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4年04月18日 星期四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包头一村委会集体侵吞公款432万 被调查仍不收手

  • 发布时间:2014-11-17 06:36:00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铲除村庄里的腐败:大胆村官 被查中继续贪

  【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九原区一个叫庙圪堵的村庄,这个村村委会的干部集体串通与镇领导上下勾结,侵吞征地补偿款,从犯案、查案到结案并终审判决,历经四年时间。非常离奇的是,在检察院调查期间,事情已经基本败露的情况下,这些村官们依然不肯收手,再次把手伸向了征地补偿款,真可以说是贪婪至极,大胆至极。】

  从本月的2号开始,我们聚焦《铲除村庄里的腐败》,播出了多期报道,受到大家的关注。今天的节目,我们要关注一起比较特别的案子。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九原区一个叫庙圪堵的村庄,这个村村委会的干部集体串通与镇领导上下勾结,侵吞征地补偿款,从犯案、查案到结案并终审判决,历经四年时间。非常离奇的是,在检察院调查期间,事情已经基本败露的情况下,这些村官们依然不肯收手,再次把手伸向了征地补偿款,真可以说是贪婪至极,大胆至极。这个案子最早要从2011年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九原区检察院收到一封实名举报信说起。

  检察院收到实名举报信 检察官从中察觉贪腐线索

  2011年5月,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检察院接待了一位来自白音席勒办事处庙圪堵村的村民。

  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局长许勇:村民实名举报他们村的村委会成员有这个贿选,还有在为亲属牟利贿选领导的一些内容。

  这封举报信反映九原区白音席勒办事处庙圪堵村村委会成员存在5项主要问题,其中多项问题并不在九原区检察院职责范围之内,但检察官的职业敏感让许勇从这封举报信中的一句话中隐隐地感觉到,这个小村可能暗藏贪腐大案。

  尽管举报信反映的很多问题并不在检察院职责范围之内 但检察官感觉存在贪腐问题

  许勇:它的一句话就是这样说的,说是在这个职教园区的征拆地中,给村民的分配不太公。因为我们当时正在,九原区正在搞职教园区大拆迁的时候,我发现这个村里有这种情况,一定有问题。

  这个问题在举报信中只有寥寥二十几个字并无具体线索和明确的描述,检察官和举报人面谈后也没问出有价值的线索,但联想到此前查办的几个案子,庙圪堵村附近由于包头市职教园区建设项目征地,好几个村子发生了截留补偿款的问题,于是,九原区检察院反贪局先从外围开始了不动声色的摸底。

  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检察院检察长郭新忠:因为它这个涉及到当地土地拆迁的问题,反映的内容有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涉及到村里头其它的基建,修路的问题。其中最让我们引起兴趣的是土地拆迁征地款的分配问题,反映村干部在其中有私分土地款的问题,这一点因为涉及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所以我们决定马上进行调查。

  许勇:我们当时就派办案人员去白音席勒办事处,整个把职教园区的分配方案,给他们村的征地款的分配方案没,我们调过来。

  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检察院检察员张亮:首先到这个街道办事处,调取他们村里面关于征地的征地补偿协议,还有分配方案。

  从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中,调查人员很快发现了问题:庙圪堵村共被征地382亩,按照每亩6万元补偿。其中310亩地的补偿款打入了村委会账户,然后发放给了村民,另外72亩地共432万元征地补偿款的发放却很蹊跷。

  张亮:这个征地的(72亩)和那个310亩,从协议上看是完全一样的。因为甲方也是包头市教育局,乙方也是九原区白音席勒办事处庙圪堵村村委会。但是这个72亩地,因为据我们调查,这个72亩地,没有进入到村委会的账户,征地补偿款是进入到一个叫李建清的人的个人银行帐户。

  许勇:李建清是村委会副主任。

  张亮:集体土地的征地补偿款就不应该进到个人银行帐户。

  从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中 调查人员很快发现了问题

  那么,72亩土地的补偿款为什么会进入了庙圪堵村副主任李建清的个人账户呢?

