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我们该如何赡养老人?

  • 发布时间:2014-11-28 05:29:25  来源:西安日报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白天忙着公司的工作,晚上还要赶到西京医院陪床,彭宇最近确实忙得连轴转,但他觉得这一切都已经做得太晚了。“毕业5年来,一直借口自己离家太远,很少回去看爷爷奶奶。而这次医院说爷爷的情况特别不好,我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尽孝的机会”每每想到此,彭宇总为自己的任性而懊悔,因为当年他是爷爷奶奶一手带大的……

  ■记者 裴磊

  远离子女而孤单生活的老人

  彭宇是典型的中国80后农村孩子,小的时候父母早已来到西安打拼,只能让乾县老家的爷爷奶奶照顾他,直到高中毕业才第一次真正告别家乡,走进了城市。再后来,他毕业了,辗转过杭州、西安等城市,却从未觉得家乡是个可选择的工作之地。从此,家乡便成为了一年中待得最少的地方,“一年也就过节回去几天,加起来的时间,甚至没有我每年去苏州出差的时间长。”而在西安做生意的父母,也很少有时间能回乾县老家照顾老人。

  于是家中便只剩下了爷爷奶奶两位老人。“虽然曾把爷爷奶奶接过来住过,但每次时间不长便要回去。”彭宇说奶奶曾私下跟他念叨过回老家的原因,“每天你们都去上班了,就剩下我和你爷两个人在房子,空得很。”而在这座陌生的城市,两位老人甚至连最起码的社交都显得恐惧,周围没有熟人可以聊聊天,甚至连下楼都不敢,因为怕自己上来的时候不知道电梯怎么按。“有次我下班回去早,一开门就看到两个老人头抻得长长的望着窗外。”彭宇至今记得那一刻的愧疚。

  于是他便不再坚持让老人留在西安,“这里他们一个人都不认识,白天家里又没人,老人确实太寂寞。”而在老家,起码一群老伙伴还能一起聊聊天。

  那时老人第一次向彭宇提出了要求,要一张他的照片。“你出去念书后就再没有拍过照了,给我和你爷洗一张你的照片,想你了我们也能看看。”他说奶奶的一句话,让他潸然泪下。早已习惯了拍完照片存在电脑里欣赏的他,开始到处找地方打印照片。“现在想想我也挺自私的,在杭州离得远不说了,回西安后周末总借口要加班、聚会、购物、补觉等等,有一堆事情要忙,却很少回家去看看老人。”

  其实,随着城市化的不断加速,像彭宇这样告别家乡,只留下空巢老人的家庭越来越多。据统计,截至2008年底,西安市60岁以上老人就有124.21万人,其中空巢家庭占到全市老人家庭总数的49%,有60.86万人,独居老人占老年人口17.9%,达到22.23万人。截至2009年9月底,西安市“空巢老人”已经占到老年人家庭的57.2%。没有子女或子女离家后自己独居和与配偶居住而形成的空巢现象,已成为西安市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各种问题中突出的问题之一。

  甚至在最近,国家统计局西安调查队对西安市城镇和农村的800位被访者养老专项调查中发现,与子女同住的比例,农村高于城镇,且农村父母往往是多子女,受宅基地数量限制,选择与其中一个子女共用一个宅基地上的房屋居住养老者较多。而城镇空巢独居老人要高于农村5.5个百分点。调查中有5%-6%的家庭是花甲老人照顾耄耋老人,养老压力较大。

  赡养老人竟变得这般难

  和彭宇的情况相当,家在临潼何寨的惠旭也好久没回老家去看望父母了。30多岁的他,作为公司的中层,他说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连家中的女儿都很少有时间陪,而陪老人更成为了心中憾事。

  他们在只能抽时间回老家的时候,总是想着多买些东西以弥补自己心中的愧疚。但往往转变钟楼、小寨等他们熟悉的商圈却很少能找到合适送给老人的礼物。随后,记者再次对西安各商圈进行走访时发现,年轻人需要的吃穿住行各类产品在我市任何一个商圈几乎都能得到完全满足,甚至连婴童产品的专卖店也到处都有。但老年人用品“一站式”的专卖店却一家也没有。

  “上次我给家里买了个带按摩功能的洗脚盆,想着让老人泡泡脚对身体好。”惠旭说没想到当他再次赶回家后看到的场景竟然是,老人将烧好的开水倒进洗脚盆中,泡洗一遍后,再端着沉重的洗脚盆去倒水。“爸你咋不把电插上,按摩会呢?”老人的回答让惠旭哭笑不得,“费电得跟啥一样,上面那么多按钮我也不会按。”一件充满科技感的按摩洗脚盆只起到了几块钱一个的塑料盆的作用,还让老人付出了更多的体力。后来惠旭才知道,平时老人都是不用的,那次是看到他回来才专门拿出来用了一次。

  彭宇也曾遇到过不知应该如何表达孝心的尴尬。爷爷奶奶都有着一份还算不错的退休金,所以每次彭宇递上的钱都会被老人退回。而他给老人买的电压力锅却在教了好几遍还是没学会之后,只能放弃了。

  直到这次爷爷病重,彭宇才真正知道这几年两位老人都是怎么过的。“平时我回家,老人都说啥都好着呢。我确实也就没太上心。”而这次他终于知道,70多岁的奶奶已经做不动饭了,两位老人平日里都是在外面买饭的。

  本来头疼脑热的小病,老人从不愿打扰子女,总是自己在诊所里打完点滴便回家了。而这次爷爷昏厥不醒后,在大夫的要求下,奶奶才打电话过来。彭宇和父亲连夜将爷爷转院到了西京医院,在重症病房每日近万元的花销,确实让家人有些吃不消。

