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22年06月25日 星期六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削”苹果的库克

  • 发布时间:2014-10-31 01:10:35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口记者 黄燕  责任编辑:罗伯特

  一向以低调著称的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C°°K),本周六将迎来54岁生日。如果有生日愿望的话,他多半不会选择过今天这种频繁抛头露面的生活。然而,作为全球市值最大公司的掌门人,库克又必须接受这样的现状,因为他“热爱苹果”,视苹果为生命。

  自2011年8月24日获任苹果CEO以来,不喜张扬的他,总是被人们拿来与特立独行的前任乔布斯做比较。苹果推出的新品市场反应良好时,一些人会认为“这是乔布斯生前已经安排好的”;如果新的产品或服务不尽如人意,必然有人会说“没了乔布斯,苹果也没戏了”。在这些或有根或无据的质疑声中,苹果的股票价格虽起伏不断,但还是三年蝉联全球市值最大公司,今年更再次超过谷歌,成为世界最具价值品牌,品牌价值983亿美元,几乎是2000年(66亿美元)的15倍。在机构投资者看来,库克作为“抓钱手”是相当出色的,无怪乎在外界动辄不看好这位继任者的情形下,他们却爽快为库克投下了信任票。

  那么,库克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能说出记者名字

  与传说中的乔帮主相比,库克随和太多。

  10月21日至24日,库克今年第二次来访中国。这也是他出任苹果CEO以来连续四年访华,对中国市场的青睐显而易见。《经济参考报》记者借机专访了他,一进门,就听到库克说出记者的名字并主动问候,让人感觉既意外又亲切。

  记得2013年1月10日记者曾首次专访库克,也是他作为苹果CEO首次接受外国媒体的专访。当时,库克首先简要介绍了公司上年的业绩,说了几句后便主动停住,问记者是否需要翻译。问答开始前,他又主动表示“愿意回答你的任何问题”,尽管有些问题他永远不会正面回答,比如苹果下一步将推出什么新品,但他谦和的姿态确实让苹果显得不那么高高在上、拒人千里。

  在最新的产品发布会后,库克一出现在展示厅,就被在此体验和拍摄产品的记者团团围住。他对所有提问来者不拒,还在回答记者甲的问题间隙,跟记者乙问好,和记者丙握手,可谓“八面玲珑”。作为苹果CEO,跟未必认得全的记者打招呼,放下身段,与大家打成一片,除了随和,更显诚意。

  本次访华期间,库克闪电访问郑州富士康科技园。库克的现身,让富士康职工张帆“很惊讶”“很激动”。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库克,就坐在张帆旁边,拿起一部iPⅸ°″“6P1″“请教她如何检验。这是张帆最熟悉不过的,因此可以聊得“滔滔不绝”。在张帆看来,库克给人的印象是和蔼可亲。而库克也毫不吝啬地夸奖了张帆的英文。

  享有“运营天才”美誉

  近三年来,库克主持的新品发布会,总会遇到一些类似“没创意”“吃老本”的吐槽。一方面,自2007年有划时代意义的智能手机iPⅸ°″“面世以来,苹果的确鲜有影响力和号召力大大超越它的新品推出;另一方面,人们内心或多或少把对乔布斯的预期转移到了库克身上,当意识到这种预期出现对象错位时,更容易产生“此后世上再无乔布斯”的失落感。

  世上没有两个苹果是一模一样的。库克不是乔布斯,乔布斯亦非库克。效力苹果已经16年的库克有“运营天才”的美誉,当年乔布斯也正是看中了他在这方面的卓越才能,将其延揽麾下。

  一个近乎极端的例子是,为了帮助苹果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库克不断压缩库存周期,从接手时的数周缩短到数天甚至十几个小时。他与乔布斯的完美配搭,将一度挣扎在破产边缘的“蔫”苹果变成了资本市场上的“金”苹果。

  如此颠覆性的变化,对机构投资者而言,当然是再激动人心不过了。然而,在一般公众眼中,仍然不如一部手机带来的震撼让他们心心念念。

  对此,库克似乎并不在意。在公开场合,他仍然不遗余力地推介苹果的产品,最常用的词则非“伟大”(G“““=)莫属。

  美国西部时间9月9日上午10点,库克迎来了他的“伟大时刻”:在发布大屏幕苹果手机iPⅸ°″“6和iPⅸ°″“6P1″“的同时,为苹果支付(APP1“P“y)和苹果手表(APP1“W“=°ⅸ)揭开盖头。后两者被一致视为“全库克”产品(服务),套用以前吐槽者的说法,它们都不是乔布斯生前的部署。其实,大屏幕手机、小屏幕平板电脑(iP“d“i″i)也不是乔布斯生前的部署,甚至可以说是他深恶痛绝的,但库克还是毅然推出了。