  许勇:经过调查,原来是那个有一个叫郭老二的,他承包的一个煤厂,他在承包过程中,李建清又承包了他的煤厂,其中这个煤厂就72亩,但是因为当时的政策不允许搞煤厂,所以这一块地一直在闲置当中。.原来,包头市教育局征用的庙圪堵村382亩土地中,有72亩地是一个煤场,这个煤场征地时的承包者是李建清。不过,根据我国《土地管理法》第47条的规定:“征收耕地的补偿费用包括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以及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李建清作为煤场承包人,应该获得地上附着物即煤场厂房设施的补偿费,但不能拿走土地补偿费。

  许勇:它应该属于全体村民的,不属于某一个人,因为它这个补偿,地上物的补偿,应该属于他自己的这个土地,集体土地这一块,应该属于全体村民的。

  对于土地补偿费的发放在《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26条有明确规定:“土地补偿费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村集体经济组织在收到土地补偿费后,应当按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17条的规定召开村民会议,在所有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内部平均分配此款。如不分配给村民,则侵犯了村民的合法权益,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员,可单独或共同起诉集体经济组织或村委会,要求支付相应份额。”

  对于土地补偿费的发放在《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有明确规定

  根据这条规定,72亩地432万元补偿款打入庙圪堵村副主任李建清个人账户已经违法。因此,庙圪堵村发放土地补偿费的违规操作引起村民多头举报。

  许勇:当时是咱们纪检委,他们也在查这个事。

  2011年中秋前夕,有关部门勒令李建清将432万元补偿款退回白音席勒办事处。

  许勇:纪检委让他们退钱,当时退回这个白音席勒办事处以后,白音席勒办事处让他们村委会召开村民大会,讨论这个发放款的过程,后来又给他们打回去。因为当时的款打到个人账户上,后来我们在调查当中,后来发现这个款又打到村委会了。

  在有关部门介入进行初步调查后,李建清退回了打入他个人账户的432万元土地补偿款。纪检部门要求当地重新按照国家政策进行发放,先打入村委会集体账户,再发放给村民个人。到这里,这个案件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剩下来的好像就是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等问题。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个集体贪腐的窝案才刚刚拉开了序幕。因为就在案子看似快要了结之际,庙圪堵村副主任李建清突然自首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李建清自首:赃款大头被领导拿走 为还亏空去借高利贷

  2013年2月27日,庙圪堵村副主任李建清突然向九原区检察院自首。

  许勇:从李建清的投案自首这方面,我们了解到这个案子存在着贪污受贿,而且从村委会书记主任,副主任,委员,包括报账员都构成犯罪。

  李建清的自首揭开了庙圪堵村主要村干部联手贪腐及其与上级领导相互勾结私分土地补偿款的一个窝案。那么,在案子看似即将了结之际,他为什么会突然自首呢?从当地纪检委勒令他退回432万元土地补偿费到自首,几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张亮:因为我们感觉这个有问题,完了以后就开始从银行再调取这个,继续查这个(钱)到了,这个李建清个人账户以后,这个钱的去向,顺着钱的走向继续往下查。

  原来,当纪检部门勒令李建清退回打入他个人账户的432万元后,九原区检察院并没有停止调查工作,而是改为更加隐蔽的方式,追查432万元从打入李建清账户之后,到被勒令退回白音席勒办事处之前这一个时间段里钱的流向,果然有了重大发现。

  张亮:查了以后,这个钱其中有一百万(元)又转到了这个该村村委会主任马掌权的个人银行帐户。

  马掌权与432万元违规打入李建清个人账户有什么关系?

