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刘铁男案件细节揭秘:曾认为充其量就是违纪

  • 发布时间:2014-12-11 06:53:00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昨天下午,中纪委官网刊文《欲望尽头是毁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案件警示录》,其中披露了刘铁男父子贿赂、刘铁男防线失守等案件细节。

  自称“我有两面人生”

  当记者把话题转到他的受贿问题时,刘铁男立刻变得犹疑不定。他承认自己的贪婪和私心:“我有两面人生。”

  “两面人生”的形成,源于两种价值观的斗争。在他“正面人生”的词典里,写满了正义、廉洁、奉献,于是,他与多数业务型领导干部一样,展现了“玩命干工作”、“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办公室待着”,甚至“严格按程序办事”、“谁叫吃饭都不去”的一面。但是,在个人利益至上的“负面人生”裹挟下,他“总觉得妻子受了委屈”、“想多帮帮儿子”、“担心自己的晚年生活”……为填充个人欲望,他表现出狡黠、贪婪的一面。

  “我从小苦日子过怕了,内心对富裕生活有向往,虚荣心强,好面子,这是所犯错误的一个重要思想根源。”

  1954年10月,刘铁男出生在北京一个工人家庭。他姐弟多,父亲原本工资不高,还要接济老家的兄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刘铁男在姐弟五人中排行老三,是家里的长子。为帮助家里减轻负担,他小时候捡过煤核、菜帮子,砸过钢丝,帮母亲补花(出口纺织工艺品)挣钱。在他内心深处,有着过富裕生活的欲望。特别是上初中时,一次迎接外宾活动深深地刺痛了他。“当时我们在长安街列队迎宾,开始我作为学生干部站在第一排,但外交礼仪人员检查时,因我穿着带补丁的白汗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调到最后一排。”刘铁男说,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觉得穷就没人看得起,就会被人轻易伤害,就没有地位,就没有尊严,虚荣、好面子的思想开始在他内心深处滋生,以后入团、入党、走上领导岗位,这些错误的价值观一直像影子似的跟着他,并对他以后所犯错误产生了深远影响。在他的思想深处,出人头地、做人上人的愿望变得越来越强烈。

  教导儿子要学会走捷径

  刘德成记得: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的时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跟我说这样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每次在路上我爸都会教导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刘铁男的教诲在儿子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让他找到了一条最便捷的成功之路,这就是利用父亲职务的影响力、手中的权力攫取金钱。于是,随着刘铁男官越做越大,刘德成钱越挣越多。对于父子二人的悲剧,与其说儿子坑爹,不如说父亲坑了儿子。

  中央纪委专案组人员指出,刘铁男实际上是通过控制审批进度谋利,形成“拖—要—批”三部曲,完成权钱交易过程。在这一点上,刘铁男、私企老板、刘铁男之子均心领神会、心照不宣。

  刘铁男处心积虑演绎的“父子二人转”,给刘铁男带来的安全底线是,“充其量也就是违纪”。

  2002年,第一次受贿2万元

  早在2002年上半年,担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时,刘铁男就开始收受贿赂。

  当时,山东某民营企业董事长宋某为使自己企业申报的铝合金项目获得支持,通过他人请刘铁男一起吃饭,饭后递给刘铁男一个袋子,说袋子里是一件衬衫。刘铁男拿回家,打开盒子一看,衣服里面夹着一个信封,装有2万元钱。“当时想退回去,但还是心存侥幸。” 刘铁男称。

  次年8月,在宋某多次邀请下,刘铁男来到其企业考察,离开时,宋某把一个信封塞给刘铁男,说“我们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这是2万元钱,你自己买点东西吧。”

  刘铁男很清楚这种赤裸裸的权钱交易对自身的威胁,内心也对这种‘一手交钱,一手办事’的方式感到排斥。精明的老板们马上就猜透了他的心事,于是,后期刘铁男收受的贿赂中,都出现了他儿子刘德成的身影。

  下属汇报工作被轰了出来

  “骄娇二气十足”。在与刘铁男共事多年的同事眼里,刘铁男有点像“精神贵族”,在发改委大院里,刘铁男留下的永远是那个傲慢自负甚至有点无理的形象,平时追崇“倒背手,踱方步,穿布鞋,晃脑袋”的形象。

  文中称,地方发改委负责人想见刘铁男一面很难,“有一次,一位地方发改委主任前来汇报工作,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从办公室里给轰了出去”。发改委内部工作人员想见到刘铁男同样艰难,“‘我们想见他也经常被秘书挡驾’。一位发改委的司长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这样做是他的意思,还是秘书的意思”。

  在自律意识方面,刘铁男又一次表现出矛盾性。采访过程中,刘铁男几次表示,一直认为自己抵御能力强、办事坚持原则,对有求于自己的人不给接近的机会,因此觉得自己不会出问题。 “我们这个位置很危险,非常危险。”有时,刘铁男似乎有着异常清醒的自警意识。“比如,一听说你搬家,立刻就有人扑上了,要给你送红木家具等等,这么贵重谁敢要啊。”

  但是,花费100多万元为自己的房子装修和购置家具时,就是他通过下属主动要求私企老板邱某全权代办的。

  案发后,刘铁男的警觉意识“复苏”了,他再次认识了以前的“老朋友”:“他们之所以出手大方,帮刘德成经商挣钱,绝不是看中了刘德成的素质以及和刘德成的交情,而是看中了在他身后作为父亲的我及所处的位置,可以给这些老板们带来更大的利益和回报。”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