  北京时间10月17日凌晨,苹果召开“久违了(I=’“b““″““y=°°1°″g)”的主题发布会。在这场发布会上,库克说iPⅸ°″“6是“史上最好苹果手机”,iP“d“i″i的用户满意度则达到了100%。

  市场反应佐证了库克的自信。以分别采用4.7寸屏和5.5寸屏的iPⅸ°″“6和iPⅸ°″“6P1″“为例,这两款大屏智能手机全球上市首日预订量就超过400万部,远超苹果预期。在工信部9月30日宣布iPⅸ°″“6获得进网许可后,中国联通预约开启两小时预约量即突破60万台,市场反应热烈。自10月17日这两款手机正式在中国内地上市以来,一机难求的状况持续至今。库克在接受专访时,没有透露iPⅸ°″“6的最新发售情况,但表示“非常满意”。

  苹果手表的研发已历时三年,彻彻底底是库克团队的智慧结晶。库克对它的定义是没有定义。他认为,苹果手表是可以作为所有苹果产品的控制器,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功能而已,未来会有很多领域可以通过苹果手表来操控。“苹果手表的功能非常丰富,我想甚至我们这些已经研究它三年的人,也未必能想到它可以做的所有事。人们将发现从自己的腕上可做的事情是无限多的,并开始考虑没它可怎么活。”

  戏称自己为“测试员”的库克透露,早在对外宣布苹果手表之前,他就已经在家中用上了,不过得“拉上窗帘”。对于微软将推出智能手表的传言,库克表示欢迎竞争,因为苹果已经习惯与大大小小的公司竞争,竞争会让苹果更优秀。

  苹果支付—定会进入中国

  库克对苹果支付的钟爱溢于言表。这不足为奇,从全球来看,移动支付的趋势已然明显。

  在他来访前夕,传出沃尔玛及其盟友正在研发另一个移动支付平台C″“““″=C,可以绕过信用卡公司,而这正合商户心意。

  面对竞争,与信用卡公司站在一边的苹果支付前景如何呢?

  库克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苹果支付的前景巨大,是新的支付领域中比传统信用卡更便捷、更安全、更私密的一个手段。绝大多数公司在顾客支付的同时试图收集他们的信息以便卖给广告公司,定向投放广告。苹果公司不收集任何这样的信息,而是寻求比信用卡更安全的支付方式。新的支付方式必须更出色,才会吸引更多人使用。最终当足够多的商家加人,顾客会要求其他零售商也提供这种支付方式。

  他表示虽然不清楚沃尔玛及其联盟正在做的是什么,但会鼓励他们不论打算做什么,都尝试一下苹果支付,把决定权留给顾客。

  在谈及到目前为止,苹果支付的支持银行主要是美国的银行,这意味着很多中国消费者无法使用这种支付方式时,库克显然很激动,没等记者把话说完,就快语速坚决地说:“让我清晰地表达一下:我们希望将苹果支付引人中国,这一点非常明确。我无法告知何时进人,但一定会进人。”

  “我非常确信有足够多的人希望使用苹果支付,它将在此获得成功。中国是我们的主要市场。苹果所做的一切,都希望投放到这个市场,苹果支付就名列榜首。”他说。

  从北京刚刚返回丘珀蒂诺(苹果总部所在地),库克便出现在由《华尔街日报》主办的WSJDLi““全球科技大会上,与他同时现身的还有来自中国的马云。不到一周前,两位巨头还未曾谋面,24日,他们同为新任顾问,一起出席了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2014年会议。茶歇期间,经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介绍,两人第一次见面握手。27日,有消息称,他们已经在“谈婚论嫁”了。马云表示对苹果支付“非常感兴趣”,而库克则更直接地说“本周晚些时候,我们将探讨‘联姻’事宜”。

  消息传来,各方反应热烈,有人认为苹果与阿里巴巴是强强联合,所向必将披靡;也有人认为双方不够互补,苹果支付借支付宝登陆中国未免过于乐观。但不论怎样,达成“一见钟情”式的合作意向,必然是双方都发现了让他们眼前为之一亮的共同利益。