  许勇:出谋,整个出谋策划,都是马掌权去做的。

  庙圪堵村村主任马掌权究竟是如何出谋划策,把本该打入村委会账户属于全体村民的432万元征地补偿费打入了副主任李建清的个人账户的?李建清自首后供述了全案的缘起。

  张亮:李建清自首的时候就说,当时因为职教园区要征地,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因为他那承包过煤厂,他就拿着他承包协议找办事处的相关领导。

  原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庙圪堵村副主任李建清:当时我拿着这份承包合同,上去找人核实去了,找办事处负责人核实去了。

  张亮:说你征地要拆迁我这个煤厂,我要求补偿。

  李建清:当时我找他他说这个事暂时等等。

  张亮:办事处领导当时没有给他具体答复,说我们要核实情况,核实完情况以后再给你答复。

  李建清从白音席勒办事处讨要煤场拆迁补偿费受挫,但村主任马掌权当时正好负责协调包头市教育局职教园区征用村集体土地项目,有职务之便,他从中看到了发财的机会。

  李建清:我回来,马掌权看见我有合同,他就跟我说说土地是集体的土地,只能给你地上物的补偿,地上物我听人家说的,你就花了五六十万(元)。

  张亮:马掌权就跟他说说你这个煤厂,如果正常给你地上物的补偿,你也就只能拿到四五十万(元),但是你现在,我给你协调办事处,给你拿个100来万。

  李建清:他说他跟领导都商量好了。

  张亮:(说)剩下的钱给我,我再给相关人,我协调需要给人钱,这个钱咱俩共同弄这个钱。

  李建清:以我的名义,走我的账(户)。

  于是,庙圪堵村村主任马掌权找到了白音席勒办事处主任王志强协调,两人一拍即合。将本该打入庙圪堵村村委会集体账户属于全体村民的432万元征地补偿款打入了村副主任李建清的个人账户。当然,这432万元李建清不可能一个人独吞。

  马掌权通过关系将432万元征地补偿款打入了李建清的个人账户

  李建清:当时马掌权和我说下,多少的,我的多少我留下了。剩余下的(钱)马掌权都拿走了,有他个人拿的,还有说是给领导的。

  李建清所说的这个领导,就是白音席勒办事处主任王志强。

  李建清:最后是王志强给马掌权发了信息,说是马掌权让给汇钱,汇了20万。这个是我给汇的。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是谁让你汇的。

  李建清:马掌权让我汇的。

  2011年3月19日,李建清给白音席勒办事处主任王志强汇了20万元好处费。然而几个月之后,村集体土地补偿款打入他个人账户之事败露,当地纪检部门勒令李建清退回432万元。于是,问题就出来了——两个顶头上司即村主任马掌权和白音席勒办事处主任王志强已经吞进肚子里的钱不愿意再吐出来,无奈之下,李建清只好自己想办法退款。

  李建清:像王志强他们拿走的钱他们都没给退,所以说马掌权拿走的钱,他就不知道,说盖了房了,也不知道(真假)。这个钱拿不回来,当时我怕这个事,我还又从外头贷了高利(贷),我把这个钱又补回去。

  白音席勒办事处收回违规打入李建清个人账户的432万元之后,被当地纪检部门要求重新依法发放。令人吃惊的是,庙圪堵村主任马掌权和副主任李建清在事情已经败露后并没有收手,在重新发放土地补偿款时,再次把手伸向了432万元!

  许勇:补偿432万元,给村委会200万,剩下的232万元给李建清个人。

  属于庙圪堵村全体村民的432万元土地补偿款,转了一圈之后,怎么又有232万元重新进了副主任李建清个人的账户呢?李建清说,这样的分配方案是村委会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共同商定的,有会议纪要为证。这就是那份很蹊跷的会议纪要,上面写着:“李建清自愿付出二百万来补偿村委会,经过大家讨论决定:李建清的补偿款平均分配,剩余的款补偿李建清拆除煤场的损失。”会议纪要上还有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共22人的签名和手印。

