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南水北调 先解渴再说其他

  • 发布时间:2014-12-19 08:31:37  来源:中国民航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生态问题价格问题

  都不算是燃眉之急

  ■特约记者 程喆

  “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点水来也是可以的吧?”1952年,毛泽东提出了南水北调的构想。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一渠碧水从湖北丹江口水库取水口出发,一路向北,过黄河,跨华北平原,经石家庄,直入京津。南水北调是我们常用的词之一,但是我们对它了解究竟有多少呢?

  如何北调 从长江调水千里北上

  12月11日,北京大宁管理处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最后的“冲刺”——调压池内壁上安装了防冻泵,搅动水面防止结冰;成立了保洁巡查组,保证24小时监控水面的清洁状况,就等着过两天从长江调来的水了。

  12月12日14时,河南陶岔渠,南水北调中线首引水闸正式开闸放水,河南省南水北调工程正式通水。

  预计10天左右,长江水将进入北京。历时12年,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终于正式通水了。据悉,北京、天津、河北、河南4个省市的约 6000万人从此将喝上水质优良的汉江水。

  1000多公里的路程,长江水如何流到北方?《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南水”向北流,中线工程可谓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比如穿越黄河,当初的设计方案多达40余个,焦点是上跨与下穿之争。有人认为,从黄河上建一座横空大渡槽,让江水飞渡。然而,如若架设渡槽,托起渡槽的密集墩柱就等于在黄河上横插了一把大梳子,占据了黄河过汛通道,会造成泥沙淤积,不利于黄河中下游的水势。

  因此,更多人主张还是从黄河河床底部打隧道,让江水低调行事,昼夜潜行。

  在长江水进入城市后,每座受益城市都有分水口门,长江水从分水口流出,经配套工程进入自来水厂,再由自来水厂进行净化,通过管网进入百姓家里。

  缺水严重 “300米都打不上水”

  《中国水利》杂志报道显示,目前河北省共有地下水漏斗区25个,其中漏斗面积超过1000平方公里的有7个,与河北相比,北京的情况也不乐观。

  按照北京市资料显示,北京近10年来的人均水资源量仅仅只有107立方米,刚刚够极度缺水线的1/5。在去年8月,北京曾经在1个月之内4次刷新用水最高纪录,峰值用水量接近1.5个昆明湖的水量。

  大家似乎感觉不到北京缺水,实际上把全世界缺水的报道集中起来,都不足以描述北京的水危机。北京地下水现在都掏空了,地下水位一年下降90厘米,有些地区地面下沉了十二三厘米。

  该报道称,因为用水量的持续攀升,北京早在2003年就先后启动了4个应急水源地。2003年正式启用的怀柔应急水源地是北京第一个被启用的应急水源地。京密引水管理处备用水源管理所所长任宇介绍,最初启用时,应急水源地下水位埋深在16米左右,但现在每供水1天,地下水位就下降5厘米~10厘米。中国环境科学院研究员赵章元说,整个华北地区出现了面积达5万多平方米的漏斗,当然更主要的是水量越来越少。大兴那边我们调查发现,有打井到300米的都打不上水的情况。

  北京是一座严重缺水的城市,在2003年~2013年北京市水资源量和用水总量比较中可以看出,仅有2012年水资源量满足了用水需要,其余年份都存在着严重缺口。海淀玉泉山的“玉泉垂虹”曾经是燕京八景之一,其泉水被乾隆誉为“天下第一泉”。但是,由于地下水超采,水位下降,“天下第一泉”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

  一边是地下水资源超采问题凸显,一边是百姓生活用水的保障供应,取舍的天平如何平衡?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经济上可行百姓可承受

  相比南方,北方水资源相对贫乏,要平衡华北地区地下水超采和百姓生产生活用水之间的矛盾,很多人把希望寄托在了“南水北调”工程上。除此之外,我国还在研究海水淡化技术。人民网报道指出,在唐山市曹妃甸开发区内,两处日产淡化海水5万吨的项目已悄然建设。

  水资源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指出,每淡化1立方米海水成本是6元钱,北京离天津这么近,建管线把水送过来,1立方米水成本至少要7元多。而中线调水到最远的北京,1立方米水成本比海水淡化便宜一半以上,还能让沿线140多座城市都受益。

  “采取节水、中水回用等措施,水还不够怎么办?跨流域调水是不得已的选择”。王浩表示,经过50年论证,综合看来“南水北调”经济上可行,百姓可承受。

  现实问题 水够不够?水质如何?

  11月中旬,由中国水利报社主办的中国水利网发表了题为《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南水北调”工程》一文。文章称,中国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曾刊文点名批南水北调工程,称用外调水模式解决城市缺水,已引发诸多问题。

  千辛万苦从南方调来的水,就怕水源在路上被污染了。中线全线长达1000多公里,仅仅跨越的桥梁就高达1258座,输送过程中发生突发污染状况怎么办?京津地区能保证接收到源头的优良水吗?另外,长江的水调到北方去了,沿线城市的水够喝吗?2011年,湖北大旱,让人不得不担心水不够用。

  水价会涨吗?水价问题是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亟待解决的难题。尽管水价并未最后敲定,但初步测算出来的高水价已经在江苏、山东引起了很大反响,让地方政府感到头疼。周边生态如何顾及?移民问题如何解决?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副主任于幼军介绍,丹江口水质连续7年保持在Ⅰ类~Ⅱ类,这一库清水是放心的饮用水源,而且目前各县和重点乡镇全部建成了污水和垃圾处理厂,保护水源。而且从目前情况看,丹江口水库具备调水条件,有水可调。

  结语

  当然,南水北调不应是被仅仅用来赞扬的,它还应有助于中国社会的反思和警觉。南水北调是缓解北方用水之急的,而不是对北方继续粗放发展的鼓励。北方的城市不能无限朝着超大方向猛跑,高耗水的产能必须有所节制,要真正下决心走一条节水型的发展之路。南水北调在未来会得到怎样的历史评价,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今天如何利用它,能否把它的正效果尽量扩大,同时将它的负效果尽可能克服、化解。从这个意义上说,通水不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句号,而是它从土木工程真正成为跨时代伟大社会工程的开始。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