  另外一种合作,前景被看好,推进却缓慢,比如苹果与中国移动于2013年12月23日宣布达成合作协议。中移动董事长奚国华用“恋爱6年,今天终于结婚”来描述推动过程。他直言,其间公司内部有过犹疑的声音,但最终双方坚持促成了合作。从时间上看,这项合作的谈判在乔布斯时代就启动了。双方高层也确实为此接触过。虽然有外界认为,二者的合作没有赶上黄金期,类似引人iPⅸ°″“4对中国联通业务的贡献已难以再现,但双方优势互补明显,在iPⅸ°″“5“、iPⅸ°″“5°和中移动4G业务的推广方面各有所得,可谓双赢。

  中国是全球最大移动通讯市场,苹果则与三大运营商先后达成合作协议,为今后的深度发展打下了基础。而这一切,库克功不可没。

  妥协与强硬

  善于倾听与合作,是库克获得的好评之一。有时候,这可能会给人留下“妥协”的印象。

  2012年9月,出任CEO刚满一年的库克就苹果地图服务错误频出向用户致歉,并建议他们在苹果改进地图产品服务期间,使用谷歌等竞争对手的相关服务。此言一出,震惊四座,这样的举动在苹果历史上太罕见了。人们还未从对乔布斯桀骜不驯的顶礼膜拜中自拔,却突然被库克吓醒。但在当时,库克除此之外,并没有多说什么。后来陆续透露出的信息,还原出这样的情节:库克要求苹果地图应用负责人斯科特·福斯塔尔(S°°==F°““=“11)向用户致歉,遭到拒绝。而出于对用户负责的考虑,库克亲自出面道歉。

  福斯塔尔是乔布斯最信任的重臣之一。上月出版的一期《彭博商业周刊》在对库克的独家专访中,用“听得到呼吸”来形容人们听到他们的CEO宣布解雇福斯塔尔的惊诧。说话不疾不徐的库克,用行动显示妥协与强硬不是对立而是统一的。

  库克对苹果的管理或者说修理是全方位的。他认为,苹果作为一家全球知名的高科技公司,应该承担更多社会责任。环保、慈善、教育等“非主流”事务逐渐回归苹果。去年6月,前任美国环保署署长、化学工程师出身的莉萨·杰克逊出任苹果负责环境策略的副总裁。这在跨国公司当中绝无仅有。

  四年前,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等非政府组织的调查报告显示,苹果等多家公司在华供应商存在环境问题。2012年1月,苹果发布供应商年度报告,提到对14家供应商开展环保特别审核,并推动其整改,同时一改过去不透露供应商的态度,公布了百余家供应商的总公司名称。苹果官网挂有这份名单。2013年,公共环境研究中心等五家组织发布报告确认,“苹果大幅提升透明度并开展绿色采购,成功撬动一批材料供应商实质性改进了环境表现”。

  公共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回顾说,苹果的供应链环境管理曾有较大问题,经过整改,现已处于领先地位。虽然环保出问题的供应商不仅为苹果一家供货,但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苹果是最积极也是最投人的,用打造最好产品的精神来解决环境问题,后来居上,理念和行动都非常领先。

  这样的变化,不得不说与库克的“妥协”与“强硬”关系密切。

  期待登上长城

  库克坦言记不清自己来中国多少次了,护照上“已经有很多中国的人境章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第一次来中国,目的是考察工厂。加人苹果高层后,他来访的次数更多了。虽然乔布斯从未到访中国,但库克总是会跟他讲自己的中国之行。“服务于中国的消费者始终是苹果的目标”,“中国是苹果最重要的市场”,“中国成为苹果最大市场只是时间问题”,“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国发布苹果新品”……库克对中国的重视异乎寻常,一方面中国市场潜力之巨大,回报之丰厚,确实让人难以抗拒;另一方面,说起来,库克还算是位中国亲戚。

  一向看重个人隐私的库克,在接受专访时曾透露自己的弟妹是华人。而且,他和弟弟一家每年都一起度假,他很喜欢10岁的侄子。库克说还曾把侄子送回中国过暑假,让他在这里待了四个星期,跟他的姥姥、舅舅们在一起。

  库克喜欢国家公园和户外运动,因为户外运动可以帮助他“保持头脑清醒”。在中国,他很想体验的一个户外活动就是爬长城。不过由于公务繁忙,尽管频繁来访,他还是没时间实现这个心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实现,但他仍然坚信一定有机会登上长城。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