  蹊跷的会议纪要

  庙圪堵村村民代表:马掌权他召集的(会)内容就是分配方案,就是有72亩地,有72亩地是郭老二的。他就说那个郭老二占我们村的地,就是人家职教园区给拨了钱,(汇款)不针对个人(账户),只针对集体(账户),就走一下我们村的账,就走一下咱们庙圪堵(村)的账,就是给咱们一半(钱),给(村民)两百万好处费。

  这些村民代表告诉记者,庙圪堵村的大小事情一向都是村主任马掌权一个人说了算,很少开会跟村民商量。现在村主任和村民代表平起平坐商量大事,这种民主决策的姿态已经让大家很感意外,更何况,马掌权说,属于郭老二煤场的432万元土地补偿款仅仅因为财务规定不能走个人账户,而走一下庙圪堵村村委会的集体账户,村民们就要沾光分到200万元的补偿款。代表们感到简直是天上掉馅饼,就赶快签字同意了。

  村民代表:我们一听说是好事,这是白来的两百万,我们意思就是都同意了。走账人家给200万就可以了,咱们就(同意)走一下账。

  然而,庙圪堵村的会议纪要上并没有写郭老二的名字,而是写的李建清的煤场,李建清的补偿款。纪要内容与马掌权在会上说的并不相符,村民代表签字时知情吗?

  村民代表:哎呀,那就上当受骗了,跟他(会上)说的那个不是一样。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你们当时签字按手印的时候是不是看了

  村民代表:没,没看。基本那个(会议纪要)我们真正没咋看,有些时候它就有的抬头都不写,内容不先写,就大致这么个意思,让你签手印,最后它就会议记录。有些什么都是后来他们干的事情,当时就是空的了,就是写了个日期,就让我们把名字写了,把名字都签上以后,他们后来意思是,因为要给办事处报(材料),说是现在来不及记。

  村民代表告诉记者 他们签字的会议纪要当时是空白的

  这些参加过会议的村民代表说,他们都知道那个煤场是郭老二的,不知道转包给了李建清,而马掌权在会上也说的是郭老二的煤场。那么,庙圪堵村写会议纪要时为什么要移花接木呢?

  李建清:这是马掌权的主意。我根本是个副主任,我就说了不算,这是他要这么做的。我就刚才跟你说了,(他说)如果要是你的,就是我的(煤场),这个会议就开不成。因为村民肯定是不同意,要是别人的,村民这就能开了,这就都同意了。

  据了解,此前煤场72亩所得432万元土地补偿款打入李建清个人账户之事,庙圪堵村村干部并未开会和村民商量,绝大多数村民都不知情。那么,这次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炮制处一个内容蹊跷的分配土地补偿费的会议纪要呢?

  李建清:当时(因)为都有个过程,为这套手续(开会)。

  李建清说,2011年中秋前夕白音席勒办事处收回432万元后,办事处领导王志强告诉他们,要拿到432万元土地补偿费,必须有一道手续,就是有一份庙圪堵村村民同意的书面材料。所以,在马掌权策划下,才炮制出了那份会议纪要。不过,村民们不知情又不太懂法,比较容易蒙混过关。可是,要完成会议纪要,并拿到432万元,还要从村委会账户上再把其中的232万元转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涉及到村委会的多数干部,这些人可不不像村民好糊弄。

  许勇:李建清和庙圪堵村委会的书记,村长,委员他们经过了一些密谋。

  李建清:马掌权让我给白高升3.5万元。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然后呢?

