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8月20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美国退出QE 新兴经济体“几家欢乐几家愁”

  • 发布时间:2014-11-06 17:58:00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中新社北京11月6日电 (记者 李晓喻)美国退出QE(量化宽松政策)将令一些新兴经济体渐渐感到头疼。

  当地时间29日,美联储宣布结束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开足马力长达6年的“印钞机”终于停止。

  这对新兴经济体是个考验。最受人关注的当属资本外流风险。过去六年间,受惠于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大量资本从发达经济体涌向新兴经济体,为其基础设施建设和企业投资提供支持。外界担心,一旦资本回流,新兴经济体将承担“失血”之痛。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因美国退出QE实属市场预料之中,对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不会再造成疾风骤雨般的突变,“除非过去一年都没做好准备”,其影响更多是逐步的、渐进的。

  目前,新兴经济体抵御金融市场波动的能力与当年已不可同日而语。2013年夏美联储首次明确“放风”将退出QE后,不少新兴经济体应声出现股市下跌、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的现象。但经过半年多的消化,当2013年底美联储宣布自2014年1月起将每月削减资产购买规模,迈出削减QE第一步后,新兴经济体资产并未遭到普遍抛售。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今年早些时候也表示,与2013年相比,当前新兴经济体抵御金融市场波动风险的能力总体增强,政策准备也更加充分。

  但一些脆弱的新兴经济体仍会感到压力。美联储前首席经济学家大卫·斯托克顿表示,资本会否外流与新兴经济体基本面关系密切。中国、墨西哥、波兰等国经济基本面较好,宏观经济政策稳健,抵御金融波动能力较强,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而巴西、土耳其等国因自身经济增速放缓,且面临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的“双赤字”困境,料将受到较大冲击。

  有分析认为,新兴经济体国际资本流动受其经济基本面和全球宏观经济环境影响更大,决策层应当将政策重点放在改善本国经济基本面上。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英卓华建议,发展中国家必须加强韧性,加快改革步伐。

  值得注意的是,因经济复苏步调不一,目前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渐呈分化之势,放松流动性“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一定程度上将给新兴经济体缓冲的空间。

  近期,日本央行宣布将扩大量化与质化宽松(QQE)规模,逐渐加强宽松政策。欧洲央行也列出了其实施资产支持证券(ABS)和资产担保债券(coveredbond)购买计划等QE措施的更多细节。

  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钟正生认为,当前欧日仍有较大的货币宽松空间和动力,可能成为全球金融市场新增流动性的来源,弱化美联储退出QE给新兴经济体造成的资本大规模流出风险。

  但赵锡军提醒说,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货币政策对全球金融市场影响重大,“全球资金流动还是会按美国的政策走势进行”,尽管欧日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能够减缓新兴经济体受到的冲击,但缓冲效果不宜高估。

  除了资金外流,美国退出QE还会推高美元汇率,导致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这对新兴经济体而言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赵锡军指出,巴西、俄罗斯、智利等大宗商品出口国无疑会遭受出口收入下滑之苦,经济增长受到拖累。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亟需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的国家而言,因能源、原材料价格下降带来的一时利好,可能导致“资源节约意识淡漠”,削弱结构性改革的动力。

  赵锡军表示,通胀水平高企的新兴经济体可能因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而减轻通胀压力。对一些基础设施落后的国家而言,能源、原材料价格下降有助于降低工程成本,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完)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