  而这时大家才想起来,之前被忽略的医保问题。“当时急着走,没办转院手续,现在大夫说如果办不下来,乾县那边医保是没法报销的。”一家人折腾好久,终于在乾县的医院补开了转院证明,至于到底回去后能不能报还是个未知数。

  此外,一家人开始认真考虑老人如何养老的问题,回乾县显然已经不可能了。因为此前彭宇奶奶生病时,曾在家中聘请过一位农村妇女做保姆,但不识字的她有次给老人把药喂错,差点出事,只能辞退,而由彭宇的父亲请假回家照顾。而这次,身体状况更不济的爷爷肯定不能再在乾县找保姆了。

  可留在西安,谁来照顾?又成了问题。都有工作,很少有人能全职在家陪护。询问了好多家政公司,当听说老人大小便失禁之后,大多放弃了这单生意。而在他们家所在朝阳门附近,却只找到一家养老院,还早已人满为患。

  社会化养老机构力不从心

  当家庭养老已经越来越难时,社会化养老的需求便显得格外突出。而在国家统计局陕西调查总队和西安调查队对全市养老机构开展的专项联合调研却显示,在西安60岁以上和65岁以上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分别达到12.5%和8.5%,老龄化进程比全国提前10年的城市中,社会化养老机构却显得多少有些力不从心。截至2014年5月,我市已有养老机构95家,其中公办32家,民办63家,分别占33.7%和66.3%;共有床位22680张,其中公办9221张,民办15359张。

  总共两万多张的床位,相较于西安125.68万的60岁以上老年人口数量还显得是那么的捉襟见肘。而且从区域分布上看,主城区仅有13家,大多为100张床位以下规模较小的机构;城郊接合部64家,其中长安区25家,未央区10家,沣东7家,雁塔区11家,灞桥区5家,临潼区6家;其他区县有18家。

  此外,调查还显示在8家受访的养老机构共有1725名入住老人,年龄最大的为94岁,平均年龄80.6岁;其中70岁以下的占21.7%,70-80岁的占40%,80岁以上的占38.3%。而这些老人中生活不能自理的失能老人占38.7%,自己能够吃饭和走路的半自理老人占38.8%,生活能基本自理的老人仅为22.5%。

  但与庞大的需求和照顾的难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养老机构“用工荒”现象严重。护理人员难招且队伍不稳定,聘用人员多以45岁以上郊县农村妇女和下岗女工为主,年龄偏大,文化偏低。普通养老机构具有专业护理证书的护理人员比例能够维持在50%左右。还有一部分养老机构由于工资水平低,专业技术人员比例特别低。而且这8家养老机构中,仅有4家机构收支持平,2家机构亏损;1家机构年赢利30万元,但前期投资成本800万元,投资收益率仅为3.8%,与银行二年期存款定期利率相当。这样的盈利标准显然难以吸引更多的民间资本投入到社会化养老事业中。

  期待近在身边的养老服务

  彭宇和惠旭他们的遭遇,在西安交通大学公关管理学院张思锋教授看来,是中国最典型的养老困境。在他正在进行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建设模式与推进路径研究》中,就提出虽然去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就提出,到2020年,要全面建成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目标。初步建立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体系。

  但整体上看,我国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还面临着若干重大现实问题。他将其总结为,养老服务质量缺乏有效评估和监管、养老服务领域人才短缺、专业素质不高、养老服务供给忽视心理与精神关怀、养老服务建设城乡发展不均衡、公办养老机构“职能错位”,民办养老机构“难求一人”、养老机构床位设置不合理、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发展滞后、老年群体对养老服务的有效需求不足、护理型养老机构不足,医养结合模式尚未普及、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积极性不高、养老服务产业化发展程度低、不完善等11类问题。

  张思锋教授说其中社会化养老发展的滞后正是困扰目前我国养老问题的核心,要解决好这一问题,必须形成“从养老保险到养老服务”转变的社会保障领域的政策与实践创新思路。因此他认为,必须有效建立养老服务质量评估机制、监督机制、扶持机制等,只有这样才能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到养老事业中,科学地培养养老服务领域人才,平衡城乡间养老差距,重视老年人心理健康、精神慰藉等。

  同时他还建议,到2030年,把机关事业单位退休金制度、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四个板块合并成统一的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本养老金与个人账户养老金相结合,称为“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实现覆盖全国所有人口的政府、单位和个人三方筹资的保险型社会养老保险制度,以解决新农保制度的外部公平性问题。并增加农村居民个人养老性储蓄,形成包括农村居民个人账户资金、个人年金、社会慈善资金、商业保险资金、政府战略性调节资金等在内的基金体系。

  而值得我们每位家中有老人的市民欣慰的是,西安市已经重视到了对养老问题的解决。在去年10月西安市相继出台5项制度办法,分别针对养老机构建设运营、特困失能老人护理、社区居家养老、农村养老等方面制定了奖励补助政策,使社会养老服务“政策完善、标准明晰、保障有力”。

  并强调今后几年,西安将重点建设社区养老设施,推进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增强养老服务功能。到2015年,力争西安所有社区建立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站);80%左右的乡镇拥有一处集院舍住养和社区照料、居家养老等多种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老年福利服务中心,1/3左右的村委会和自然村拥有一所老年人文化活动和服务站点。

  同时,推进供养型、养护型、医护型养老设施建设。西安市级新建一个示范性养老服务中心,各区县新建、改扩建一个以养老服务为主,兼顾为残疾人、孤残儿童等特殊群体提供服务的综合性社会福利中心。到2015年,西安计划使农村五保供养机构的入住率达到70%以上,养老机构床位数达到每千名老年人35张以上。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不再为如何赡养老人而发愁,不再有老人独居在无人的空房里“抻头望着窗外静静地盼。”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