  李建清:然后再给刘美莲15万,我就给人家15万,再给徐志中2万,我就给了2万。

  张亮:这个目的就是为了,在这次会上帮他们说话,顺利通过这次会议。

  就这样,李建清和马掌权等人瞒天过海,顺利地拿到了72亩土地补偿款中的232万元。然而,九原区检察院的调查并没有停止,这让李建清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同时,由于李建清之前用高利贷填补了马掌权和王志强两人侵吞补偿款造成的窟窿,自己最后分到的补偿款反而还没有马掌权的多。于是,发生了李建清自首的一幕。

  李建清的自首,让庙圪堵村主要村干部与白音席勒办事处主要领导上下勾结,集体贪腐侵吞征地补偿款的大案浮出了水面。但是,办案不能仅仅靠李建清一个人的说辞。检察机关又该如何查清这其中曲折案情呢?办案要讲证据。李建清所说的是不是事实?此案幕后操盘手马掌权等其他嫌疑人会有怎样的供词?有没有充分的物证和第三方的证人证言?对此,包头市九原区检察院正式立案,加速调查。但在调查马掌权等人时,却步步遇阻,调查一时陷入了僵局。

  幕后黑手串通供词 拒不承认贪腐罪行

  2013年4月2日,包头市九原区检察院依法传讯马掌权时,马掌权对李建清供述的所有事情全盘否认。

  张勇:你是否在会上说过这笔补偿款是郭老二煤场的,现在要走一下庙圪堵的帐,给村里200万好处费,剩下的郭老二拿走。

  原内蒙古包头市九原区庙圪堵村村主任马掌权:我没说过。

  张勇:李建清补偿232万元,第一笔给付80万元,对不对?

  马掌权:嗯。

  张勇:第二笔给付152万元。

  马掌权:嗯。

  张勇:对不对?

  马掌权:嗯。

  张勇:然后你从中拿过钱没有?

  马掌权:我没拿。

  马掌权据不承认自己拿过土地补偿款

  不过,检察官们出示了之前李建清给马掌权汇款的证据后,马掌权松了口,承认他收过李建清给他汇的一百万,但又称,这个钱是他找李建清借的。

  马掌权:我问他借的,借了100万元。

  张亮:因为给他账户上转过100万(元),他不承认这个事情,咱们就问他那为啥给你转了100万,他说他是借的钱,他说有借条。

  张亮:你借这笔钱干什么用了

  马掌权:我大舅哥借了,说买挖掘机。

  张亮:你说你给你大舅哥了?

  马掌权:是。

  张亮:借了多少?

  马掌权:借了70万元。

  张亮:剩下的30万元呢?

  马掌权:剩下的我准备自己用。

  同马掌权一样,庙圪堵村书记白高生、村委徐志忠、白音席勒办事处主任王志强等人在被传唤讯问时,均是对受贿一事矢口否认。

  张亮:其他人也不顺利,其他的人白高升(等),接下来先传讯的王志强。

  许勇:他们提前已经串供了,已经都商量了。因为这个事情查开以后,他们当时已经互相都在一起串过供。

  然而,当他们看到部分证据后,又都称他们拿的钱并非好处费,而是借款。

  许勇:当时王志强来了以后,说这个钱是借的,完了拿来的还有借条。

  侦破这个案子最关键的一步是要攻下幕后总策划马掌权。马掌权坚持说李建清给他的100万是他借来给大舅子买车的。检方就先从他的大舅子着手打开突破口。

  张亮:因为他(马掌权)爱人的哥哥已经证言突破了,完了后来我们后来就把他拘留了,我们在看守所经过大量的询问,完了以后做足了工作,后来他这个马(掌权)后来也是一点一点突破,后来这100万他承认了。

  马掌权一承认,案情取得重大突破,刘美莲、白高生、徐志忠等庙圪堵村村干部相继承认合谋侵吞征地补偿款的事实。然而,在此案中起了决定作用的白音席勒办事处主任王志强始终拒绝承认受贿20万元的事实。但一个关键证据的出现让他无法抵赖。

  张亮:王志强给马掌权的手机上发了一条短信,就发了一个银行账号和户名。完了以后,马掌权就把这个手机短信拍了一张照片,他自己留了一张照片,完了以后把这个短信内容给了李建清。李建清又照着这个卡号和户名,给王志强提供的卡上转了20万(元)。这个银行,就是当时的白音席勒办事处打给李建清的商业银行,后来李建清又通过他的账户打给马掌权(等人)就是通过这个银行去打的款。

