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0年04月06日 星期一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市场说了算!新一轮价格改革启动

  • 发布时间:2015-01-07 00:31:57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元旦假期刚刚结束,国家发改委突然更新了8条“放价”通知。伴随新一轮价格改革,市场“决定性作用”的改革红利将进一步释放。但据中华工商时报记者观察,目前放开的多为竞争性领域,对相关市场的实际影响依旧有限,需要后续的规划指导和财税政策进行配套。

  推进力度空前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其中价格改革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决定》要求,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完善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作用。

  随着近年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完善,民航运输业市场内部竞争日趋激烈,土地价格评估、房地产价格评估等服务领域市场竞争较充分,均具备放开的条件。

  按照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许昆林的说法,此轮24项价格改革是第一批,陆陆续续还会推出第二批,第三批,越往后难度越大,其中就包括推进医药服务、能源领域的电力天然气等价格改革。

  在医药方面,除了广东、上海等地释放药价放开信号外,10月27日全国物价局长工作会议上,取消政府定价、放开血液制品等四大类产品价格等内容在会上正式讨论。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方案(征求意见稿)》,该文件在国家发改委系统内部多轮讨论通过后,已于2014年11月25日开始在全国8家医药行业协会内征求意见。

  “取消药品政府定价,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药品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从2015年1月1日起,取消原政府指定的最高零售限价或出厂价格。”在该文件的第一页,明确给出了这一施行了20年定价制度的最后期限。但就目前来看,由于各方意见很多,或将择机出台。

  能源价格改革的关注焦点则在电力领域。在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看来,目前能源领域的价格改革中,相比天然气、成品油、煤炭等价格的改革,电价改革则相对滞后,而电价改革的成功或将会倒逼体制改革将会对整个能源行业带来深远影响。

  实际上,2011年1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就已在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开展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试点。目前,天然气价改已基本可以与市场接轨,如果将天然气价改的终端进一步完善,天然气价改将接近完成。

  而直到2014年10月底,国家发展改革委才印发了《深圳市输配电价改革试点方案》,决定在今年1月1日开始在深圳市开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2014年年底,《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也获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待批复后择机发布,将从放开售电和竞争环节定价来推进电力市场化改革。

  尽管如此,2015年的能源价格改革十分值得期待。随着第一轮24项价格改革的连续出台,价改大幕已然开启,按照多位专家的预测,今年的价格改革或将是近几年关注度和推进力度最大的一年。

  后续政策配合不可或缺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8条“放价”通知中,铁路占2条,民航、港口等各占1条,交通运输产品和服务价格无疑是此次价改的重头戏。

  具体看来,铁路主要是针对物流快递及其延伸服务进行了价格放开,并以市场化的运价和客运专线客运价格,积极引导民间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

  民航方面,国内航线货运以及101条短途客运,由现行政府指导价改为实行市场调节价,其中,短途客运不涉及北京、上海等较为繁忙的航线。

  水运方面,在2005年放开内贸港口装卸作业费、堆存费的基础上,将集装箱、外贸散杂货装卸作业,国际客运码头作业等劳务性收费,以及船舶垃圾处理、供水等服务收费,由现行分别实行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统一改为市场调节。

  但就最后一项内容,中国交通运输协会物流技术装备专业委员会会长郭敏杰则感慨说:“发改委管得太细!”

  “发改委放开价格是一个积极的信号,目前价格改革的节奏加快了,但还需要继续加快。”郭敏杰补充说,从政府定价到指导价到浮动区间,政府逐步为铁路的市场化创造条件,如绿皮车价格十几年都没动过,现在适当调高了,但还是不到位。

  在郭敏杰看来,其中一大关键问题是,公益性与商业性要有所区分:商业性的要有更大的浮动区间,随着市场调整;公益性的国家应该承担,不应由工商企业承担。

  “界限一定要划清楚,虽然不直接是运价的问题,但都与运价有关系。尤其是客运带有很大公益性质,货运里面包括救灾物资、军事运输、农产品、粮食、化肥等。”郭敏杰说:“在这样的基础上,企业投资才会有保障,否则很多东西都说不清楚。”

  此外,郭敏杰还分析,虽然铁路运价是很重要的方面,但从交通运输整体发展来看,要让交通运输业真正放开手脚,除了价格以外,还要用国家的调控来引导综合运输发挥其适当作用。

  “现在高速公路发展快,很多货物就跑到高速公路上去了,而大宗物资用汽车运输其实是很不合理的。用汽车运输几千公里的大宗物资,既消耗能源,也破坏环境,社会综合成本很高,而在这方面,铁路的优势就会强得多。”郭敏杰表示。

  而就我国其他农产品看,目前也基本形成了市场定价的机制。对此,中国市场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陆娟解释说:“为什么常听说我们农产品的价格没有主动权,就是因为是市场决定的,政府很少管,也很难管。”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