第一大经济体巴西,其经济形势却似步入寒冬。

  近年来,巴西经济持续不景气,增长乏力。近期,英国《经济学人》预测2014年巴西名义GDP为2.2万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七大经济体,印度排名第九;但到2015年,巴西名义GDP将可能萎缩至2.1万亿美元,进而被GDP有望达到2.5万亿美元的印度超越,有可能失去全球第七大经济体的地位。

  近几年经济急转直下

  巴西曾是全球发展中国家脱贫的典范,从2000年到2010年,巴西经济年均增幅超过3%。依靠大宗商品出口,巴西收益颇丰,人均收入也大幅提高。数据显示,2003年,巴西工人平均月薪约200美元,2013年增至500美元,中产阶层平均月收入则超过650美元。

  在巴西政府向国会提交的2015年财政预算指导法案中,该国2014年经济增长预期仅为0.2%,2015年经济增长预期也由原来的2%被大幅修订为0.8%。2014年12月22日,巴西中央银行公布的报告显示,金融市场分析师预计2014年巴西经济增速仅为0.13%,这已经是金融市场连续5周调低对其增长预期。

  外界对于巴西经济的前景同样悲观。早在2014年9月,由于巴西大选带来的不确定性,政府控制通胀不力等因素导致该国经济疲软,经合组织将2014年巴西经济增速预期从5月的1.8%下调为0.3%。10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将巴西2015年经济增长预期下调0.6个百分点至1.4%。

  巴西的其他经济指标同样不容乐观。2015年1月9日,巴西地理统计局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巴西通胀率达6.41%,逼近政府设定的6.5%上限,创2011年以来最高水平。服务行业价格大幅攀升,其中,教育成本上涨8.45%,酒店价格上涨10.42%,银行服务费上涨6.32%,医疗保险费上涨9.4%。

  经济学家对巴西工业生产也持悲观态度,预计2014年巴西工业产值比上一年下降2.30%,此前预测是下降2.21%;2015年工业产值仅增长1.31%,此前预测是增长1.46%。2015年1月5日,巴西发展、工业和外贸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巴西对外贸易逆差达39.3亿美元,其中,出口总额2251亿美元,比2013年下降7.5%。而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2000年,当时巴西贸易逆差为7.31亿美元。同时,这也是1998年逆差66亿美元以来巴西外贸表现最差的一年。贸易逆差的出现引起了人们对巴西经常项目赤字的关注。据巴西央行估计,2014年巴西经常项目赤字为862亿美元。以往,巴西经常项目赤字可以靠外国直接投资冲抵,但目前外国直接投资已不足以冲抵经常项目赤字。

  内外交困导致经济下滑

  巴西的产业结构与发达国家相似,服务业约占GDP的70%,工业占比约20%,其过早提升服务业比重,损害了工业和制造业的发展,本应处于“脱贫致富”发展阶段的巴西,已经跨越式地进入西方发达国家的“去工业化”进程,制造业空心化导致该国难以抵御来自外部的经济冲击。

  事实上,巴西经济的结构性问题由来已久,只是被本世纪以来出现的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所掩盖。铁矿石和大豆等原材料占据巴西出口总量的近一半,随着全球市场价格的下滑,巴西从商品出口中的获利不断缩水。以铁矿石为例,本世纪初,国际市场价格每吨在25美元至30美元之间,到2010年,最高曾经涨到每吨200美元左右。同时,2010年以来,国际市场粮食价格也普遍上涨了20%至50%。大宗商品超级周期促进了巴西矿业和农业的发展,缓解了政府解决结构性问题的压力,使巴西经济风光一时。然而,大宗商品盛宴也悄然制造了巴西经济发展的三大隐患,一是巴西贸易结构乃至经济结构向初级产品部门倾斜,经济的抗风险能力和可持续性趋弱。二是高出口收入维系的高政府支出具有不可持续性,政府财政空间受到刚性社会支出的逐步挤压。三是社会支出的加大会拉动要素成本上升,易产生成本推动型的通胀。

  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巴西一度深受连累,当年经济萎缩0.6%。2013年12月开始,铁矿石价格走势沿下降通道运行的特征逐渐显现,2014年收官均价为每吨75美元,比上一年每吨减少23美元,年中价格虽有反弹,但力度不大。作为全球主要铁矿石生产和出口商的巴西受到打击。巴西的能源出口也遭遇相同的困境,全球原油价格自2014年6月起开始下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业务发展遭遇瓶颈。随着石油产能增加和美国页岩油的开采,巴西能源的市场竞争力更被削弱。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全球经济复苏不给力。尽管美国强劲复苏让世界为之一振,但欧元区陷入停滞……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给各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外,不断上调的银行利率更使巴西经济雪上加霜。2014年12月,巴西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0.5个百分点至11.75%。这是自2013年4月以来巴西央行连续第11次提高利率。高利率直接打击了制造业的信心,巴西全国工业联合会日前公布的报告显示,2014年11月巴西工业信心指数环比下跌1点至44.8点,触及该指数自1999年1月创立以来的最低水平。该指数满分为100点,低于50点意味着工业缺乏信心,前景悲观。

  同时,有专家分析称,美国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也严重影响到巴西等多个国家的经济状况,无论是国际资本的加速流出,还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跳水,对于这些国家经济发展都十分不利。

  拯救经济刻不容缓

  2015年1月1日,巴西总统罗塞夫正式开始了她的第二个任期。4年前首个任期时,巴西经济增速高达7.5%。如今,摆在她面前的却是经济不景气的现实。在竞选承诺中,罗塞夫经济新政的改革目标主要围绕三点进行:提高生产力,加大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可持续发展。为了重振巴西经济,罗塞夫新政府的目标是,2015年巴西经济增速达到1.2%,2016年和2017年达到2%。为此,罗塞夫新政府正拟定一揽子削减预算和加税计划,以期在新兴市场压力加大时恢复投资者信心。虽然财政计划的具体规模和内容尚未完全敲定,但思路已经逐渐清晰。

  一是财政调整。财政调整规模总计可能将达900亿至1000亿雷亚尔,大约相当于巴西国内生产总值的2%。罗塞夫政府迄今规模最大的预算调整发生在2012年,当时的规模是550亿雷亚尔。紧缩的财政政策成为罗塞夫新政府改善宏观环境的重要步骤,其希望通过缩减政府开支,在2015年争取实现1.9%的财政盈余。

  二是增加基础设施投入。巴西政府将投资32亿雷亚尔(约合12.8亿美元)建设圣保罗水利和交通两大基础设施项目,用于解决圣保罗严重的水荒问题和城市交通问题。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会的举办,也将大力推进巴西的基础设施建设。

  (作者单位: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