  在这个证据面前,王志强不得不承认马掌权让李建清给他汇款20万元的事实,但又一口咬定,这20万元是马掌权借给他用于买车的钱。对于这个说法,检察官们通过调查又发现了三个破绽。

  搜查王志强

  张亮:当时我们通过查询他的银行账户,当时他爱人投资这个基金,买基金就买了40多万(元)的基金。完了银行账户还有一些存款,一共加上这些基金的投入,一共就有70万左右。

  一是王志强家里有70万存款,却要借20万元来买小轿车,不合常理;二是王志强身为办事处的一把手,却向一个穷村有江湖气的村主任借钱买车,有悖人情;三是王志强收到20万元汇款后一直没有买车。在大量事实面前,王志强的心里防线终于崩溃。

  张亮:在这个研判的基础上,我们经过给王志强做大量的思想工作,在这个基础上,终于王志强最后交代了。

  此案经九原区检察院调查清楚后,依法向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2014年7月25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宣判:马掌权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12年;李建清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合并执行有期徒刑5年零六个月;白高生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徐志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刘美莲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而王志强犯受贿罪,于2013年9月5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所有被告人违法所得依法予以追缴。

  2014年7月25日 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宣判

  郭新忠:这起案件的查处,一个是在九原地区,数额是非常大的;第二个是涉及面比较(广),涉及的人数,涉案人员比较多,是一个窝案,也是一个串案。既有我们的基层村干部,也涉及到我们的乡镇级的领导干部,涉及到广大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对于涉及到老百姓利益的事情,不论官大与小,作为检察机关都应该一查到底。

  在呼和浩特市第二监狱,李建清说自己从村官走到这一步,是因为文化程度低,不懂法。

  李建清:咱没文化,小学水平,胳膊拧不过大腿,所以说人家(马掌权),让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李建清称,他刚当上村副主任时,曾梦想带领全村致富。然而,处在包头市近郊的庙圪堵村目前依然很穷,全村不少村民住的还是土坯房。而李建清、马掌权等村官为侵吞上百万土地补偿款铤而走险。村主任马掌权住在包头市的一套高档住房里。记者在庙圪堵村村委会办公楼看到了颇具讽刺意味的一幕。村支书白高生办公室门口正对着一副廉政宣传画,上面写着一句话:“反腐莫论事大小,倡廉不在位高低。”漫画内容是一位官员的两副面孔:上面是利用手中权力大肆贪污时,得意洋洋:“好就好在现在没有人监督”,下面是事情败露后,身陷囹圄时,无比懊悔:“坏就坏在当初没有人监督。”

  记者:在你们村委会的办公楼里面书记门口有一个宣传画

  李建清:有。

  记者:你有印象吗

  李建清:有。

  记者:廉政漫画。

  李建清:这个也倒有。

  这幅廉政漫画很像庙圪堵村马掌权等人的真实写照。李建清说,这幅廉政漫画是他们这个班子在任时搞上去的。那么,他们自己有没有看过门口的这幅廉政宣传画呢?

  李建清:但是也不具体看。

  记者:那你们办这些宣传(板报)是给咱们的村委会成员看,还是村民看的。

  李建清:当时我认为那是个样,摆设的样,没有一个过去看的。

  【半小时观察】:贪官们的自画像

  庙圪堵村村委会办公楼里的廉政宣传画实在是这些官员们为自己画的一幅自画像!这也是所有贪腐官员们的真实写照。正如李建清所说的,他们村委会搞的廉政宣传画是只是装装样子,是糊弄人的。在利益诱惑面前,看到有重大工程项目征地补偿款触手可及,什么监督体制、甚至党纪国法,在庙圪堵村和白音席勒办事处这些基层官员眼中都是形同虚设。于是,在包头市近郊的庙圪堵村,这个穷庙里出现了一群富方丈。只可惜他们忘了,有一句话叫做: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