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源 财富源

2019年11月17日 星期天

财经 > 滚动新闻 > 正文

字号:  

马丁-雅克:中国治理国家比西方更成功

  • 发布时间:2014-10-25 14:31:0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罗伯特

  据参考消息报道,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22日发表题为《西方对中国经济崛起的短视看法》的文章,作者系畅销书《当中国统治世界》作者马丁·雅克。文章称,西方存在一种臆断,认为中国的弱点在于其政治体系。由于中国没有西方式民主,它的统治系统是不可持续的,最后中国将被迫采取我们的政治体系。

  文章说,中国的统治体系30多年来都非常成功。在这个体系之下,发生着现代史上最伟大的经济转型。

  这个国家非常胜任自己的角色,能战略性地思考问题,同时又很务实和勇于试验。它一直在迅速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并享有民众的许多支持。中国民众对国家的支持早晚会消失的想法是站不住脚的。相反,随着经济继续迅速增长,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政权恐怕会享有越来越多的支持。不过,我们不应该将民众对中国政权的支持仅仅视为经济增长的一种功能。

  文章称,在西方,民主是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来源,这已经几乎成为一条公理。但这是错误的。中国这个国家的合法性深藏在其历史中。在中国历史上,“家”与“国”是两个最重要的系统。至少在两千年的时间里,国家被视为中华文明的维护者和化身。这就是其合法性的重要来源。

  这个国家的其他一些特征也同样有着深刻的根源。这些特征包括对能人治国的强调、强大的国家机器以及用家庭概念来理解国家与人民之间的关系。当国家机器运作不善,中国也就失灵了。经典的例子就出现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949年的耻辱世纪中。

  共产党在最近几十年里取得的成就主要在于它再造了中国,并在现代背景下恢复了中国主要的历史特征——它的中枢地位、实力、能人治国、合法性和效率。在前一个世纪,这些特征发生了灾难性的衰退。

  现在存在一种倾向,认为中国政府不会发生改变。这是因为,在西方眼中唯一的真正改革是让国家朝着西方模式发展。实际上,中国政府自1978年以来一直在经历大规模和持久的改革,这场改革远比美国或英国发生的改革要伟大。如果中国没有经历深刻的改革,它能规划如此巨大的经济转型会是难以想象的。这个过程将继续,或许会更加激烈地继续下去。

  文章认为,我们不该把中国的统治体系视为脆弱和无力的,而是需要认识这个体系,因为按照过去30年的标准来看它取得了非同寻常的成功,世界将越来越认识到,它必须向这个体系学习。

  迄今为止一直有人认为,中国、而非西方民主国家,将在国家治理上面临长期问题。我们一直没有从历史角度来看西方民主制,而是将它视为对国家治理问题某种永恒和理想的解决办法。然而现实很明显,美国的民主制度日益变得机能失调、只顾眼前、充满对立并且深受利益集团操控,尤其受到属于百分之一的少数派的那些人的操控。西方民主国家可能面临一个艰难和不确定的未来,这种看法受到历史的有力支持。

  西方民主过去的成功建立在两个条件的基础上。首先,西方至少在两个世纪的时间里支配着世界,这带来了巨大的经济优势,并赋予其政治精英重要地位和声誉。其次,西方民众在一个很长时期中享有不断提升的生活标准。未来这两方面都可能改变。

  西方正在衰落,欧洲尤甚。有人估计,到2030年中国可能占全球产出的三分之一,其经济规模将扩大到美国经济的两倍。以实力论,那时的美国只是今日美国的一个苍白的影子。此外,随着一些有力证据表明美国和西欧很多人的生活水平已经难以提高,前景将是不确定的。

  崛起中的国家会享有更多民众支持,而衰落中的国家则会引发民众的不满。我们应该考虑这种可能性,即国家治理问题在西方将变得比在中国更加尖锐。

  参考消息网3月20日报道 加拿大《环球邮报》3月18日刊登题为《用西方的观念看待中国统治》的署名文章,作者为畅销书《当中国统治世界》的作者马丁·雅克。文章认为,中国政府是一个相当称职的机构,而西方国家的政府大有改进的必要。它们或许民主,但是它们治国之道依旧完全业余。

  文章说,在西方,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最大的弱点是它的统治体制。首要的一点是,人们认为,由于缺乏西方式民主,它的政府丧失了合法性。的确,中国缺乏西方式的民主,但是这真的意味着它的政府缺乏合法性吗?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结果和其他类似的证据表明,中国政府享有的满意度要比那些西方国家的政府高很多。

  当然,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之一是中国取得了非凡的经济成就。三十多年来,经济年均增幅一直保持在10%左右,同期生活水平也获得相应提高。然而,这其中还有更深层的原因。中国人看待政府的方式与西方迥异。在西方,人们是从它可为选民提供什么的实用背景下看待政府的。按照中国的传统,政府被认为是家的扩展,的确,政府是按照家的模式打造的。中国人远没有将政府看作是多少有点遥不可及的机构,而是视其为中国家庭的首脑。

  文章称,另外还有一个令人感兴趣的不同之处。西方国家是民族国家(nation—state)。相比之下,中国主要是一个文明国家(civilization—state);它称自己是民族国家只不过区区一个世纪而已。与西方人不同,中国人是从文明的角度来看待自身的——他们认为国家政府是中华文明的化身与保卫者。

  最后一点是,按照西方的传统,最重要的政治价值是民主。对中国人而言,重要的是精英领导。西方对选举政府的方式给予了绝对的重视,而中国人优先考虑的则是精英领导,政府的能力,它的领导者和政府机构。

  因此,文章认为,西方有关中国统治体制性质的辩论存在的问题在于,它拒绝了解中国文化,拒绝与之接触,坚持完全按照西方的观念来看待中国。这样做行不通,中国(与西方)完全不同,并会继续如此。

  这意味着中国不会变得更加民主吗?文章说,一点也不,如果西方所说的民主,指的是代表性、问责制和透明度扩大的话。但是中国完全不可能变成为一个西方式的民主政体。美国汉学家卢西恩·派伊(白鲁恂)认为,政治文化是政治体制形成的根本。政治文化多种多样,形态各异,这一点我们从中国的例子中就可栩栩如生地看到。

  文章说,中国的统治体系会向西方学习,与此同时将会保持极大的差异性。但这不会是单向传播。鉴于中国在全球影响力不断增加,西方不得不对中国的精英领导与政府能力的传统抱以极大兴趣。

热图一览

高清图集赏析

  • 股票名称 最新价 涨跌幅